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回圣上话,臣的确在府上为废太子李建成设下了一个牌位。”

    魏征没有选择。

    他这么开口之后,大殿之上顿时喧哗一片。

    不过,就在群臣还没来得及声讨魏征的时候,李世民已经忍不住喝道:“好你个魏征,朕自认待你不薄,你却做出这等事情来,你好让朕伤心啊,来人,将魏征打入大牢,听候发落。”

    他已经不想听魏征的任何辩解了。

    那种被人背叛的心痛,让他摒弃了一切解释。

    李世民一声怒喝,很快有人出来把魏征给押了下去。

    而面对这样的惩罚,魏征并没有多说什么,任由人把他给押了进去。

    他魏征,也不是没有进过大牢的人。

    从李建成被杀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性命其实早就应该不存在了,如今能够活到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赚了。

    魏征被带了下去,大殿之上依旧喧哗。

    李世民怒视群臣,而后挥手喝道:“退朝。”

    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退朝之后,群臣陆陆续续的离开,天气不好,但事关魏征的消息,却是很快在长安城传开了。

    后宫的温柔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李元景的杰作。

    如今魏征被关押进了大牢,他们也算是出了一口气,而以后没有人来管李世民,凭借着她的本事,要李世民颓废堕落,应该不难吧?

    李元景的府邸。

    “王爷,魏征被圣上给押入了大牢。”

    李元景微微抬起了头,紧接着露出了一丝浅笑:“好,好,本王就知道,这次一定能弹劾到魏征,这就是与本王作对的下场,以后没有了魏征,那李世民还不得慢慢堕落下去?”

    李元景很兴奋,他这样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之后,又很快吩咐下去,道:“给温柔传话,让他按照我们的计划,继续行事。”

    “喏!”

    雨势并不见减弱。

    秦天离开皇宫的时候,李绩和秦叔宝他们几个人相互望了一眼,随即便向同一个方向赶去。

    看到他们几个人这个样子,秦天多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魏征在投靠大唐之前,也是瓦岗寨的一员,跟李绩、秦叔宝、程咬金他们的关系不错,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单雄信,现在自然不想再失去魏征。

    当年李建成被杀,他们就为魏征求过情,如今魏征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们自然不会置之不理。

    他们几个人怕是要去商量营救魏征的办法。

    秦天一声长叹,他就不明白了,既然已经投靠了李世民,又为何还要对李建成念念不忘?

    就算他对李建成念念不忘,也没有必要表现出来吧?

    藏在心里就好了啊。

    这个世上,最不容易被人察觉的,就是人心啊。

    只要忍着,谁能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什么?

    愚蠢,实在是愚蠢,简直是愚不可及。

    秦天摇了摇头,然后坐着马车,往府上赶去。

    ------------------

    酒楼。

    这是长安城一家十分普通的酒楼。

    这样的酒楼,长安城有很多,而这家酒楼,平日里根本不会被人注意。

    但今天,这里却一下子来了好几个朝中重量级的人物。

    他们这几个人来了之后,先是沉默不语,都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酒并不是什么好酒,喝起来的时候还有点酸。

    若是以前,他们肯定立马就要大吵大骂起来了。

    但今天,他们好像根本就没有喝出来。

    窗外的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仿佛不准备停了。

    趁机许久之后,程咬金才终于开口。

    “这个魏老道,真是找死,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既然已经投降了圣上,干嘛还要立李建成的牌位?”

    程咬金骂骂咧咧的,他觉得魏征简直就是个笨蛋,忠仆不侍二主,他们既然投靠了李世民,成为了李世民的忠臣,那就要为李世民做事,怎么还能再继续想着李建成呢?

    如今此事被李世民发现了,他那般生气,这让他们怎么救吗?

    程咬金说了一句,秦叔宝脸色也有点难看,他也觉得魏征的做法有点不对。

    他们这些人,都是经历过隋末大乱的,在那段时期,他们也时常投靠人,就比如说秦叔宝,他以前是隋朝的人,后来到了瓦岗寨,又曾经投靠过王世充,再后来投降了大唐。

    他们虽然不停的投靠人,但投靠了一个,就肯定是要忠心的,绝没有像魏征那样,投靠了一个人,还想着以前的主子,这样的话,谁受得了?

    魏征以前也投靠过其他人,怎么他就偏偏立了李建成的牌位?

    愚蠢,真是愚蠢,如今给了人把柄,他的小命怕都保不住了。

    几个人相互张望,最后把目光都投向了李绩,作为他们以前的军师,像这种事情,他们还得指望李绩。

    “英国公,你说现在怎么办,这魏征我们救还是不救?”

    一个瓦岗寨的老兄弟问了一句,李绩神色微凝,道:“救肯定是要救的,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救,魏征做出了这种事情,圣上愤怒至极,就算我们这些人去求情,怕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吧?”

    他们这些人,在朝中都是很有地位的,很多事情,李世民都会给他们面子,但这件事情,他们去求情,怕是不会有什么效果。

    当年玄武门之变后,他们已经替魏征求过情了,本以为魏征会一心为李世民办事,没想到如今发生了这个,如此,他们那还有脸再去求情?

    而且,他们这些人越是去求情,那李世民怕是越发会觉得魏征想要谋反,越发的不会放过魏征吧?

    天子都有忌惮之心,他们瓦岗寨在朝中也是一拨不弱的势力,要说李世民不忌惮他们,好像不太可能。

    虽然,他们没有刻意的结党营私,但关系到一些利益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凝聚在一起。

    人嘛,在这个世上混,讲究的就是人情世故。

    没有是绝对不行的。

    李绩这话说完,其他人相互张望,一时间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们求情无用,那怎么救魏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