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秋雨有些绵延,次日仍旧继续的下着。

    秦天昨夜到底没能躲过一劫,所以第二天的时候,整个人跪的腿脚发麻,站都站不起来了。

    最重要的是,还很困。

    好在秦飞燕也并没有再继续为难他,第二天就让他回去休息了。

    这样休息了一个上午之后,下午的时候,秦天便让人给他找来了一些竹条竹筒以及桐油什么的东西。

    唐蓉见秦天要这些东西,很是奇怪,问道:“相公,你用这些东西做什么?”

    “昨天不是答应你做把雨伞嘛,现在帮你做,说不定还能在这场雨里用呢。”

    听到秦天真的要做雨伞,唐蓉很惊讶,但也觉得很没必要。

    “相公,府上有伞,你又何必再做,昨天晚上你跪了一夜,还是继续休息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唐蓉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秦天吹牛皮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下便笑了出来。

    秦天一看她这样,便知道是笑话自己昨天晚上说大话。

    “好啊,竟然敢笑话你相公我,看我怎么教训你,抓住你打你小屁屁……”

    这话说的露骨,唐蓉突然羞红了脸,嗔怒的望了一眼秦天,骂道:“讨厌,不正经……”

    说着,便立马跑了出去,秦天在屋里呵呵笑着:“先饶了你这个小妖精,等晚上看相公我怎么教训你。”

    唐蓉虽然跑了出去,可这话还是听到了的,不由得,又是羞的面红耳赤。

    这个时候,小青和小蝶刚好走过来,见唐蓉这样,小蝶顿时就好奇起来。

    “嫂子,你脸怎么啦?”

    “没……没什么……”

    唐蓉连忙让自己镇定下来,但秦天那里,却是不敢去了的,跟小青和小蝶两人又说了几句之后,她便连忙回了卧房。

    小蝶和小青两人面面相觑,不过很快两人便把这事给忘了,因为她们是来看秦天做雨伞的。

    秦天这里并没有忙活太久,有金手指,他做雨伞轻松的很,仿佛做了几十年一样的熟练。

    他做的是一把油纸伞,小巧玲珑,而且十分的雅致,不仅用着方便,而且撑起来的时候,别有一番风味。

    小蝶和小青两人看到那把油纸伞后,都兴奋的不行。

    “大哥,我也要一把,你给我也做一把呗。”小蝶缠着秦天不肯撒手,小青这里也是羡慕的很,但因为身份的缘故,并不敢像小蝶那样撒娇。

    秦天这里笑道:“放心,我准备把这油纸伞投入生产,到时候你们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这一把却是不能给你们,这把我是要送给你嫂子的。”

    虽然他跟唐蓉的关系好了许多,但女人嘛,该哄还是得继续哄的,而且他昨天晚上就答应宋她一把油纸伞嘛。

    小蝶和小青两人听完之后,颇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强求,见伞不是给他们的,两人也就悻悻然的离开了。

    她们离开之后,秦天这里并没有作罢,而是想着在扇面上再做点什么。

    最后思来想去,觉得不如画一幅画,再题一句诗。

    这样决定之后,他便开始作画起来,上一世的秦天并不会作画,但现在只要他能够想到的画风画作什么的,基本上都能够学会,不仅是画,就是字体什么的也都不成问题。

    他在扇面上作画之后,就把昨天晚上说的白居易的那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给题到了画面一侧。

    这样做完之后,才算是大功告成,准备拿着去讨唐蓉喜欢。

    ----------------------

    卧室。

    唐蓉回来许久之后,脸颊还是红的热的。

    今天秦天说的那些话,太让人臊得谎了。

    可回来之后又突然觉得有点小激动,对今天晚上的情况不由得多了一些期待。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青却是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小姐小姐,姑爷做了一把好漂亮的伞,说是给你的呢,连小蝶想要,他都没给。”

    听到这话,唐蓉心里突然泛起一阵暖意,但紧接着却冷着脸哼了一声:“他能做出什么漂亮的伞来,再者,就算伞很漂亮,也还是伞,难不成还能拿来欣赏吗?”

    说到这里,又补充了一句:“他好歹也是开国县子了,怎么老是喜欢做这些工匠的事情,真是没追求。”

    这样说着的时候,唐蓉心里突然又想,自己相公给自己做了一把什么伞,好像赶紧看到啊。

    小青在旁边见唐蓉这样,忍不住呵呵笑了笑:“小姐要是不喜欢,那就送给小青吧,小青可是喜欢的很呢。”

    见心思被小青看颇,唐蓉顿时拧了一下他的小脸蛋:“你啊,还敢取笑你家小姐,看我不打你……”

    两人在屋内嬉戏的时候,秦天从外面走了进来。

    “夫人,送你的伞作好了,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秦天拿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走了进来,唐蓉看也不看,道:“不喜欢。”

    小青在旁边呵呵直笑,秦天却是拿着油纸伞愣了一下,自己好辛苦才做好的油纸伞,怎么唐蓉看也不看就说不喜欢?

    这女人的心还真是难以把握啊。

    不过虽然百思不解,秦天还是把油纸伞拿了过去,道:“夫人看过之后再说不喜欢。”

    唐蓉撇了撇嘴,但还是接过来打开了。

    油纸伞看起来是白的,但打开之后,却见上面画着一幅画,这幅画覆盖了半边扇面,画的是一座桥,湖边岸头泛着一叶扁舟,扁舟上立着一名男子,男子负手而立,正向桥头张望。

    而桥头这边,则画着一名女子,女子淑美,泼墨之间,更觉风姿绰约,隐隐间,还跟她有些相似。

    画边有题字,楷书曰: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看到这诗之后,唐蓉便知这画是秦天专门画给她的,心中不由得又是一暖。

    唐蓉看着上面的那幅画,竟然看的痴了,一时间,反倒忘记了这只是一把雨伞而已。

    唐蓉痴痴的欣赏着,秦天和小青两人都很无语,刚才还说不喜欢,怎么现在却一刻都不舍得把眼睛移开?

    “夫人,觉得如何?”

    秦天问了一句,唐蓉这才突然恍悟过来,但接着就撇了撇嘴:“不怎么样。”

    “既然夫人不喜欢,那相公我送给其他人吧……”

    “你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