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天和李绩两个人吃饱喝足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而此时的天气越发寒冷,冷的让人浑身发抖。

    秦天看了看时间,道:“英国公,差不多了。”

    李绩点点头:“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天冷之后,让他们往墙上泼水,这么冷的天气,明天城墙上非得结冰不可,到时候,看突厥兵马如何攻城。”

    两个人说完相视一笑,而后各自回去休息。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厥军营这边,有探子急匆匆的就跑进了科蛮军营。

    “头领,您让我监视后隋兵马,今天晚上,还真有收获。”

    一直一来,科蛮都不怎么相信后隋的人,因为后隋的人是汉人,汉人讲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突厥也讲究这个,所以他一直都派人在盯着陈玉儿。

    听到有收获,科蛮连忙问道:“发现了什么?”

    “今天晚上,陈玉儿出了军营,见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之前投降了唐军的袁紫衣。”

    “陈玉儿去见了袁紫衣?”科蛮神色微动,很显然,袁紫衣这是要劝降陈玉儿啊,想到这里,科蛮又连忙问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两个人说了一番话后,袁紫衣就回到了定襄城。”

    “两个人没有闹翻,陈玉儿没有杀袁紫衣?”

    “没有!”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科蛮的神色凝重,紧接着起身在大帐中来回的走着,陈玉儿没有杀袁紫衣,那是不是说明,陈玉儿可能已经投降了大唐?

    而此时,他们可能正算计着如何与自己为敌,如何灭掉他科蛮呢。

    来回想着,科蛮随即叫来了自己的几名亲信手下,对他们吩咐了一番。

    这事,真的不简单啊,科蛮必须做好完全的准备才行,毕竟今天后隋兵马虽然冲的靠前,可伤亡并不是很大,显然,唐军一开始就有意劝降后隋。

    这样吩咐下去之后,科蛮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次日一早,天气还算晴朗,突厥兵马以及后隋兵马很快集合,来到了定襄城下。

    此时的陈玉儿脸色平静,只是,她越是这样平静,科蛮的心里就越发觉得有事。

    来到城下之后,他们顿时愣了一下,因为定襄城的城墙上,一夜之间,竟然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整个定襄城的城墙都成为了冰墙。

    这样的冰墙,想要爬上去,只怕不太可能吧?

    “可恶,这些唐军,手脚冻伤了,跟我们打不了仗,就想用这种办法来阻止我们吗?”科蛮冷哼了一声,集结着说道:“可笑,真是可笑。”

    城墙上的冰的确很厚,用云梯爬墙肯定不稳,但要弄掉在何须冰冰,也不是什么难事。

    “来人,去找几辆投石机来。”

    唐军有投石机,突厥也有投石机,当然,突厥的投石机不管是力道还是射程什么的,都没办法跟唐军的相比,不过,用几辆投石机把城墙上的冰块砸碎,对于突厥的投石机来说,还是没有什么困难的。

    科蛮吩咐下去之后,很快有几辆突厥的投石机推了出来,科蛮一挥手,巨石就朝着城墙飞了过去。

    城墙上的冰块的确很厚,但是被巨石这么砸了几下之后,就纷纷从城墙上脱落了。

    其实冰块嘛,还是很容易脱落的。

    看到这种情况,秦天和李绩两个人并没有露出丝毫紧张的神色,更没有一点他们辛苦了一个晚上做出来的这个就这样轻易被破而露出的可惜。

    好像,他们一早就有想过这种情况的发生。

    他们做这个,并非真的要抵挡突厥兵马,只是为了迷惑突厥罢了。

    让他们觉得,城内的唐军已经不堪一战,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抵挡突厥的进攻。

    冰墙被砸,科蛮呵呵一笑,随即喝道:“冲,杀!”

    一声令下,后隋的兵马仍旧最先冲过去,不过,城楼上的唐军,并不对他们展开疯狂的攻击,仍旧把主要的兵力,对准了后面的突厥兵马。

    科蛮看到这一切后,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陈玉儿与唐军怕是联手了。

    如果说昨天的留情,是因为要给陈玉儿一个人情好处,可如今再留情,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如果两个人没有谈妥,唐军今天势必疯狂阻击隋军啊。

    而他们没有,那必定是谈妥了。

    如果,等战事爆发的厉害,后隋兵马突然反水,那对他们突厥来说,将会是一场灭顶之灾。

    科蛮的眼神之中,突然露出了一股杀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亲信,他们很快明白过来,随即,后面的弓箭手并没有将利箭对准城楼上的唐军,而是突然射向了冲在前面的后隋兵马。

    利箭如雨,后隋的兵马正在冲杀,不曾想身后突然射来利箭,紧接着就倒下了一大片。

    惨叫,惊疑,不安,疑惑……

    后隋的兵马仿佛遇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理喻的事情。

    他们没有死在唐军的手里,却死在了突厥人的手里。

    突厥的利箭还才发射,不停的有后隋兵马被杀,陈玉儿站在军中,也被突厥突然的举动给震惊到了。

    “科蛮,你做什么,快住手。”

    但是,突厥的那些人并没有听陈玉儿的话,利箭还在向后隋兵马扫射,陈玉儿顿时大怒,带着自己的兵马直接向突厥兵马冲了过来。

    第一拨冲上去的,也才不过千余人而已,陈玉儿手中,还有一千多人。

    一千多人冲了过来,他们带着无尽的愤怒,科蛮呵呵一笑:“杀!”

    定襄城下,突厥和后隋的兵马突然杀在了一处,这种情况在此前,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可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陈玉儿带着自己的兵马在突厥的军营中拼杀,此时的他已经被愤怒给刺激的失去了理智,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他的一千来人,根本就不是突厥的对手。

    而就在这样厮杀着的时候,她才突然明白,昨天晚上,袁紫衣根本就不是要劝降自己,而是要挑拨他们和突厥的关系。

    如今,袁紫衣的计划成功了。

    陈玉儿心里想着,突然对袁紫衣充满了恨意,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袁紫衣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