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王府。

    李建成被关押的消息最先传到秦王府这里,李世民听到这个消息,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他知道他们的第一步成功了。

    之前他父皇失眠的事情,他以为他父皇会对太子离心。

    可没想到他的父皇为了大唐的稳定竟然忍了。

    不过他很清楚,信任就像洪水中缺了的一个口子,就算暂时堵住了,早晚还是会被冲垮的。

    所以,他才又设计了这么一出戏。

    这一次,他就不信他父皇还能对李建成容忍。

    “秦王殿下,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杨文干很快就会听闻太子被关押的事情,那个时候,以杨文干的脾气,必反啊。”

    长孙无忌站在一旁冷冷说道,他对杨文干还是很了解的,属于那种脾气火爆,做事又冲动的人,如果他听闻太子被关押,而李渊又要他回京的消息,那他肯定认为回京必死无疑。

    那样的话,他还会回来吗?

    与其回长安送死,倒不如在庆州叛唐。

    从隋末大乱走过来的武将,在他们的心目中,反叛有时候根本就不算事,因为这种情况在以前发生的太多了。

    今日是这朝臣子,明日变成他国武将的事情多不胜数。

    而一旦这种反叛成为风气,便会难以改变。

    李世民点点头:“辅机说的不错啊,不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太子说实话,还是很会笼络人心的,我们必须警惕杨文干对太子的忠心啊。”

    “放心,杨文干不会对太子效死忠的,而且就算他效死忠又如何,太子被关押,他定以为事情败露,毫无翻盘的机会,太子在长安尚有活命的可能,他回来却是一点没有的啊,他若清楚这点,必定惜命。”

    李世民点点头,他觉得事情大致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毕竟庆州那边,他们早已经做好了安排。

    “秦王殿下,杨文干若是叛变,圣上必定会派您领兵出征,那个时候,您就可以再次把秦叔宝他们给召集回来了,甚至趁机夺取太子之位,都有可能啊。”

    之前,李世民觉得通过夺取太子之位来登基的办法行不通了,毕竟他父皇太器重太子,不过这次的事情却又给了他机会。

    谁又能想到,就在他李世民的人都被发配到各地的时候,太子竟然傻乎乎的给庆州都督杨文干送去护甲和兵刃呢?

    现在,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等杨文干反叛了。

    “辅机所言不差,不过在等杨文干反叛之前,本王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王爷的意思是?”

    李世民笑了笑:“唐蓉家里那口子的诰命还没要到呢,趁着如今太子被关押,此时去要,再好不过啊。”

    听到竟然是这种小事,长孙无忌顿时有点无语,在他这里,差不多都快把这事给忘了,一个小官吏的女儿,至于让秦王李世民这个样子吗?

    那卢花娘,秦天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啊,他有选择吗?

    不过长孙无忌并没有反对,在他看来,正好可以通过这件事情,来试探一下李渊心里的想法。

    ---------------------

    秋日午后的长安突然又下起了雨。

    李世民从秦王府出来之后,便直接向皇宫赶去。

    路过街头,见长安城中,不管男女,竟然有不少人都撑着一把精致的小伞。

    一些女子撑着这种伞走在雨中,竟然别有一番风韵。

    “这就是秦天发明的油纸伞吗?”李世民心里暗想,路过一人的时候,见那伞上写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不由得又是一震,暗道好痴情的一句诗啊。

    这样想着,李世民心里顿时生出了一丝涟漪。

    不过他并未在这件事情过多注意,很快,他便进了宫。

    皇宫的戒备还是森严的,而且带着丝丝不寒而栗之气。

    来到李渊寝宫,李世民连忙上前行礼,不过对于太子一事,他却是绝口不提。

    “世民进宫,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李世民道:“父皇,儿臣此来,是为秦天夫人唐蓉求诰命的,那秦天功劳不小,又救过儿臣性命,儿臣不好推脱,还望父皇成全。”

    听到又是为了唐蓉诰命的事情,李渊顿时就有些不乐意,不过想到太子被关押大牢,他现在极其需要让太子明白一些道理,明白他随时可以废掉太子,也可以随时提拔李世民,只有这样,李建成才会安分。

    当然,太子被关押,若杨文干做出反叛的事情来,到时少不得还要仰仗李世民领兵,此事怕是拒绝不了啊。

    心里这样想着,李渊摆了摆手:“就给他个六品诰命吧。”

    见李渊同意的这么痛快,李世民心中猛然一喜,看来,他父皇对他是又器重了,连之前一直不肯同意的事情,都同意了。

    秦家村。

    秋雨下个不停,虽然不是很大,却也不小。

    一只麻雀躲在屋檐下叽叽喳喳的叫着,秦天坐在书房的窗前望着外面秋雨,突然想起了今天有人传来的消息。

    李建成被李渊给关押了。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突然的都让秦天觉得不真实,好端端的,李建成怎么会被关押?

    他此时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他很清楚,能够害得李建成被关押起来的人,除了李世民不会有其他人。

    李世民也是会害人的。

    秦天想到这里突然有些不寒而栗,哪怕是再英明的君主,也有其黑暗的一面。

    不管是害人或者杀人,他应该都不会手软。

    从这上面来看,李世民并不算是好人。

    他突然想,自己跟着这样的人,是对是错?

    可很快他又露出了一丝轻笑,在皇权之争上,那有什么对错?

    这件事情并没有所谓的对错,有的,只是胜利和失败。

    君主,有英明的,有昏庸的,有仁慈的,有残暴的,但就是没有好的或者坏的。

    英明的仁慈的也不是没有杀过无辜的人,残暴的昏庸的,也不一定就没有做过好事。

    君主是不能拿好人和坏人的标准来衡量的。

    秦天想明白这点之后,突然有些释然,自己的格局,还是要再大一些才行。

    “少爷,王爷来了……”正想着,福伯急匆匆跑了来。

    第5更,求收藏推荐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