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魏征挑头闯进后宫的事情很快在长安城传开了。

    李元景听闻此事之后,眼眉顿时就微凝起来。

    因为魏征挑头闯进后宫,他用来让李世民玩物丧志的八哥死了,李世民又开始励精图治起来。

    他此前的努力就这样付之流水了。

    “可恶。”

    李元景暗骂了一句,随即,就吩咐了下去。

    “找魏征的一些罪证,我要找人弹劾他。”

    一直一来,都是作为言官的魏征弹劾其他人,从来没有人弹劾过他,因为一旦得罪了魏征,他可是要舍命弹劾的。

    谁也受不了魏征这种不怕死的人弹劾。

    但现在,李元景要找人弹劾魏征。

    而想要找到魏征的一些可以弹劾的事情,也并非什么难事。

    几天之后,在天气渐渐更热了一些的时候,李元景的探子就已经有了消息。

    探子回来之后,把调查到的情况跟李元景说了一下,李元景听完之后,神色微微一动,随即就笑了起来:“好,好,真没想到,这个魏征竟然在做这种事情,他既然在做这个,那要弹劾他,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立马下去安排,明天早朝,我要让魏征好看。”

    初夏天气,长安城突然下了一场雨。

    一场很大的雨,雨哗啦啦的下着,朝堂之上,群臣议事,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魏征站在大殿上,不时的也会发出一两句议论,他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就在早朝这样进行着的时候,一名叫吴言的官员站了出来。

    “圣上,臣要弹劾魏征。”

    这话出口,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但这种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大殿就开始喧嚣起来。

    “什么,竟然有他弹劾魏征?”

    “真是有意思了,有人弹劾魏征,呵呵。”

    “谁说不是,这个人是不是吃错药了,魏征也是他能弹劾的吗?”

    大家都为吴言的情况给震惊到了,大家都有点惊诧,竟然有人要弹劾魏征,一直以来,都是魏征弹劾其他人吧?

    大家就这样议论着,李世民的心里却是突然有点兴奋。

    魏征以前弹劾其他人,又时常找他的毛病,这让他很是不爽,可面对魏征这个言官,他又只能忍着,如今好不容易有人弹劾魏征,他倒要看看这个人要弹劾魏征什么。

    “吴爱卿,你要弹劾魏征什么啊?”

    李世民问了一句,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吴言,魏征这里却是十分平静,好像身正不怕影子斜,他根本不担心吴言说出的那些情况。

    而此时吴言连忙说道:“圣上,臣要弹劾魏征有不臣之心。”

    听到不臣之心四个字的时候,李世民的眼眉微凝,隐隐有一点不安。

    “哦,吴大人,我魏征有何不臣之心啊?”

    魏征怒视吴言,他连李世民都不怕,自然不会怕一个小小的吴言。

    吴言哼哼一笑,道:“你有何不臣之心,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说着,吴言望向李世民,道:“圣上,魏征作为圣上的臣子,可是却在府上供奉着废太子李建成的牌位,甚至还保留着当年的一些东西,似他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不臣之心?”

    话罢,大殿顿时喧嚣。

    秦天站在前面,眼眉微凝,李建成作为废太子,到现在都没有被李世民给平反,如今的李建成,仍旧是要谋反,然后被他李世民给擒拿杀死的。

    而这样的一个人,连大唐的宗庙之内,都不曾有牌位,魏征倒好,直接在府上给李建成设下了一个牌位,他这不是明显让人疑心吗?

    当然,秦天很清楚,魏征这样的人,不太可能有异心,反李世民也不太可能,他如今之所以供奉李建成的牌位,可能只是觉得李建成有冤,再有就是作为李建成的旧部,他却投靠了李世民,他内心愧疚,不忍李建成没有牌位。

    只是,他这样做实在是太危险了。

    秦天的脸色有点难看,朝廷之上,各种声音不时传来。

    “什么,魏征竟然立有废太子的牌位?”

    “他这是要造反啊,这个魏征,还真是好大胆子。”

    “不过这事不太可能吧,魏征也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出来?”

    震惊的有,质疑的也有,不相信的也有。

    而魏征站在大殿之上,却是像失了魂魄的人一样,一下子懵了。

    李世民这里,眼眸凝着,杀气有些浓郁。

    一直以来,他最为担心的,就是自己玄武门杀兄逼父的事情,这是他人生的一大污点,他一直都想忘记这件事情,不仅他自己忘记,他也想让世上的所有人都忘记。

    可是,魏征竟然为李建成设有牌位,这就有点让人难以忍受了。

    这几年,他忍受着魏征在朝堂上上蹿下跳的到处弹劾,就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可他都已经这般忍受了,魏征竟然还这样对他,这让他很伤心。

    同时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

    就像一个人一直都把另外一个人当朋友,可突然有一天,这个人发现,另外一个人根本没把他当回事一样。

    他被人给背叛了,而且背叛的很厉害,这另外一个人不仅没把他当朋友,还跟他的仇人关系很好。

    愤怒,愤怒。

    李世民咬牙切齿,他望着魏征,冷冷道:“魏征,可有此事?”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魏征,魏征的脸色有些苍白,他并没有立马回答,他有点犹豫,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承认,亦或者不承认。

    有些事情,必须考虑清楚才行。

    大殿又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等魏征的回答,而大家也都很清楚,如果想要知道结果的话,直接派人去一趟魏征的府上就行了。

    这事,魏征只要做了,就别想隐瞒。

    时间慢慢,魏征的额头渐渐冒出了汗水。

    许久之后,魏征才终于上前一步,道:“回圣上话,臣的确在府上为废太子李建成设下了一个牌位。”

    魏征承认了,他好像没有其他选择,那牌位如今还在,只要李世民派人去搜一下就知道了。

    而魏征这样承认之后,整个大殿顿时一片喧哗,众人显然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