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庆州的夜晚来了。

    秋风在窗户呼呼的刮着,仿佛永不停歇。

    杨文干走进了自己三夫人的房间,他的三夫人叫翠浓,虽然她出身低微,但却是最能了解他的人,而且翠浓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而他的这个叫杨雄的儿子,是他所有儿子中最聪明的一个。

    也最受他的喜欢。

    近而,他对翠浓的爱也比其他夫人要多一些。

    在这样一个生死攸关的时间里,他很自然的想找他们母子两人聊聊。

    杨文干没有了白天的杀气,此时的他只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翠浓显得略有些纤弱,她正在教杨雄识字,不过杨雄对于识字并不是很感兴趣,所以翠浓少不得对他一番训斥。

    杨文干看到这些之后,心头却是一酸,这样的场景,以后可能永远都看不到了。

    “夫人,雄儿既然不想学,就不要他学了。”

    翠浓却是摇头,道:“相公,雄儿不读书识字怎么能行,不读书识字,怎知礼义廉耻,怎知忠君报国?”

    翠浓说完,旁边的杨雄却是立马站起来跳到了椅子上,一副英雄气道:“不读书也可以的,我要学爹爹领兵打仗,保卫大唐。”

    听到儿子这话,杨文干心中又是一阵酸楚,大唐,原来这个名字早已经深入人心了,连自己的儿子都知道上阵杀敌,保卫大唐了。

    如果自己反叛了大唐,那自己的儿子又会怎么看?

    也许他以后会慢慢接受这件事情,可在他的心里,自己的父亲永远都是个反贼吧?

    华夏人从古到今,忠君报国的思想都是有些根深蒂固的。

    “雄儿为何要学爹爹打仗啊?”

    “因为爹爹是个大英雄,庆州的百姓都这么说,他们说如果没有爹爹领兵镇守庆州的话,吐谷浑和党项就要攻打庆州了,是爹爹让他们过上了安定的日子。”

    说这话的时候,杨雄一脸的自豪,因为他在为自己的爹爹自豪。

    杨文干却是脸色发紫,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庆州还有这样的口碑,他甚至很少去想过这里的百姓。

    可听到百姓这样称赞他的时候,他又突然想到了。

    如果自己反叛,庆州势必****,那时这里百姓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吧?

    百姓信任他,可他却把他们推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外面的风还在呼呼的刮着,杨文干摸了一下杨雄的脑袋,道:“不愧是我杨文干的好儿子,好,你记住今天的话,不管以后你爹爹做了什么事情,他都是你心目中的英雄。”

    夜色深了,杨雄已经熟睡。

    翠浓望着凝视的杨文干,突然忍不住问了一句:“相公,是不是出事了?”

    杨文干犹豫片刻,点点头:“照顾好雄儿。”

    说完这话之后,杨文干便起身离开了,翠浓并没有追上去问,她只是突然,忍不住的落了一滴泪。

    她从来没有见自己相公这个样子过,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相公从来都是豪迈的。

    --------------------

    天已蒙蒙亮。

    秋日的露水很重。

    军营之中却并不安静,兵戈之声不绝。

    杨文干来的时候,眼皮子有些重,他已经整夜没有休息了。

    一众亲信见了杨文干,立马跑了来。

    “都督,何时动手?”

    杨文干望着这些曾经陪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突然有些不忍,可他还是挥了挥手:“都把人遣散了吧,天亮之后,我便随特使去长安城,你们在这里不可生事,务必要镇守住庆州城,不能让吐谷浑亦或者党项攻入进来,侵害这里的百姓。”

    这话出口,众人顿时一愣。

    “都督,长安去不得啊。”

    “是啊,去了就是送死。”

    “…………”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有些人更是气的连重话都说了出来,他们这般跟着杨文干卖命,可杨文干自己却不珍惜,这比他们自己去送死还要让人痛心。

    恨其不争啊。

    杨文干却并不为其所动,道:“大丈夫要死得其所,我并不想当反贼,也不想让你们跟着当反贼,你们在这里镇守边关,早晚都是大唐的英雄,你们的未来应该更加的光明一些才行,而且,作为太子的人,为太子去死,又何妨?”

    “可若是救不下太子呢?”

    大家把目光投向了杨文干,杨文干神色坚定:“我若去了长安,必救太子殿下,也必能保太子殿下之位无恙,你们,也必定会受到太子殿下的器重。”

    他相信宋公卿,因为他知道这个人很少让人失望,这一次也肯定不会让人失望。

    众人听到杨文干这话,心头猛然一动,杨文干这么做,是在为他们谋一个未来啊,以自己的性命,来为他们谋一个未来。

    毕竟,不管是反叛,还是有意逼宫,他们这些人肯定会受到牵连,但杨文干此一去,他们可就安然无恙了。

    一念起,众人扑通扑通向杨文干跪了下去。

    “都督……”

    众人泪流,杨文干摆了摆手:“我走之后,庆州的安危就交给诸位了。”

    说罢,杨文干也不多做停留,转身回了都督府。

    天大亮的时候,李渊的特使赶了来。

    “杨将军,庆州事情可安排妥当?”

    杨文干道:“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这就回京吧。”

    特使见杨文干愿意跟着回长安,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心下大喜,不过他也并未有丝毫表露,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动身吧。”

    说好之后,他们便一同向长安城赶去。

    而就在杨文干离开庆州城的时候,庆州某处,两人神色微动。

    “怎么会这样,杨文干竟然就这么跟着回长安了?按理说他知道回长安必死,肯定是要反叛的吧?”

    “怎么办,王爷交代的事情没有办妥啊。”

    “必须尽快赶回长安城,将此事通禀王爷才行,事出有变,只怕会影响王爷大事。”

    两人这样说完,也不敢多做迟疑,立马一番收拾之后,星夜兼程向长安城赶去。

    秋风凝重,长安城中,风起云涌,一场风雨将至,只是在风雨之前,长安又是安静的,暴风雨前夕的安静。

    第5更,求收藏打赏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