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夏日的天气有些炎热。

    大牢里的气味有点难闻,让人有一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任何一个地方的大牢,在夏天好像都一样。

    很少有人会去考虑犯人的人权,自然也就不会考虑他们是不是住的舒服了。

    犯人,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死了正好。

    在古代的大牢里面,很多犯人有时候并不是被拉到菜市口砍头才死的,很大一部分人,其实都是在大牢里生病死的。

    而对于这样的犯人,很多狱卒也乐于看到这种情况。

    魏征虽然以前是御史大夫,但他被押入大牢之后,他的待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他的牢房有点脏乱,气味弥漫着,让人觉得想要呕吐。

    魏征在这里已经忍受了几天。

    他有点受不了。

    可面对如今这种情况,他也一点办法没有。

    他有点后悔,后悔自己怎么就做出了这种事情来。

    这几年间,他已经对李世民有了更大的信心,他觉得李世民是一定可以开创一个贞观盛世的。

    他对李世民的忠心已经毋庸置疑了。

    而之所以立李建成的牌位,是因为他觉得愧对李建成,觉得李建成就这样死了,还被李世民冤枉,未免太过无辜了一些。

    如今的李建成没有牌位,他便想给李建成立一个。

    一来,报答李建成对他的知遇之恩,二来,也是想让自己的心安一点。

    他到底是做了内疚的事情的。

    只是这件事情竟然被其他人给发现了,以至于他现在有了牢狱之灾。

    而他对李世民还是很了解的,李世民是个仁慈的人,但这仁慈是对百姓而言的,而对于敌人,他会比任何人都要残忍。

    如果他认定自己就是谋反的话,他肯定不会饶了自己。

    不安,不安。

    不安的情绪蔓延开来,再加上大牢里闷热的天气,魏征越发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他想要大声的呼喊,可是在这样的牢房里,他竟然没有丝毫想要嘶喊的勇气。

    闷热,绝望…………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魏征的心头又突然沉了一下,也许,自己的日子到头了吧,李世民终于要对他动手了。

    很快,他便看到了来人。

    那是一个太监,李世民身边的太监。

    “魏大人,圣上宣你进宫,随我来吧。”

    太监的态度一般,不算好,也不算坏,他这么说完之后,挥手命人打开了牢房,然后便径直的走在了前面。

    魏征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但随着他走出牢房之后,他的脸色就又变的坚毅起来。

    这是他该有的姿态。

    人在暗处,可以懦弱,可以有自己软弱的一面,但一旦走出来,就要有勇敢面对世上任何困难的决心,要不怕死。

    皇宫还是那个皇宫,魏征跟着宫人进入了御书房。

    李世民没有在批阅奏折,他在等魏征。

    “罪臣魏征,拜见圣上。”

    魏征匍匐在地,向李世民行了一礼,李世民看着魏征,久久不言,而魏征也没有开口。

    两个人就这个样子,一个人坐在龙椅上望着另外一个人,而另外一个人跪倒在地,没有抬头。

    御书房的气氛有点凝重,有点怪异。

    许久,许久之后,魏征再次开口道:“罪臣魏征,拜见圣上。”

    而就在魏征这么开口之后,李世民顿时破口大骂:“魏征,朕可有亏待你,为何要这样对朕,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朕很伤心…………”

    李世民嘀嘀咕咕的骂了一通,也质问了一通。

    在李世民痛骂的时候,魏征并没有开口,直到李世民骂的差不多了,魏征这才终于开口道:“圣上,臣知罪。”

    李世民怒视魏征,道:“你知罪,你知何罪?”

    魏征道:“圣上,臣本罪人,在玄武门之变的时候,臣就应该死了,是圣上给了臣继续活下去的机会,臣这条命,早就已经是圣上的了,为了圣上,臣早已枉顾生死,只求圣上能够成为一代明君,我大唐能够开创一个盛世局面,臣一心一意,只为圣上,只为大唐。”

    “哼,只为朕,只为大唐,可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做的那些,是为了朕,为了大唐吗?”

    听到魏征这么一番话后,李世民更是怒不可揭,本来还想饶了魏征一命的,结果现在又起了杀心。

    因为,魏征做的这些,简直就是把他李世民当成了傻子。

    可他李世民不是傻子。

    魏征神色平静,道:“臣为李建成设下牌位,的确是臣的罪,不过,臣这样做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希望圣上能够心有所安。”

    这话出口,李世民的脸色顿时就变的狰狞起来。

    他自然明白魏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李世民做出了杀兄逼父的事情,他内心肯定是不安的吧,夜里肯定睡不着觉吧?

    如此,为李建成立下牌位,多少可以让人心安一点。

    魏征背叛了李建成,心里不安,他知道,李世民肯定比他更不安。

    御书房的气氛顿时又变的凝重起来,仿佛一瞬间,这里就杀气弥漫起来。

    李世民的眼眸凝着,他就这样看着魏征,而魏征却把胸膛挺了的更厉害了一些。

    时间就这样过着。

    许久之后,李世民才终于开口道:“朕会为李建成追封的,也会让他的牌位入宗祠。”

    虽然很气魏征的这种情况,但他还是做出了这个选择。

    一来,长孙皇后让他表现仁慈和宽容之心,为李建成做点什么,好让百姓对他更加爱戴是他早已经准备做的。

    再有,他已经明白了魏征的意思,他虽然为李建成立下了牌位,还找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但他现在对自己是忠心的。

    只要忠心就行了,忠心的人,就能用。

    治理国家,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一个人再讨厌,但只要他有本事,能够让大唐更加的繁荣,那么他李世民一个人的喜好厌恶,又算得了什么?

    魏征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甚至已经想过从容赴死了。

    可李世民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显然不会要他性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