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

    是先灭秦天,还是先灭侯君集和苏定方。

    这对突厥来说是个问题。

    颉利可汗问出这个问题之后,群臣相互张望,最后又都把目光投到了武阳子身上。

    既然这个办法是武阳子提出来的,那先灭谁,自然要交给他了,这样的话,就算出了问题,那也是武阳子的问题。

    面对这种情况,武阳子倒是不以为意,浅浅一笑后,道:“可汗陛下,臣以为,当以主要兵力,灭掉秦天的三万兵马才行。”

    说到这里,武阳子顿了一下,然后才又继续说道:“秦天此人狡诈,让他直入突厥王城,相对来说危险一些,而且他的兵马也多,侯君集和苏定方的两万兵马攻城的话,我们更有胜算,而且,灭掉了秦天,心头大患看可除去,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突厥王城是不能面临太大的危险的,从这点出发,对苏定方和侯君集不设防是最好的。

    当然,也不说不设防,只是不派大量的兵马阻扰他们的进攻,途中,不少部落的人肯定会对他们进行各种试探的。

    而秦天这边,除了一些部落的试探阻击外,还会有更多的兵马,等待着与他们决一死战。

    此时的突厥,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紧张和压力,他们只是在决定灭掉谁而已。

    武阳子这样说完之后,颉利可汗点点头,他也觉得先灭掉秦天是最好的一种情况。

    “好,那就派六万兵马,与秦天决战吧。”

    说着,颉利可汗又突然问道:“在何处与秦天决战好?”

    “可汗陛下,唐军要攻打我突厥王城,必定要过河口沙漠,我们在沙漠这边等着他们就行了,河口沙漠虽然不是很大,但他们也要十天左右才可以走出来,而他们进入沙漠之后,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而我们,也可以派一些人进去试探他们,让他们受尽折磨,等他们出了沙漠,我们就趁着他们来不及休息的时候,对他们发动攻击。”

    突厥要的,仍旧是以逸待劳,而他们的地势,可以给他们更好的条件让他们以逸待劳。

    一个必须衡越的沙漠,会让唐军疲惫,会削弱他们的斗志,而且,沙漠里面的一些人,也会让他们的日子变的更加的难过。

    武阳子的话说完之后,朝堂上的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明白了武阳子话里的意思。

    河口沙漠,那里的环境可是差的很,特别是春天的时候,沙尘暴更是频繁,就是他们突厥人,有时候都不敢在春天的时候进去,唐军只要进去了,就等着受苦吧。

    而且,他们突厥有一个部族,一直生活在里面,到时候可以让这个部族的将士对唐军进行骚扰,掠夺他们的食物,如此,取得胜利也就指日可待了。

    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仿佛,他们已经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他们对大唐的极尽掠夺。

    颉利可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一次,他要让大唐血债血偿,知道他突厥的厉害,他要灭尽唐军。

    就想大唐灭他突厥部落一样。

    -------------------

    二月二。

    长安城的二月二,应该已经是草长莺飞,花香袭人了。

    但定襄城这边,却还未见柳绿新芽,连风吹来,都还带着料峭。

    不过,比起之前的寒冬腊月,这个时候的定襄城已经算是暖和的了。

    对于唐军来说,就算此时出战,也并无任何的不适应,一些耐寒的将士,甚至都把厚厚的衣服脱了下来。

    二月二的定襄城,很多百姓已经从家里走了出来,来到大街上做一些庆祝二月二的活动,比如说舞龙,比如说剃头理发,吃富贵果等等。

    不过,就在定襄城百姓热闹着的时候,唐军这边,却是带着兵马离开,直奔清水河而去。

    这是他们进入突厥境内之后所需要经过的一条河。

    突厥境内,河流也还是不少的,不过这里的河流相对来说都是一些小河,起不到阻碍唐军的作用,而且这些河流,也只是为突厥百姓提供日常的饮水所需。

    唐军要走清水河,自然也是为了补充军中所需。

    进入突厥之后,没有水井,没有人家,所需要的水,就全靠这些小溪小河了,而过了清水河,就是河口沙漠,他们必须在进入沙漠之前,储备好足够的水源。

    唐军二月二出发,出发的时候,沿途所见还是一片萧瑟,一阵风吹来,可见枯黄。

    但等到他们来到清水河的时候,这里的河水已经解冻,河水哗啦啦的流着,清脆悦耳,而四周所见,也皆是一片翠绿。

    不过,因为战争的缘故,这里的一些部落已经撤离了,他们走了二十几天,都没有见到多少牧民,就算有,也只是一些实在走不懂的老弱妇孺。

    但凡还能够为突厥出力的,都基本上撤走了。

    不过,对于这些突厥百姓,唐军并没有对他们动手,以前杀突厥百姓,那是迫不得已,如今既然要对突厥决一死战,那他们还是会放过这些无辜百姓的。

    都是人啊,秦天还是很尊重生命的。

    而且,等他们大唐灭掉了突厥,这些突厥百姓都会变成大唐的子民,慢慢的被他们给同化掉,如此,自然也就没有必要杀他们了。

    只要他们不反抗大唐就行。

    来到清水河后,河水清澈,隐隐还能够看到小鱼在立马游,众人看到这些翠绿之后,心情大好,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他们,更是忍不住的在草原上骑马狂奔。

    在这里尽情的奔跑,才是最自由的,最放的开的,他们似乎渐渐明白,为什么突厥人是粗放的了,在这样的环境下,让他们俊秀一点,好像也不太可能。

    将士们在储存水,在生火做饭,远处仍旧有几个人在策马,秦天和李靖他们,却是聚在了一起。

    “这一路上,我们没有遇到什么敌人,看来,他们要在沙漠后面,与我们一战啊。”李绩手里拿着一根马鞭,不停的摩挲着,而他的话,却又像是一根刺,突然刺进了肉里,让人猛的一疼。

    突厥,以逸待劳,正在沙漠那边等着他们,而从这方面来看的话,他们已经处于了弱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