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阿彪说着的时候,旁边的喜娘突然哭了起来。

    想来是这三年她们母子的日子不好过,每每忆起,便觉痛苦。

    阿彪瞪了一眼喜娘,这才继续说道:“谁知道半个月前,喜娘竟然带着孩子找了来,可我身上也没钱,根本无法安顿他们。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我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本来我以为陈氏没有子嗣,喜娘带着孩子来投奔,她应该会接受才对,她要是接受了,喜娘说不定也能有个不错的未来,我的儿子也能当上少爷,可谁曾想陈氏根本不信,把他们母子两人赶了出去,没有办法,我们这才告到府衙,想着分一点财产,反正小雨的出生时间的确跟老爷当年的情况吻合嘛。”

    阿彪把情况讲的已经很清楚了,秦天听完之后一声轻叹。

    不得不说,阿彪的计谋其实很好,因为没有人知道真相,只要喜娘坚持,小雨就是孙洪的儿子,陈氏只要稍微动了一点心,阿彪就成功了。

    可惜陈氏没有,就算她没有儿子,她也不愿意自己的钱财再分给别人一半。

    双方的坚持,才闹出了这么一场案子。

    秦天看了一眼吴剑:“把他们两人带走。”

    吴剑此时也已经明白了,而且对秦天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们想了好长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的事情,秦天一天就给解决了。

    “喏!”

    吴剑和两名衙役把阿彪和喜娘两人带了回去。

    天亮,京兆府。

    包不同刚起床,就有衙役急匆匆跑了过来:“大人,大人,破了,破了啊……”

    包不同凝眉:“什么破了?”

    “孙家认亲案,破了。”

    “破了?”包不同有些震惊,这个案子他也觉得简单,可虽然觉得简单,却始终找不到破解的办法,可如今怎么就破了?

    “是啊,昨天晚上,秦别驾带着吴捕头……”衙役把情况跟包不同说了一遍,包不同听完神色微动,他没有想到给秦天的三天期限,他一天就把案子给破了。

    实在是超乎了他的想象啊。

    包不同一番沉思,道:“秦天呢?”

    衙役有点犹豫,但还是连忙应道:“秦别驾回家休息去了,昨天晚上一宿没睡。”

    说着,衙役便想包不同可能要生气,可包不同却也只是哼了一声:“他来了之后,告诉他,下不为例,以后点卯,不可迟到。”

    “喏!”

    衙役笑嘻嘻的离开了,没办法,秦天实在是太厉害了,连他都佩服的不行,以后秦天要是在他们府衙,那还有什么案子是他们处理不了的?

    简直是神探啊。

    一众衙役这么说着,很快秦天的神探之名就传了出去。

    ----------------------

    今天的早朝退的早,李世民回府的途中,突然听到长安百姓传什么秦天是神探。

    这让李世民奇怪非常?

    “秦天这小子什么时候成神探了?”

    李世民暗自嘀咕了一句,于是让下人去打听,不多时,他的下人便把情况打听来跟李世民说了一下。

    听到原来是秦天破了一个案子,李世民这才明白过来。

    “这小子,还有这个本事呢,滴骨认亲,真的假的啊?”

    说着,李世民倒突然想去见见秦天,而且秦天搬到长安城后,他好像还没有怎么去过。

    “去秦府!”

    李世民的马车冒着寒风来到了秦天的府邸。

    进去之后,发现秦天的府邸跟其他府邸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很多地方都还没怎么开凿,不知道要做什么用。

    李世民进来之后,唐蓉和卢花娘连忙就迎了出来。

    “王爷,您怎么来了?”唐蓉最先开口,卢花娘倒也不争。

    李世民看了她们两人一眼,笑道:“听闻秦天破了个案子,本王很是好奇,所以来找他聊聊,秦天呢?”

    唐蓉道:“相公正在休息。”

    言外之意,让李世民等等,不过李世民却好像根本没听出来似的,哦了一声后,便道:“前面领路。”

    唐蓉脸色发白,心想这李世民是故意的吧?

    本来多聪明的一个人啊,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的意思?

    李世民说着却是笑了笑:“卢夫人带本王去吧。”

    这话让卢花娘有些震惊,不过很快她便明白过来,李世民到底是个王爷,唐蓉竟然要他等等,这未免太不给他面子了。

    只是让她领着去?

    卢花娘觉得李世民有点恶趣味,明明知道家里女人多了不太平,他还故意挑拨。

    “福伯,领王爷去相公房间,那里暖和。”

    卢花娘也不傻,李世民想让唐蓉找她闹,她才不上当呢,她这么说完,李世民暗自苦笑,心想秦天好福气啊,娶的老婆一个比一个聪明。

    没办法,他只能跟着福伯去了秦天的房间。

    走到外面的时候,隐隐还能听到立马有大呼的声音,推门进去,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让穿着貂裘的李世民突然有些燥热。

    “怎么回事?”李世民把貂裘脱了,就这还觉得有点热,而他一句话,顿时把睡在炕上的秦天吵醒了。

    秦天揉了揉眼睛,见是李世民,顿时有些谎,连忙跳下来行礼,李世民却是摆了摆手,很是好奇的看着秦天刚才躺的炕。

    “秦天,你这躺的是什么,看着像床,可又不是床,还有,你这屋里也没见烧火炉啊,怎么这么暖和?”

    秦天正坐在炕上穿鞋,道:“王爷,这东西叫炕,外面有烧火的,可以把屋内给弄的很暖和,这炕晚上睡觉,都不用盖太厚的被子。”

    听到这个,李世民惊喜不已,忍不住走过来坐在了炕上,他这么坐下之后,还真觉得十分暖和,想到晚上要是有了这个,那睡觉还不舒服?

    关键是不用怕冷,想做点什么,就能做点什么,不用担心受冻感冒啊。

    李世民突然觉得自己今天是来对了。

    “好东西,好东西啊,父皇上了年纪,要是能睡在这上面,绝对舒服,等本王跟父皇说好之后,你就带人进宫给父皇也做个炕,对了,回来的时候,顺道去一趟秦王府。”

    李世民一双手撑在炕头呵呵笑着,秦天却是无语,让去秦王府就直说呗,干嘛还拿李渊当挡箭牌啊?

    第4更,还有,求收藏推荐票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