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好相公 > 章节目录 第179章 哭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4/49567.html
    长安城暗里风起云涌。

    不过这些跟秦天无关。

    现在的他很忙,每天都在忙着写字,忙着做伞,也忙着炒茶。

    他的日子仿佛是不得空闲的。

    但主要原因,还是来求字的人太多了。

    不仅文人雅士来求,就是一些武将、凡夫俗子也来求。

    这让秦天不厌其烦,不过好在这些人都还挺懂规矩,一幅字两贯钱,还没有人说过不给。

    看着屋内堆积如山的铜钱,秦天突然不知道是该感谢褚遂良,还是不感谢他。

    “唉,好人啊!”秦天叹了一口气,接着问旁边的福伯道:“这几天一共卖了多少钱?”

    福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少爷,这几天您卖字可真赚钱,足足卖了两千多贯钱呢,比卖茶叶赚钱多了。”

    他们的炒茶很贵,但炒茶需要成本啊,你首先得把茶叶买回来,雇佣工人还得给工钱,但写字就不同了,只需要秦天辛苦一下就好了。

    几天就卖出去两千多贯钱,的确很厉害了。

    不过秦天却觉得亏了。

    那褚遂良的字一副就要十贯钱呢,自己要两贯钱真是便宜。

    “福伯,告诉来求字的人,以后求字,一个字一贯钱。”

    听到一个字一贯钱,福伯顿时惊的张大了嘴巴:“少爷,是不是狠了点?”

    “狠了好啊,这样就没人来求字了。”

    福伯撇了撇:“原来少爷是不想赚这个了。”

    秦天耸耸肩:“这样赚钱的确是挺快的,不过没意思,满大街都是我的字了,那我的字以后肯定不值钱,倒不如现在涨价,这样生意说不定会更好一点,而且我也不用太累。”

    市场就是这个样子,一样东西在市场多了,就不值钱了,哪怕是字画这样的东西。

    当然,之所以涨价,最主要的还是秦天把钱赚够了。

    跟福伯这样说完之后,秦天就把秦五叫了来。

    “天哥有什么吩咐?”

    “去长安城,给我找一处大宅子,价格不是问题,只要宅子够大就行。”

    现在卖茶叶、卖字,他们已经赚够了买宅子的钱,秦天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落户长安了。

    秦五领命之后退去,并未有任何迟疑。

    长安的房价是挺高的,但他天哥有的是钱,还真不在乎。

    --------------

    就在秦天在长安城准备找一处宅子的时候,皇宫之中,李渊派出去的探子已经回来了。

    “调查的怎么样?”

    “回圣上话,庆州都督杨文干的确收到了一批护甲和兵刃,而且好像也的确是太子派人给送去的。”

    “可有确凿证据?”

    “护甲和兵刃都有,送的人也是太子的人。”

    李渊神情一冷,凝起了眉头,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太子竟然真的有逼宫的打算,他很奇怪,李建CD已经是太子了,等几年难道他都等不了吗?

    这样想着,李渊顿生怒气,喝道:“来人,把太子这个畜生给朕叫来。”

    侍卫领命退去,李渊冷眼端坐御书房。

    他倒要看看自己的儿子如何应对此事,他若真敢有异动,自己立马废了他的太子之位。

    皇宫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本来少见的天子亲军突然在宫里有了一些调动。

    皇帝寝宫,突然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了。

    东宫这里,很快有侍卫前来传命,李建成听闻之后,神色一紧,但并未有任何迟疑,立马跟着侍卫就进了皇宫。

    李建成单独进了李渊的寝宫,他刚进去,李渊便怒喝道:“逆子,你可知罪?”

    李渊一喊,李建成顿时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高呼:“父皇,儿臣冤枉啊。”

    一声喊后,李建成抬起了头,此时的他身子微微有些晃动,额头上竟然磕的出了血。

    李渊坐在前面,却是神情冷漠,并无一点父子之情。

    “冤枉?朕来问你,庆州的护甲和兵刃,可是你派人送去的?”

    “回父皇话,的确是儿臣派人送去的。”

    这话出口,李渊顿时感觉浑身一颤,虽然知道这是事实,可听到自己儿子亲口说出来,他还是有些承受不了。

    “逆子,逆子……”李渊指着李建成破口大骂,李建成这边,却是又突然猛磕了几个头,高呼道:“父皇听儿臣说,儿臣冤枉啊,事情是这样的,庆州时常受到外敌侵扰,杨文干便向朝廷请求一些援助,当时父亲身体不适,儿臣就擅自做主派人给送去了一些,真没有父皇说的要谋反的意思啊,肯定是有人要陷害儿臣。”

    说到这里,李建成又磕了几个头,磕的满脸都是血后,才又高呼:“请父皇明察,儿臣所言句句属实,若有一句假话,甘愿受父皇惩治。”

    满脸是血的李建成看起来很可怜,一直冰冷的李渊终于心软了一些,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啊,他这个父亲又怎么狠得下心来?

    不过就凭李建成这几句话就让他相信李建成没有逼宫之意,那是不可能的。

    “哼,朕会调查清楚的,来人,将太子押入大牢,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敢去探视,杀无赦。”

    李渊的话很绝情,仿佛李建成真的有罪一般,可此时的李建成却并没有丝毫的挣扎,他只是向李渊再次跪拜,而后便跟着侍卫去了大牢。

    他在赌,赌宋公卿能否说服杨文干,如果宋公卿成功了,等自己出去的时候,还是太子。

    李建成被带走了,皇宫又渐渐恢复了平静,李渊随手一挥,下了一道诏令:“拿着朕的诏令,宣杨文干进京,切记,不可把长安的事情泄露出去,以免他狗急跳墙,叛我大唐。”

    “喏!”

    宫人退了出去,李渊这才终于叹了一口气,太子被关押这事肯定瞒不住,长安城很快就会闹的满城风雨。

    这件事情,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把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大唐给再次搅乱啊。

    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

    为了大唐稳定,难道自己就不能隐忍一下吗?

    可很快他又凝眉,若太子真有逼宫之意,他如何能忍?

    这样的太子,能成为大唐储君吗?

    已经许久没有想过废储的李渊,突然想到了废储,就算不废储,也绝不能让太子有过于强悍的势力了。

    不然说不定那天自己就不安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