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世民坐在炕上晃着腿,十分惬意。

    “听说你成神探了?”李世民突然问了一句,秦天一愣:“什么神探?”

    “昨天晚上你不是破了个案子嘛,现在长安城都传开了,说你是神探。”

    秦天惊愕,不过一个小案子而已,怎么自己就成神探了?

    不过这对他来说好像也还不错。

    “不过是尽忠职守而已。”

    李世民点点头:“好啊,若大唐的官员都像你这样就好了。”

    说着,李世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连忙问道:“对了,听他们说你本来要用滴骨认亲的,这种办法真的可以验出血脉关系吗?”

    秦天点头:“自然是可以的,如果是有血缘关系的,血滴到骨头上就会渗进去,如果没有血缘关系,就不会。”

    李世民听着,越发好奇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秦天一震,暗道不好,一个人知道的太多,也是会被人怀疑的啊,特别是像自己这种以前是个农民的。

    “偶得了一本奇书,所以对于破案验尸,多多少少有一点门道。”

    “什么书?”

    李世民继续追问,秦天却是连连叫苦,不带这样的啊。

    “《洗冤集录》”

    “可否给本王一看?”

    “这个……搬家的时候不知道丢到那里了,王爷想要,待属下找一下,改日给您送去。”

    这个答案李世民很是满意,这才没有继续问下去。

    他在屋内这么坐着,越发觉得舒服,以至于都有点不想离开,可不离开又不行,索性起来的时候,一把抓住秦天就往外走。

    “叫上你的工匠,我们进宫。”

    秦天愕然。

    “王爷,不用这么着急吧,我这刚起来,饭还每次呢。”

    “进宫再吃。”

    秦天无奈,只能连忙让福伯把府上会做炕的几个下人叫了来,顺便给他拿了几个包子来吃,这样稍微垫吧了一下后,才跟着李世民进宫。

    皇宫,御书房。

    虽然御书房已经开始用起了碳炉,可李渊还是觉得冷,批阅奏折没几下,就要把手放在炭火上烤烤才行。

    而就在他这么忙着的时候,一名太监急匆匆跑了过来:“圣上,秦王殿下和秦天带着几个工匠进了宫。”

    “工匠?”李渊有些奇怪,好端端的,李世民和秦天带工匠进宫做什么?

    “让他们进来。”

    不多时,秦天和李世民他们进了御书房,李渊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凝着眉头问道:“你们两个要做什么?”

    李世民道:“父皇,冬天来了,秦天发明了一种炕,烧起来真暖和,跟春天似的。”

    “炕?”李渊有些奇怪,李世民这边就又连忙把炕给详细的解释了一下,秦天站在旁边,很是无语。

    等李渊终于明白了,李世民才道:“儿臣想着,父皇批阅奏折,肯定很冷,所以就把秦天叫了来,给您打个炕,这样您坐在炕上,也暖和不是?”

    李渊喜笑眉开:“还是世民深得朕心,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让朕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暖和。”

    “绝对暖和。”李世民接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秦天:“你还愣着做什么,赶快去做炕啊。”

    这个时候,他们两人才都望向秦天,秦天想骂娘,好话都让李世民说了,最后干活的还是他。

    “喏!”

    炕秦天和他的那些人都已经做的很熟练了,所以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他们便做好了。

    等炕好了之后,秦天命人在外面烧火,很快,御书房内便渐渐暖和了起来。

    李渊一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可随着温度越来越高,他便忍不住把外衣给脱了。

    没有了宽厚大衣的舒服,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许多。

    “妙,实在是妙啊,这炕真是个好东西,能把屋内变暖,睡着上面还不烫人,好,好啊……”李渊称赞不已,对秦天也是越发的宠信起来,自从有了秦天,这冬夏两个最难熬的季节,一下子不成事了啊。

    冬天有炕,夏天又自雨屋,舒服,爽啊。

    “好,好……”李渊一直说着好,秦天在旁边想着,既然这么好,怎么着也得赏赐点什么吧?

    可等他们离开皇宫,李渊都没有说要赏赐点他什么。

    这让秦天有一种白干了的感觉,亏大了。

    “王爷啊,圣上是不是少给了点东西?”去秦王府的时候,秦天试探着问了一句。

    李世民道:“父皇好像根本就没给东西。”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世民顿时恍悟过来,他看了一眼秦天,撇了撇嘴:“你小子想要什么啊?”

    “我就不要什么了,这几个工匠跟着忙了大半天,怎么着也得给他们点赏赐吧。”秦天笑着说道。

    李世民瞪了他一眼,道:“把我府上的炕做好了,每人赏五贯钱,这总行了吧?”

    五贯钱不少,对于这些工匠来说,简直是超高超高的利润了。

    那些工匠听了之后欣喜不已,秦天这里,才终于觉得舒服了一些。

    “多谢王爷。”

    李世民摆摆手,他突然觉得跟秦天共事不行,这家伙不好吃亏,要不是自己大方,非得跟他吵起来不可。

    来到秦王府后,那些工匠立马就动手起来,因为有五贯钱的好处,所以都干的很提劲,不过就算这样,等他们把秦王府的炕做好的时候,天色已是不早,街上已经开始宵禁了,一队又一队的禁军侍卫在街上巡逻,驱赶那些还没有回家的人。

    京兆府。

    包不同终于把今天的事情给忙完了,在府衙的官员准备离开之前,他突然问道:“秦天今天没来?”

    “回大人的话,没来。”

    一听这个,包不同顿时凝起了眉头,脸色也变的愤怒起来:“可恶,他以为自己破了一个案子,就很了不起了?就不用管府衙的其他事情了?明天他来了之后,让他来找本官。”

    包不同气冲冲的走了,本来见秦天还有点本事,所以以前的事情也就既往不咎了,不曾想秦天得寸进尺,今天一天都没来府衙。

    要说他上午睡觉休息,他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下午呢,他总不能睡一天吧?

    一众府衙官员相互张望,接着个个摇头轻叹。

    “这个秦别驾,咋就不让人省心呢……”

    第5更,求推荐票收藏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