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尚书省安静了下来。

    在程处默和尉迟宝琳离开之后,其他人才敢跑过来。

    “高大人,你没事吧?”

    “高大人,要不要下官帮你找个大夫看一下?”

    “高大人……”

    “闭嘴!”

    高士廉已经很烦了,此时这些人有在他旁边聒噪,实在让他气愤的很,自己刚才被打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跑出来?

    都是一群自私的人啊。

    高士廉突然觉得人生有点小悲哀。

    不过这种悲哀的感觉很快一扫而空,继而的,就是一股莫名的愤怒,自己可是高士廉啊,是国公啊,是尚书令啊,是李世民他舅舅啊。

    可今天,就这么被两个小辈给打了,这算什么事啊?

    传出去,他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的。

    他必须报仇,报仇。

    他知道,程处默和尉迟宝琳可能很快就要离开长安城了,必须在他们离开长安城之前,把此事告诉李世民,让李世民拦住他们。

    这样,惩罚他们之后,自己报了仇,也能够耽误秦天的事情。

    只是如今李世民的病不知道好了没有,现在想见他,容易不容易?

    这样想着,高士廉最终决定,先进宫见长孙皇后,长孙皇后可是自己养大的啊,跟她说,也差不多,让她转达李世民就行了。

    高士廉决定之后,急匆匆进了宫。

    而就在他进宫的时候,高士廉在尚书省被打的事情,已经在长安城传开了。

    “不是吧,程处默和尉迟宝琳这两个小公爷的胆子可真大啊,连高士廉都敢打。”

    “谁说不是,简直就是胆大包天啊,他们两个人,有得亏吃了。”

    “就是,就是,他们就等着受惩罚吧。”

    “…………”

    百姓议论纷纷,苏定方这里也很快得到了消息。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有点震惊,因为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两个人竟然敢动手打人,而且打的还是高士廉。

    这可真是意外。

    不过,却是意外之喜。

    秦天要粮草这事,如果李世民知道了,那肯定是毫不犹豫就同意的,所以这个也就只能为难秦天片刻罢了。

    只要李世民知道,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但现在呢,程处默和尉迟宝琳把高士廉给打了,那么这个问题就不好解决了。

    打人了啊,高士廉肯善罢甘休才怪,李世民不做出点什么来,也无法维护朝廷的颜面啊?

    尚书令被打,李世民肯定是要做一些什么的。

    百姓议论纷纷,高士廉这边进宫,见到了长孙皇后。

    此时的长孙皇后在后宫并不是很忙,看到高士廉的时候,愣了一下。

    “舅舅,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被长孙皇后这么一问,高士廉立马就委屈的要哭起来了。

    “皇后啊,舅舅惨啊,被人给打了。”

    听到这个,长孙皇后顿时站了起来:“谁这么大胆,连你都敢打?”

    “就那个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他们两人回来要粮草,我觉得户部粮草不多,让他们多等几天,可他们不听啊,以为我不肯给粮草,就把我给打了。”

    高士廉知道长孙皇后这个人做事还是很公正的,所以不敢说自己不给粮草,只说推迟几天,而他这么说完之后,果然没有引起长孙皇后的猜疑。

    “这两个纨绔,真是越来越不想话了,以前打那郑家的人也就算了,今天竟然还敢跟舅舅你动手,真是无法无天了。”

    “是啊皇后,您可一定要替我做主,把这事跟圣上说一下才好,不知圣上的病?”

    高士廉试探似的问了一句,长孙皇后道:“放心吧,圣上的病没事,我很快就去跟圣上说,这两个人,非得教训一下才行。”

    自己的舅舅被打,长孙皇后不出头也不行,而且,不管从那方面来看,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两个人打人都不对,必须好好的严惩一下。

    听到这话,高士廉才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如此,那我就先告退了。”

    “嗯。”长孙皇后应了一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道:“回去之后找个大夫看一下,你的样子实在是……不堪。”

    “是,是……”

    高士廉应着退了去,长孙皇后在寝宫来回的走了几下之后,才终于决定去御书房见李世民。

    李世民虽然不上早朝,但朝中的奏折都是会送到御书房的,他也会一一查看。

    长孙皇后进来之后,李世民还在批阅奏折,只不过,他的脸上却包着白布。

    其实,李世民也没有什么病,就是那天晚上起夜,不小心突然磕住了脸,留了一道口子,算是有点破相,这脸上留下了疤痕,他不好意思见群臣,所以就说自己病了,而且除非大事,那些官员谁都不见。

    想着等结疤之后再说。

    “圣上……”

    李世民抬头,见是皇后,有点奇怪:“皇后怎么来了?”

    “圣上,有件事情,本不该臣妾说的,不过此事也算是大事,高士廉又找到了臣妾,所以臣妾斗胆,想来跟圣上说说。”

    见皇后说话这么饶,李世民忍不住笑了笑,这个皇后啊,不敢参与朝政,所以一旦有什么时候发生的时候,都表现的十分谨慎。

    这对他李世民来说是好事,不过,他觉得有时候长孙皇后这个样子,未免太过于谨慎了。

    “皇后有什么就跟朕说好了,我们两个人,至于这么见外吗?”

    长孙皇后对于这句话显然很受用,不过表现的,仍旧是很规矩,道:“圣上,事情是这样的,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两人回来催要粮草,因为户部的粮草不够多,高士廉就想让他们两个人等一等,但是两个人不愿意等,把高士廉给打了,而且打的……那叫一个惨啊,臣妾都不忍直视,高士廉好歹是尚书令,就这样被打了,朝廷威严何在,法度何在?当然,臣妾就是把高士廉跟臣妾说的话跟圣上复述了一下,如何处决此事,还是看圣上的安排,臣妾只是说一说。”

    长孙皇后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从来都不会干预李世民对一些事情做出决断,像这样跟他有一些关联的事情,他更不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