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长安风寒,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初冬时节。

    卢行来到四海居的时候,四海居并无多少食客。

    他来了之后,直接去了卢花娘的房间。

    卢花娘见自己爹爹这个时候来,便知道他是为了如今长安城疯传的那件事情。

    “爹爹怎么来了?”卢花娘还是问了一句,如果可以不说的话,她还是希望不要谈这个话题。

    卢行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接着在屋内坐了下来:“你跟秦天怎么回事?没成亲以前,你们两人偷偷摸摸的都要在一起,怎么成亲之后,你们反倒这个样子了?”

    这话说的卢花娘有点不好意思,羞涩的说道:“爹爹说什么呢,什么偷偷摸摸都要在一起。”

    卢行哼了一声:“难道我说错了吗,崔元浩为何退婚,还不是看到你们两人在屋内……那个,你以为爹爹为何要给你提这门亲事,还不是秦天刚回长安,便去了禅愿寺找你,爹爹要不是怕我卢家脸面被你们给丢尽,能让你嫁给秦天这样的寒门子弟?”

    卢行这样说着,卢花娘才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爹爹还是很疼她的,不然直接将她关起来或者杀了,不比嫁给秦天省事?

    但她爹爹真的是误会了,至始至终,她和秦天都没有说过喜欢对方啊?

    “爹爹,女儿跟秦天没什么,只不过住不惯乡下而已,所以想等秦府打造好之后直接搬过去,爹爹就不用操心了。”

    有些事情,卢花娘并不想点破,既然误会了,那就让她爹爹一直误会下去好了,点破了,反而会有新的问题。

    只不过,卢行显然比卢花娘想象中的要聪明许多,也更了解自己的女儿。

    “什么住惯住不惯,禅愿寺你都待了一年多,那秦家庄园不比禅愿寺舒服,有什么事情你就给爹说,要是受了欺负,爹帮你出气,说吧。”

    卢花娘咬着嘴唇低下了头,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卢行见此,问道:“是不是秦天的那个夫人唐蓉欺负你了?”

    “没有,她能怎么欺负我。”

    “她到底是有诰命的。”

    “再有诰命,也不过是一个小官吏出身。”

    见不是被唐蓉欺负,卢行就又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给爹爹说清楚,今天我就不走了。”

    卢行不得到答案不肯离开,卢花娘这边却是又急又无奈,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才道:“是女儿与秦天闹别扭,不算大事。”

    “怎么闹别扭了?”卢行好奇的问道。

    卢花娘羞的不行,道:“新婚之夜,他去了唐蓉的房间,冷落了我一夜,所以我才不肯继续待在秦家庄园的。”

    听到新婚之夜秦天竟然冷落了自己女儿一夜,卢行顿时气愤不已:“好啊,这个秦天胆子可真大,你等着,爹爹这就回去找他算账,替你出气。”

    见自己爹爹这个样子,卢花娘顿时急了,连忙拦住了他:“爹爹不要,我们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不行,欺负我卢家的女人,就得好好惩罚他。”

    “爹爹,算女儿求你了还不行吗?”

    卢花娘担心的不行,卢行心里却是暗笑,这种事情,在他看来无非就是小两口闹矛盾,其实心里都紧张彼此的不行,看自己女儿一听自己要找秦天算账他着急的样子,卢行就觉得自己猜对了。

    不过这戏还得继续演下去。

    “不想我找他算账也可以,以后莫要做出这等丢我卢家脸面的事情来。”

    卢花娘连连颔首:“女儿领命便是。”

    “再有,赶紧回家去住。”

    卢花娘犹豫了一下,让她就这么回去,太没面子了,在她爹爹面前,她可以服软,可在秦天面前却是不能,秦天竟然嫌弃她,实在是伤人心啊。

    “这个不急,女儿怎么着也得让人请回去才行。”

    卢行道:“话是你说的,秦天若是来请,你若还不回去,可别怪爹爹不客气。”

    “放心,秦天若真来请,女儿肯定回去。”

    听到这话,卢行才算作罢,卢花娘这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本来卢花娘还想继续在四海居呆着,不过外面现在风言风语,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卢家和秦家的声誉,她还是要为大局考虑的。

    只要一个台阶,她就跟着回去了,虽然心里特别的不爽。

    卢家。

    秦天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提心吊胆的。

    本来他也没觉得卢花娘在四海居呆着有什么,可谁曾想长安的百姓这么八卦,竟然把这事给说成是他嫌弃卢花娘?

    这根本就是没影的事情嘛。

    虽然卢花娘曾经私奔,但秦天却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啊,甚至还有些欣赏她的这种勇敢,他只是不想伤害卢花娘而已啊。

    她如果想追求幸福,自己就会放手。

    可卢家不知道啊,现在卢家把他当成了负心汉,这事可不好善了。

    刚进卢家,秦天就感觉到一股杀气扑面二来,这让他每走一步,就感觉自己离死亡又进了一步。

    客厅,卢展亭凝着眉头,看到秦天之后,突然喝了一声:“你什么意思?”

    这话问的突然,秦天假装不知何意,道:“大伯的意思是?”

    “装傻?花娘这几天一直住在四海居,她是不是被你给欺负了?”

    “没有的事,主要是四海居的生意需要花娘照看,再有就是秦府正在打造,等打造之后,我想给他一个完整的新的住处,其他的真没什么啊。”

    秦天巧舌如簧,卢展亭却是没有耐心继续听下去,喝道:“我不管你什么理由,尽快把她给领回家,不然你给我小心着。”

    说着,卢展亭也不再跟秦天废话,挥了挥手:“走吧,你要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秦天没想到卢展亭这么粗暴,不过没有问来问去,倒也让他松了一口气,得到这话之后,他也不在卢家多做停留,急匆匆便离开了。

    不过离开卢家之后,秦天却是有点犹豫,卢家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为了卢家的脸面,卢花娘不能一直住在四海居,自己得尽快把他请回家才行。

    一想到这里,秦天就觉得可笑,小媳妇闹别扭不回家这事,自己竟然也遇到了,可两人并非真的夫妻啊,这请的时候,该有多尴尬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