♂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天在京城长安待了几天,直到李渊的病情彻底好转之后,他才回到秦家村。

    秦天治好了李渊失眠症的事情早已经传到了秦家村。

    以至于秦天刚回来,村民便熙熙攘攘的涌了上来。

    “小天真是厉害了啊,连圣上的病都能治好。”

    “神医,小天绝对是神医啊。”

    “不错,神医,神医……”

    众人围着秦天不停的称赞,秦天心里虽然受用,但也多少有些不自在,跟这些村民打过招呼之后,便急匆匆回到了庄园。

    而这个时候,秦八父子两人却是突然朝着秦天的背影呸了一声。

    “什么神医,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他会看病才怪。”

    父子两人暗骂着,心路却也奇怪的很,怎么秦天越来越聪明了,而且还什么事情都懂。

    可面对这样的一个秦天,他们却也一点办法没有,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现在的他们在秦天面前根本就不够档次。

    如今想跟秦天作对,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秦天刚回到家没多久,唐蓉在胡十八等人的护送下便赶了回来。

    他们回来的途中,也已经听说了秦天治好李渊失眠症的事情,所以都特别的兴奋。

    “相公,真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能治失眠症啊,你真是太厉害了。”

    “夫人这话说的,若没有把握,我能从龙口县大老远的跑回来吗?”

    唐蓉笑着称是,接着又问道:“相公,您治好了圣上的病,圣上可有赏赐你什么?”

    突然被唐蓉问这个问题,秦天不由得有点小尴尬。

    他也觉得奇怪,自己治好李渊的病都好几天了,怎么李渊一点表示都没有?

    再不济,也应该让他留在京城,免去龙口县县令之职吧,自己大老远跑回来了啊,可不想再跑回去。

    苦笑了一下,道:“夫人,圣上还未曾赏赐。”

    听得李渊还没有赏赐,唐蓉顿时就嫌弃的撇了撇嘴:“这个圣上也真是的,不是说好有赏赐的吗,怎么还没有给?”

    说着,唐蓉突然望向秦天道:“相公要不提醒一下圣上?”

    一听这个,秦天顿时心里叫苦,那有向天子要封赏的,自己是嫌脑袋太硬不够砍吗?

    可拒绝了唐蓉,她心里会怎么想?

    “放心吧,赏赐早晚都是少不了的。”

    唐蓉不以为然:“还是提醒一下的好,我们就这么离开了龙口县,老没赏赐,我这心里放不下。”

    原来唐蓉只是担心他们这么回去被受惩罚,秦天觉得倒是自己想多了,不由得便要安慰唐蓉。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福伯便急匆匆跑了来:“少爷,宫里来人了。”

    正说着,一名太监拿着诏令走了来:“秦家村开国县男医术神通,救了天子性命,特封为开国县子,即日起迁任长安京兆府别驾……”

    宫人这般念完之后,道:“秦大人接旨吧。”

    宫人念着的时候,秦天和唐蓉就已经欣喜不已了,此时强忍着把诏令接了下来。

    “谢主隆恩。”

    宫人颔首,而后离去。

    而就在宫人刚离开的刹那,唐蓉便突然扑到了秦天的怀里:“相公,圣上又给你升爵位了啊,开国县子,比县男还要好一阶呢。”

    秦天点点头,只是脸上却微微蹙眉,李渊给自己升爵位就升爵位,干嘛还要自己去京兆府当什么别驾啊。

    这要去京兆府当别驾,自己不得住在长安城啊?

    京兆府是掌管京畿各类事物的府衙,有点类似于宋朝的开封府,里面的刺史比其他地方的刺史品阶要高一些的,而且有上朝的资格。

    京畿之地,各类事情繁多,别驾是二把手,这以后还指不定怎么忙呢?

    秦天这么想着的时候,唐蓉却是又欢喜起来:“京兆府别驾啊,相公又升官了,爹爹要是知道,指不定兴奋成什么样子呢,相公这般年纪便当了别驾,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呢……”

    唐蓉只是兴奋的说着,秦天的年纪还不到二十岁,可已经当了别驾,这在其他人看来,是想都不敢想的吧?

    这种升迁速度,在很多人看来,以及逆天了。

    只是秦天却是一声轻叹:“升官是好事,不过可能要破财啊。”

    这话唐蓉有些听不懂,道:“别人都说升官发财,你怎么说破财?”

    “我以后当了别驾,不得每天到府衙点卯,不得每天都去府衙做事,可我呆在秦家村,这一来一回那应付得了?”

    “那就住长安啊,住姐姐那里。”

    “那地方现在货物不少,每天也都很吵,根本不适合住人啊。”

    “那怎么办,在长安城买房?”

    秦天耸耸肩:“所以要破财了。”

    这个时候,唐蓉才终于恍悟过来,不过她明白之后,却不似秦天这么沮丧。

    “长安的房子还是有升职空间的,买一套也好,相公觉得呢?”

    秦天道:“我自然也想在长安城买一套,可我们现如今做生意,能够用来周转的资金不多啊,长安房价贵,我们的钱只够买一个小的,可小的住起来未免不太舒服,大的我们又买不起,你说怎么办?”

    他们离开长安城快一年了,这一年时间里,秦飞燕也不是没有做生意,但不管是酒还是花露水等等,没有秦天,他们的效益明显不如以前。

    赚钱是赚了,但并不似以前那样的多啊。

    在长安买一套不错的府邸,没有成千上万贯,怎么能行?

    被秦天点出这个问题后,唐蓉顿时也有些失落起来,没有钱,万般难啊。

    “相公,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总不能让你每天都这样来回奔波啊,晚上还好一点,可早上却不行啊。”

    唐蓉望着秦天问道,秦天想了想,道:“夫人不必担心,相公我突然又想到一个赚钱的好方法,绝对能够赚大钱的。”

    “什么方法。”

    “茶叶!”

    听到茶叶,唐蓉神色猛然一凝,道:“我绝不允许相公做这个。”

    对秦天做茶叶生意这事,唐蓉突然表现的很反常,而且坚决不允许秦天卖茶叶,这可把秦天给弄懵了。

    茶叶生意,好像也没什么吧,怎么唐蓉不让自己做?

    第7更,求收藏推荐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