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世民很生气,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些大臣要反对他和萧美娘在一起?

    萧美娘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就算这个女人有不堪的过去,那又如何?

    难道她就一定会祸国殃民?

    李世民并不这样觉得。

    隋炀帝之所以亡国,跟萧美娘这个女人是没有一点关系的,他并不会把隋朝的灭亡认为是一个女人的祸害。

    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李世民颇有点离不开萧美娘了。

    她会的东西太多,而这些东西是他在其他女人那里感受不到的。

    作为帝王,他从来不缺女人,而能够让他感到新奇的女人却不多,如今遇到了一个,他自然不希望就这么放弃。

    李世民离开大殿之后,就来到了翠竹阁。

    此时的翠竹阁不时有风声传来,风吹动竹叶飒飒作响,李世民进来之后,心情才稍微愉悦了一下,不过整个人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萧美娘得知李世民来了之后就迎了出来,看到李世民的脸色难看后,微微愣了一下,紧接着问道:“圣上,可是什么人惹您生气了?”

    李世民一声唉叹,然后把今天早朝上的事情跟萧美娘说了一下,萧美娘一听这个,心里就把魏征那些大臣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一遍。

    这些人,简直是在断她的前程啊。

    不过,心里怨恨这些人,萧美娘却是面露忧虑悲戚之色,道:“圣上,臣妾的存在,让圣上为难了,还请圣上放臣妾出宫吧,此后臣妾宁愿孤老田园,也绝不会让圣上因为臣妾而与那些大臣不合,这……对大唐不利。”

    君臣和睦,朝廷才能够更好的发展,萧美娘就是这个意思,她要让李世民放她离开,当然,这只是她的惺惺作态罢了。

    她太了解这些男人了。

    她越是假装可怜,越是为男人着想,这些男人,就越会为她做很多的事情,哪怕是与天下人作对。

    而事情也的确就像萧美娘想的那样。

    她这么说完之后,李世民突然就把她搂进了怀里,道:“我的美人,说的什么胡话,我怎么舍得你孤老田园?放心吧,就是所有人都反对我们,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圣上……”萧美娘的眼眸顿时就湿润起来了。

    李世民点点头:“我是不会让美人你离开我的。”

    听到李世民这话,萧美娘的心里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欲擒故纵,这个办法有时候还是很奏效的。

    两个人这样说着,少不得又是一番颠鸾倒凤。

    而就在李世民跟萧美娘在后宫缠绵着的时候,长安城这边,却是突然传出来了几句诗。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这几句诗自然都是很不错的诗,不管是从此君王不早朝,亦或者是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都可称得上是可以传世的名句。

    不过,这首诗名句虽多,整首看下来,却给人一种缺头少尾的感觉,不像是一首诗。

    很多文人初次听闻这首诗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首诗的缺点,为此很是诟病,但更多的,还是想要知道整首诗的情况。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首诗是怎么传出来的。

    而随着这首诗越传越广,大家渐渐的不再关注这首诗的残缺,而是关注这首诗背后的人来。

    那就是李世民。

    从此君王不早朝,说的不就是李世民吗?

    而从春宵苦短等等,也不难看出,这首诗写的就是李世民因为贪恋美色,而不肯起来上早朝了。

    而萧美娘进宫的事情,已经在长安城传开了,具体怎么回事,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很快,长安城的人百姓对于李世民和萧美娘的事情,就讨论起来了。

    “啧啧,真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啊,圣上竟然给隋炀帝的皇帝好上了,这……唉……”

    “谁说不是,谁说不是呢,这个萧美娘啊,果然是个祸国殃民的主,以前我们的圣上多勤奋啊,现在竟然连早朝都不上了。”

    “唉,可悲,可悲啊……”

    百姓议论纷纷,整个长安城似乎都在谈论这件事情,而有关李世民的一些口碑,也越来越不好起来。

    事情在长安城传着,李世民在后宫这里,并不知晓此事。

    次日上早朝的时候,百官并没有再继续说萧美娘的事情,好像对于这事,百官已经放弃了,这让李世民很感意外,同时也有点兴奋。

    这让李世民觉得,肯定是自己昨天的发怒,让这些官员害怕了,所以他们才没有继续说这件事情。

    而这种情况,让李世民感觉到了那种权力带给自己的快感,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以至于,今天的早朝上,李世民兴致不错,处理了好几个问题,一直快到中午的时候,才终于退朝。

    这种感觉,李世民实在是太喜欢了。

    只是,就在退朝之后,长安城的一些消息,终于还是传到了李世民这里。

    御书房,李世民的书桌上,从此君王不早朝的那首诗就放在上面,李世民看到这首诗后,脸色显得十分凝重,恐怖。

    “污蔑,这是对朕的污蔑,对朕的诋毁……”

    李世民很生气,什么从此君王不早朝,什么三千宠爱在一身,他什么时候不上朝了,他好像每天都去的吧?

    “这是谁写的诗,竟然敢污蔑朕,朕绝不饶他。”

    站在对面的探子有些瑟瑟发抖,对于李世民的问题,他苦笑了一下:“圣上,没有人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就突然这样传了出来,而且现如今长安城的百姓都知道了,他们还说……”

    “还说什么?”

    探子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说道:“现在那些百姓都信了这首诗里说的,所以那些百姓都说圣上是个昏君,贪恋美色,与那……与那纣王、隋炀帝差不多,大唐怕也要二世而亡……”

    探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世民突然就拍了一下桌子:“可恶,这就是对朕的污蔑,诋毁,朕怎么就成为昏君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