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马周离开之后,长安城依旧。

    秦天也依旧。

    他的日子慢慢变的平静了许多,每天除了上朝之外,就是在尚书省处理一些事情。

    再有就是,在府上休息,享受天伦之乐。

    这样的日子让秦天觉得很不错。

    人,可以偶尔的忙碌刺激一下,但若是能够享受平淡,他的人生才会更多一些安稳和平静。

    现在的秦天,就是这个样子。

    他可以像一个战神那样在战场上厮杀,同时,他也可以在家里做一个好相公。

    日子过的舒服。

    这天下午,初秋的阳光静谧。

    九公主和唐蓉他们在庭院里摆下了一张桌子,又命人拿来了一些点心水果什么的,然后就开始打起了麻将。

    麻将是四个人打的,唐蓉、九公主、卢花娘以及扁素问。

    秦天倒是想玩,但九公主她们都不乐意,因为秦天玩的话,手气太好,老是赢,就算他不赢,也是故意输的。

    这样的玩法,实在没有意思。

    所以他们就把秦天给排斥了。

    这种情况,让秦天很无奈。

    以前他之所以老是赢,或者故意输,其实就是不想玩,因为当时忙嘛,所以他就用这个办法,让九公主他们不跟自己玩。

    可谁曾想,如今自己空闲了下来,想跟他们玩的时候,他们又不跟自己玩了。

    他觉得这都是报应。

    没有办法,秦天只好在旁边摆下一张桌子,然后泡一壶好茶,边喝边看她们几个人玩,虽然无聊了一点,但聊胜于无嘛。

    而就在他这么看着的时候,秦小蝶从外面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

    看到秦小蝶,秦天突然想起一件可以消遣的事情来。

    “小妹过来。”

    秦天笑的有点不怀好意,如今的秦小蝶,已经出落的十分标致漂亮了,只不过还未脱去稚嫩,看到自己大哥这个样子,她顿时就谨慎起来了。

    “你……你要做什么?”

    秦天笑了笑:“你过来嘛。”

    “不,你不说要做什么,我不过去。”

    小蝶是越发谨慎了,秦天无奈,道:“你过来,大哥考考你对于药草的理解。”

    听到秦天要考自己,小蝶顿时撇了撇嘴,道:“不去。”

    此时的小蝶,对于药草什么的还是很喜欢的,而且很多药草都已经十分熟悉了,但她就是不喜欢被唐沐考,那样让他感觉有压力,不自在。

    秦天见小蝶这个样子,倒是没有想到,他考小蝶,主要就是没趣,所以找她来消遣一下,再有就是也看看她学的怎么样了。

    谁知道这小丫头竟然不上道。

    “看来你学的不行啊。”秦天激将了一下。

    而小蝶一听这个,顿时就扬起了头:“谁说我学的不行?”

    “那你来让我考你一下。”

    小蝶翻了个白眼:“你就没有其他新意了吗,你知道用这种办法。”

    小蝶突然说出这话来,秦天有点愕然,他以为自己成功了,没想到竟然被小蝶发现了,他觉得自己这个小妹有点不简单啊。

    “那这样吧,你过来,如果回答的好,大哥给你做好吃的,信不信?”

    “真的?”一听有好吃的,小蝶顿时就欣喜若狂起来,没办法,作为一个吃货,在美食面前,智商是会出现问题的。

    “当然是真的,你过来吧。”

    这一次,小蝶没有再推脱找借口,更没有谨慎,直接就跑了过来。

    小蝶过来后,秦天就问了他几样药材,除了询问这些药材的形状特性之外,还问了一些这些药材的药用等等。

    很多药,小蝶回答的都是很不错的,并没有什么偏差,只是秦天问的多了之后,就渐渐发现了一些问题。

    因为,小蝶说的一些药材的药用是错的,跟他所熟知的有很大的差别。

    “小蝶,你说着鼠尾草有什么用?”

    听到秦天突然问出这个,小蝶撇了撇嘴,道:“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嘛,鼠尾草是治疗痢疾的。”

    秦天道:“不过据我所知,这东西并不治疗痢疾,治疗长期下血,恶疮反而更有效果。”

    小蝶瞪大了眼睛,似乎有点奇怪自己大哥怎么知道这个,不过想到自己大哥曾经可以治好过天花的,他也就释然了,道:“可这是素问姐姐说的,不信你问她。”

    这个时候,在旁边打麻将的扁素问已经扭过了头,道:“秦大哥,这鼠尾草的确治疗痢疾啊,古书上有说的,不过治疗痢疾有更好的药材,所以很少用鼠尾草。”

    见扁素问也这样说,秦天隐隐就有点奇怪,因为他知道鼠尾草真的不治疗痢疾。

    不过很快,秦天便多少明白过来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了李时珍写《本草纲目》的初衷。

    他写《本草纲目》,就是因为很多药材的药性是错的,而很多人却仍旧在用,也许偶尔真的治好了病,但有时候,可能并不是这种药草的药效起到了作用。

    要知道,人的身体是有免疫力的,很多疾病不用吃药,自己就会慢慢的好转。

    而很多时候,很多大夫把这种疾病的好转,归纳到了一些药草的药性上。

    想明白这个道理后,秦天觉得现如今的一些医书,只怕是有很大的问题的,也不说不能用,至少很多药材是错的,万一有人按照这样的医书来治病,那岂不是要出大事?

    想了想,秦天道:“这鼠尾草的药性,你们都是错的,这样吧,我给你们写一本药草的书,让你们更加的清楚明白。”

    秦天这样说了一句,扁素问正在打麻将,倒也没有怎么在意,小蝶也就只是撇了撇嘴,她扁素问姐姐教的,怎么可能错嘛,她觉得自己大哥只是在找借口。

    “那大哥还给我做好吃的吗?”

    小蝶眼巴巴的看着秦天,秦天摸了一下小蝶的头发,道:“做,当然做,我现在就去给你做,保证让你吃过之后,会非常的喜欢。”

    “是大餐吗?”小蝶兴奋的问道。

    “这次不做大餐,我给你做一种糕点,沙琪玛。”

    “沙琪玛?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个名字,让小蝶完全的懵了,从名字上,他完全联想不到这是一种什么糕点。

    “做出来你就知道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