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好相公 > 章节目录 第176章 售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4/49557.html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褚遂良也不例外。

    正值壮年的他对于点评别人的字很没有抵抗力,这种无形之中可以壮大自己形象的行为,他喜欢的很。

    所以,这样说好之后,他们几个人便直接离开四海居,来到了对面的秦家铺子。

    进了里面,卖伞的店面只有几个人在看伞,不过他们在得知价格之后,都是一脸的苦笑,暗自摇头。

    显然,对于油纸伞的样式,他们是喜欢的,可却又嫌这伞太贵了一些。

    “把你们这里最贵的伞拿出来。”最贵的伞是有秦天题字和画画的,因为用功时间长,所以价格自然也就高出许多。

    褚遂良被人簇拥着站在铺子里,一名伙计急匆匆把一把浅白色的油纸伞拿了出来。

    一名学生把伞撑开,把有题字的那一面转过来让褚遂良欣赏,而在他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这个书法老师恐怕要把秦天的字给批的体无完肤了。

    因为平日里他们练字,就是被褚遂良这样批评的。

    可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褚遂良看到那些字后却是突然从他手里把伞夺了回来,然后几乎把眼睛都贴上去看。

    众人在旁,震惊不已。

    他们的这个老师一向眼高于顶,从来没把谁的字放在眼里过啊,可今天怎么这个样子?

    他到底是欣赏还是不欣赏啊?

    若是不欣赏,现在肯定已经开始批评了啊。

    大家狐疑,盯着褚遂良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样过了盏茶功夫,褚遂良突然一声长叹:“好字,好字,好字啊,当为吾师。”

    说着,望向伙计道:“多少钱?”

    “这个要两贯钱。”

    褚遂良点头:“我要了。”

    毫不犹豫,说着褚遂良便从身上掏钱,可这一下手,脸色顿时有变,他是应学生邀来赴宴的,来的时候根本没带钱。

    可话一出口,这就尴尬了。

    不过这个时候,卢林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并且明白了褚遂良的情况,于是连忙拿了一块银饼出来:“先生喜欢,这伞就算学生送给先生的。”

    褚遂良出身富贵,倒也不缺钱,不过今天实在是特殊情况,因此也就接受了卢林的馈赠,这样拿到那把伞后,他整个人如获至宝,跟卢林他们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便抱着那把伞急匆匆的走了。

    卢林等人却是有点懵。

    “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还当为吾师,先生可从来不服人的。”

    “也许是秦天的书法真的好吧,我们也买来看看。”

    几个人连忙都各自买了一把雨伞,这时铺子里的其他人也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刚才那人是褚遂良吧?”

    “当然是他了,听说他的一个字就值十贯钱呢?”

    “可他好像对秦天题伞面上的字很推崇啊。”

    “啊,那岂不是说秦天的字比他的更值钱?”

    “伙计,这把伞我要了。”

    “我也要了……”

    大家都不傻,如果秦天的字比褚遂良的连值钱,那他们一两贯钱买一把伞绝对是物超所值,更何况这油纸伞也好看到了极致。

    就算不用,挂在客厅也是很不错的装饰啊。

    不多时,这个消息便在东西两市传开,而消息一传开,那些喜欢收藏字画的人便趋之若鹜的跑了来,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把所有的油纸伞一扫而空。

    甚至有很多人来的晚了没能买到,还十分的失落懊悔。

    这一切都被再次回到四海居的卢林给看在眼里,而当他看到这些之后,顿时明白了他大姐的意思。

    他大姐这分明是看出秦天的字体不凡,所以要借褚遂良来为油纸伞扬名啊,而只要一扬名,还愁卖不出去?

    长安城,人傻钱多啊。

    明白这点之后,卢林撇了撇嘴,心想自己大姐这人还没有嫁出去,便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啊。

    不过他也不好说什么,如今见他大姐计谋得逞,也就没在四海居多做停留,连忙便赶回卢府,把情况跟他大姐说了一下。

    卢花娘听得油纸伞售罄,这才露出了一丝淡笑。

    那唐蓉不是要借用两句诗给她来下马威嘛,那她现在也让唐蓉看看她的本事。

    秦家庄园。

    油纸伞售罄的消息很快传了来,而且伙计还带来了一句话,现在预定油纸伞的很多,还望秦天让人多生产一些。

    油纸伞之前卖不出去,秦天已经有些要放弃这个生意了,毕竟现在的茶叶生意很赚钱,油纸伞有着季节性,实在不算是暴利行业。

    听到油纸伞售罄的消息后,秦天顿时愣了一下,之前卖不出去的油纸伞,怎么突然就给卖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爷,小的也不知道啊,今天卢家公子卢林带着褚遂良到了店里,那褚遂良看过公子亲手题字的伞后,说了几声好字好字,当为吾师的话,然后其他人就疯狂的买了起来。”

    下人把当时的情况给秦天复述了一下,秦天听完之后,略一思索,便猜到这可能是卢花娘的手段。

    毕竟若非人为,好端端的卢林带褚遂良去店铺看什么字啊?

    这让秦天不由得对卢花娘多了一分感激,一个女人这样帮自己,还真是有着一些说不出的甜蜜感觉。

    不过想到褚遂良那句当为吾师的话后,秦天整个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他的字很好,比褚遂良的还好,这点他很清楚。

    虽然褚遂良的字在历史上很不错,但正值壮年的褚遂良书法还没有大成,完全达不到历史上的那种高度,所以才会在看到自己的字后那样震惊。

    不过他这一句话,有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啊。

    首先,油纸伞如果要继续卖的话,自己可能要手笔不停的题字了,这事辛苦不说,还很耽误时间啊,他倒更愿意花费一些时间在其他事情上。

    而且,自己的字被褚遂良给抬高之后,这再提到伞面上,岂不是也要跟着涨价?

    那油纸伞就失去了其真正的用途啊。

    可如果不题的话,其他人为了得到自己的字,只怕要把秦家庄园的门给踏坏了。

    想想被人围着要字的情况,秦天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袭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