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皇宫门前,一众人望着程咬金笑着。

    “卢国公,如今长安兴起了新茶,你该不会还不知道吧?”

    “这新茶的味道可好极了,你不知道?”

    “…………”

    一众同僚这般说着,忍不住发出几声轻笑,程咬金眉头微微一凝,可又不好意思被人取笑,立马把身板挺的笔直,仰头挺胸道:“不过就是新茶而已,我当然知道。”

    说着,程咬金转身离去,回到卢国公府后,他立马把下人给找了来。

    “最近长安兴起的新茶,给我查一下是怎么回事。”

    新茶的事情在长安城已经传开,所以卢国公府的小厮很快便有了结果。

    “老爷,这新茶是秦天发明的炒茶,喝的时候不用煮,直接用开水泡就行了,喝着方便,而且很好喝。”

    一听这话,程咬金顿时瞪大了双眼,道:“秦天发明的?”

    “可不是。”

    顿时,程咬金便骂了起来:“好你个秦天,真不够意思啊,发明了新茶,竟然不来孝敬你叔父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程咬金立马命人牵出他的宝马,然后快马加鞭的向秦家村赶去。

    而就在程咬金赶往秦家村的时候,卢家这边,卢展亭派出去的探子也已经把消息给调查清楚了。

    “老爷,的确有人偷偷进禅愿寺见过小姐。”

    卢行在旁边听到这话之后,脸颊微微发白,这个时候,卢展亭问道:“那个人是谁?”

    “是……秦天。”

    “秦天?”卢展亭重复了一下,他并不震惊,当初卢花娘跟崔元浩的婚约取消,就是因为秦天勾搭上了卢花娘,如今秦天从龙口县回来了,再去找卢花娘一点也不奇怪。

    不过紧接着,卢展亭就有些气愤。

    “好你个秦天,是准备让我卢家把面子都给丢尽是吧?可恶,这一次我定要让你们两人好看,不然世人还真以为我卢家好欺负。”

    卢展亭怒气冲冲,卢行这边却是有点急了,卢花娘可是自己的女儿啊,作为父亲,他怎么能看着自己大哥对付自己的女儿?

    那他还算是一个父亲嘛。

    当初自己的女儿与人私奔,就是他千求万求才终于说服他大哥,这一次,他就算再求一次,也要为自己的女儿保下性命。

    就在卢展亭大发雷霆的时候,卢行突然站了出来:“大哥息怒,因为此事责罚小女,虽然能够解心头之恨,但只怕仍旧不能够解决问题,毕竟传出这个消息的人,知道此事,若此人有意看我们卢家的笑话,就算小女死了,她也一定会把此事给闹开的吧?那时小女死无对证,我卢家反而真的成为别人的笑话了。”

    卢行儒雅摸样,在翰林院任职,倒是真的腹有诗书的,他这么说完,卢展亭倒是猛然一震,觉得卢行说的有道理。

    那消息来的突然,他也曾派人查过,最终查到消息是从禅愿寺出来的,但具体是禅愿寺里那个人散布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若真的处决了卢花娘,那人是不是肯善罢甘休,还真不好说啊。

    微微蹙眉,卢展亭道:“那依你的意思,该当如何?”

    卢行犹豫片刻,道:“倒不如一劳永逸,将小女许配给秦天得了。”

    这话出口,卢展亭顿时站起了身,一双眼睛瞪的很大,喝道:“胡闹,那秦天虽说如今有了爵位,但出身到底太过低微,我世家女就是一辈子不嫁,也绝不能嫁他那样的人。”

    世家的尊严在这里放着,他们是宁缺毋滥,绝不委身下嫁的。

    “亏你也说得出这样的话来。”卢展亭望着卢行哼了一声,卢行这边,却是仍旧不慌不忙,道:“大哥,如今我们世家的处境您可比谁都清楚,我们还是以前的世家吗?一场隋末大乱,我们世家的地位早不如前了,甚至连那些长安新贵都有些不如,还坚守之前的那些,只会让我们卢家越来越没落啊,我们应该寻求突破,想办法增加我们卢家的地位才行,跟权贵联姻,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卢行说的平静,卢展亭神色一动,但并没有开口,卢行见此,便继续说了起来:“秦天虽然出身低微,但如今跟长安的那些新贵关系都还不错,而且不管是圣上还是秦王,都对他礼遇有加,可以说这个秦天前途不可限量,前几天他又弄出了什么新茶,听说圣上喝了之后都喜欢的不行,您说这样的人,那点比那些世家子弟差啊?”

    卢展亭撇了撇嘴,但仍旧没有开口。

    卢行这边,继续说道:“反正小女大哥都想除之后快,那我们何不用小女来赌一把呢,万一秦天此后前途广大,我们卢家也能跟着捞不少好处,若是不能,也不过牺牲了小女一人而已,大哥意下如何?”

    卢行说着,卢展亭哼了一声:“大哥我还不了解你,说什么牺牲牺牲,只怕你是想为自己的女儿考虑吧。”

    卢行浅笑不语。

    卢展亭沉默片刻,道:“你说的不无道理,但如今有两个问题摆这里我们面前啊。”

    “大哥的意思是?”

    “第一,虽说我们要嫁女,但那秦天已经有妻室了,他是否愿意迎娶花娘,娶了之后,花娘总不能做妾吧?”

    “大哥放心,这个好商量,古人云三妻四妾,花娘若真嫁了过去,也不一定就真的当妾的。”

    卢展亭略一沉思,随即又道:“第二个问题,当初崔家退婚,便是因为秦天,我们此时若把花娘嫁给秦天,那便是公开跟崔家作对了啊,这只怕不好善了,毕竟打了崔家脸,让他们没面子了。”

    听到这话,卢行却是第一次突然哼了一声:“打他们的脸都是轻的,当初与我们卢家退婚,我们卢家的脸还因此丢尽了呢,现如今打他们的脸怎么啦,要我说,还得狠狠的打他们的脸才行,得罪他们就得罪了,难道我们卢家还怕他们崔家?”

    被卢行这么一说,卢展亭顿时觉得好有道理,当初退婚的时候,他们卢家的脸可没少丢啊,现在他们报复崔家,有何不可?

    “好,既然如此,那我这就派媒人去秦家村。”

    “不,此事还是小弟亲自去一趟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