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

    初夏的长安已经热的有点让人觉得难受了。

    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两人回到长安城后,都想赶紧回家打开一坛冰镇的啤酒来喝。

    不过想到幽州那边的情况,他们也只能忍着,先去了一趟户部。

    唐俭看到他们两人回来,有点意外。

    “两位小将军怎么回来了?”

    “唐大人,我们现如今已经打到了幽州城,不过一时半会攻不下,可能要打持久战,侯爷让我们回来运一些粮草,劳烦唐大人给准备一下。”

    粮草这种事情,并不用惊动李世民,只要尚书省这边同意了,并且有了备案记录,户部就可以准备粮草了。

    唐俭听到要跟燕王打持久战,便知道粮草很重要了,不做迟疑,立马就应了下来:“好,我这就命人准备,三天之后,就给你们准备妥当。”

    现在正是小麦和一些地方的水稻丰收的时候,不过因为新麦还没有打下来,所以老麦不多,价格相对来说就昂贵一些。

    朝廷这里,因为送给了突厥一些,剩下的也不多。

    唐俭敢承诺三天之后备齐,已经算是很给秦天面子了。

    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两人听到唐俭这话,也就松了一口气,而后,才终于各自回府休息。

    这几天,他们从幽州快马加鞭赶往长安城,可以说沿途都没有怎么休息的,如今事情基本上成功,他们自然可以放心的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了。

    他们两人离开,唐俭这边一边命人准备粮草,一边去了尚书省。

    来到尚书省后,唐俭把情况跟如今的尚书令高士廉把情况说了一下。

    高士廉听到秦天要粮草,嘴角就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唐大人,据本官所知,户部的粮草不多了吧?而且好像还有其他用途,可是如此?”

    “正是,不过幽州那边的战事更为紧张一些,本官决定先挪用,然后再派人购买一些,至于其他用途,可以等新麦下来之后再说,这个并不是很急。”

    此时的唐俭,还不觉得有什么。

    不过他这么说完之后,高士廉就摇摇头:“这怎么能行?那幽州城怕是指日可破,何须那么着急运送粮草,唐大人要相信秦天的能力。”

    听到这话,唐俭才隐隐觉得情况有点不妙。

    “高大人,战事耽搁不得,所以还请您在这里签字,让户部筹备粮草,可以运去幽州。”

    此时唐俭的话已经有点不客气了,虽说高士廉的官位比他大,但事关战争,他也不能够任由高士廉宰割。

    不过,高士廉却也不怕唐俭,他才是尚书令,户部的粮草运不运,他说了算,或者说,他不签字,户部就是把粮草准备好了,也不敢运走。

    不然,那就是大罪。

    两个人在尚书省闹的很不愉快,唐俭也拿高士廉没有办法,只能气冲冲的离开。

    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唐俭又来到了尚书省,但是高士廉仍旧不肯签字。

    “高大人,你这就是寻机报复秦侯爷,我要去见圣上,你最好赶紧同意,不然到了圣上那里,我却不饶你。”

    “大胆,唐大人是在威胁本官吗?”

    唐俭呵呵一笑,紧接着就离开尚书省,直接向皇宫赶去,既然高士廉不肯同意,那就只能从李世民那边入手了。

    不过对于唐俭的这个行为,高士廉并不害怕,因为唐俭能够见到李世民才怪。

    最近两天,李世民生病了,已经不怎么上早朝了,御医也让他多休息,所以现在,基本上不是大事,李世民是不会见人的。

    他觉得李世民生病,真的是老天在帮他。

    秦天没有了粮草,看他怎么打仗。

    高士廉兴奋不已,唐俭这边已经来到了皇宫,要见李世民,但是却被宫人给拦住了。

    “唐大人,圣上的病不宜见风,不方便见人啊,若是没有大事,您就请回吧。”

    “劳烦转告圣上,是大事。”

    “这个……唐大人有点为难奴婢了。”

    宫人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不见。

    唐俭看到这种情况,越发气不打一处来。

    但跟宫人在这里闹,也没有太大的用,他气冲冲的就离开了。

    唐俭四处找办法不得,苏定方这边早已经得到了消息,而他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很是兴奋的就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当初推荐高士廉来担任尚书令这个职位,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利用高士廉来对付秦天,再好不过了。

    就算出事了,那也是高士廉的麻烦,他这是在借刀杀人。

    如果,秦天借不来粮草,那他想要在幽州灭掉罗艺,就不太可能了。

    第二天就这样过去了,唐俭并没有想到好的办法,若是明天直接不顾一切的把粮草给送走,可以是可以的,但之后的罪名,只怕不是他能够承担的起的。

    思来想去,唐俭只能赶紧派人把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两人叫来,把情况跟他们说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其他什么办法。

    程处默和尉迟宝琳这两天倒是什么都没有管,就在家吃喝玩乐了,好好的放纵了一下。

    听到唐俭找他们,他们一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麻烦事,以为唐俭把粮草给准备好了。

    来到户部之后,程处默直接就问了起来:“唐大人,是不是侯爷要的粮草好了?”

    问完之后,他们才发现唐俭的脸色有点难看,整个人哀怨的像个少妇。

    “唐大人,你怎么这个表情啊?”

    两个人很奇怪,唐俭苦笑,道:“两位小将军啊,粮草已经给你们筹备的差不多了,但你们却拿不走啊。”

    听到拿不走,两个人一愣:“这是为何?”

    “尚书省那边的高士廉不肯签字,这粮草不敢给你们拿走啊。”

    “高士廉?”听到是高士廉在搞鬼,两个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当初高士廉当尚书令的时候,他们就有点担心,现如今回来要粮草,他们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他奶奶的,这个高士廉是要害死幽州的几万将士啊,没有粮草,他们吃什么,怎么打仗,敢害我们,我绝不饶他。”

    程处默在户部破口大骂,紧接着,直接向尚书省奔去,唐俭眉头微凝,似乎没想到程处默他们会这么冲动。

    不敢迟疑,他连忙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