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九公主卧室,她一直都在等消息。

    她倒也没有杀秦天的心,就是见秦天对她这么不尊敬,她有意教训一下他。

    可就在她这么等着的时候,阿飞敲门走了进来。

    阿飞进来的时候,手上已经用东西包了一下。

    九公主一眼就看出了异样。

    “你的手怎么啦?”

    阿飞不敢隐瞒,将情况跟九公主说了一下,九公主听完,十分震惊,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秦天一刀给砍掉的?”

    “是啊,这也是他手下留情,不然属下小命不保。”

    九公主眉头微凝,之前一直以为秦天是个读书人,才情不错,没想到身手也这么好,可那秦天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高手啊。

    阿飞的实力她很清楚,十来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秦天轻易就能制服阿飞,只怕他的功夫有些深不可测。

    想到这些,九公主突然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有意思,有意思。”

    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像秦天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秦天,激起了她的斗志。

    “公主殿下,秦天这般不给公主面子,是不是找机会弄死他?”

    阿飞说着抬头看了一眼九公主,九公主摇摇头:“不必,本公主要跟他好好玩玩。”

    听到这话,阿飞已经明白了九公主的意思,所以没有多问,直接就退了去。

    四海居。

    天色已经不早,卢花娘在四海居很着急,她知道九公主绝非易于之辈,秦天去要人,怕是不容易。

    若是把九公主也给得罪了,那就更不妙了。

    她突然有点后悔没有跟着去。

    以她世家女的身份,说不定好言相求,也能把福伯给救出来。

    “还没有消息吗?”在屋内走来走去的卢花娘问了一句,小樱摇摇头:“小姐,姑爷这样对您,您又何必担心他。”

    卢花娘瞪了一眼小樱,她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可真的事到临头,却忍不住的想要关心她。

    小樱撇了撇嘴,不敢多言。

    正在这个时候,卢峰急匆匆跑了上来:“小姐,有消息了。”

    “怎么样?”

    “姑爷把福伯救了出来,下人跑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人去了秦府。”

    听到福伯和秦天都没事,卢花娘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这时她又很好奇,秦天是怎么从九公主手里把福伯救出来的?

    按理说,九公主可不好对付啊。

    正好奇着,一名小厮突然又跑了上来:“小姐,有一个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卢花娘很是奇怪,接过信打开来看,当她看到信上的字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的十分苍白,不过很快,她便又把信给收了起来。

    “备轿!”

    --------------------

    秦府。

    此时的秦府还有很大一般没有打造,不过居住的地方已经打造的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应该就能够搬进来住了。

    “住人的房间,都要打炕,冬天越来越冷,没炕不行啊。”

    秦天查看的时候,对福伯吩咐着,可福伯在后面却听的有些心不在焉,直到秦天看了他一眼,他才连忙说道:“少爷,我们还是把这个宅子卖了吧,跟九公主这样的霸道公主当邻居,老奴实在是害怕啊。”

    说着福伯摸了一下脸,因为被打肿了,一碰就疼,现在的他太忌惮九公主了。

    秦天见福伯这个样子,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福伯放心吧,我既然把你从九公主府待了回来,九公主以后就不会再找麻烦了,这里的打造该继续还继续,大不了明天我让胡十八过来,有他看着,你们什么都不用担心。”

    福伯心里暗自叫苦,可见秦天坚持,也只能作罢。

    这边又看了一会,秦天就独自离开了。

    本来今天是想请卢花娘回家的,结果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现在他还得再去四海居一趟。

    秦天向四海居赶去,只不过快到四海居的时候,他发现四海居的马车竟然向城东方向赶去。

    这让秦天很是奇怪。

    四海居能够坐上马车的,只有卢花娘,可卢花娘去城东方向做什么?

    秦天心里好奇,也没上前打招呼,就悄然跟了上去。

    卢花娘的马车在街上走着,不多时拐进了一个胡同,走到胡同尽头,又进了一个胡同。

    这样一连来回拐了七八个弯,卢花娘的马车终于走不进去了,秦天才看到卢花娘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卢花娘下来之后,向四周张望了一番,并没有察觉异样后才终于沿着一条街道往里面走,这样一直走到尽头之后,才闪身进了一处废宅。

    秦天在后面跟着,很是奇怪,他不明白卢花娘来这种地方做什么,这里已经荒废许久了。

    他悄然跟了上去,躲在外面向废宅里面张望,只见废宅的庭院中,站着一名男子,那男子样貌英俊,哪怕秦天自认自己长的已经很不错了,可跟那个男人比,却还是差了许多。

    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秦天突然想到了卢花娘当初私奔的人,难道他就是卢花娘的心上人?

    秦天想到这里的时候,心头猛然一酸。

    虽然知道卢花娘的心里有人,可今天真的看到了,秦天还是很不是滋味,毕竟卢花娘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啊。

    秦天强压心中不快,然后偷听起来。

    “花娘,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那首诗是我当初写给你的,你还记得,对不对?”男子玉树临风,说这话的时候更是含情脉脉的望着卢花娘。

    卢花娘看着眼前的男子,却神色平静,冷冷道:“陈洋,不要在我这里假惺惺的了,几年前我已经看透了你,你以为现在你还能用花言巧语来骗我吗?我告诉你,我们两人早已经一刀两断了,你还找我做什么?”

    卢花娘十分的冰冷,仿佛一点不为所动,秦天在外面听着,却是一愣,从两人的谈话中,这个叫陈洋的的确是当初跟卢花娘私奔的人。

    可听情况,卢花娘好像已经不喜欢他了,而且对他还很厌恶,秦天很奇怪,如果卢花娘早已经跟陈洋没有关系了,那她为何还要来四海居住呢?

    她的心里有的,到底是谁?

    秦天心头猛然一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