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镜子在长安城的销量很高,几乎是有点供不应求的。

    在这种情况下,秦天暂时也就没有想过卖到其他地方。

    不过一些聪明的商人显然已经看到了这个市场,于是便尝试着跟秦天接洽,想要批发一些镜子,然后让他们拉到其他地方去卖。

    这种情况,秦天自然是同意的。

    而就在镜子为秦天赚了不少钱的时候,大唐医馆这里,来了一个病人。

    这天,扁素问正在医馆看病的时候,一辆马车急匆匆的赶来来。

    马车赶来之后,一个下人摸样的男子就急匆匆跑了来:“扁神医,快给我家少爷看看,我家少爷痛的厉害。”

    那下人摸样的男子十分着急,额头上冒着冷汗。

    扁素问见此,也就没有迟疑,起身就来到了马车旁边。

    掀开马车,就见马车里面躺着一名男子,这男子身材微胖,不过此时他正蜷缩在马车里面,不停的捂着肚子,而他的脸上,也已经因为疼痛而满脸是汗了。

    “你肚子疼?”

    扁素问询问,那男子因为疼的开不口,只能点点头。

    扁素问眉头微蹙,紧接着就给那男子把脉,这样看过之后,她多少便确定了病人的病情。

    病人这只怕是绞肠沙痛。

    只是,这种病一般来说是没得治的,当然,不说这种病治不好是绝症,而是这种病只要稍微休息一下,注意一点饮食,慢慢就会好了。

    这种那种不用看就会好的病,当然,等他慢慢好的过程,却是极其的痛苦的,可能要延续一两天。

    如今马车上的男子,已经疼痛的有些难忍了,他看起来很可怜。

    扁素问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本草纲目》上有记载治疗这种疾病的办法,只是想到那个药方之后,他犹豫了一下。

    “扁神医,快救救我家公子啊,我家公子快痛死了。”

    见扁素问凝眉,旁边的下人就又着急的说了起来,而马车里的男子,也投来了渴望的目光。

    扁素问犹豫了一下,道:“等着吧。”

    《本草纲目》上记载的有治疗绞肠沙痛的方法,只不过这个方法有点难以启齿,就是饮用童子尿。

    方法不怎么好,扁素问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行,不过如今见这个人这么难受,她也就只能尝试一下了。

    回到医馆之后,他立马派人去找童子尿,这兴许倒也不难找。

    很快,学徒把童子尿给端了过来,一个小碗,里面差不多有半碗,此时上面还冒着泡,不时的,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骚味。

    童子尿找来之后,扁素问来到马车前,那个人还在不停的捂着肚子,不过可能更痛了一些,他现在已经在马车里不停的翻滚着了。

    额头上,自然还冒着冷汗。

    “扁神医,我家公子的病有救吗?”

    扁素问道:“把这个东西给你家公子服下。”

    那个下人并没有任何的迟疑,接过那碗童子尿后,就直接给那个男子服用了下去,那男子喝的时候,立马就感觉到这东西的味道不怎么好。

    不过他并没有察觉到这是童子尿,就只是觉得这可能就是一种药,而且是良药苦口的那种药。

    半碗童子尿一饮而尽,这么喝完之后,扁素问的心里就有点七上八下的了。

    让病人喝了这种东西,万一没有效果的话,那可就要坏事了啊。

    她行医已经有好些年了,却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

    说实话,她没有把握。

    男子喝完之后,还在不停的捂着肚子,不过却是慢慢停止了翻滚,没过多久,他的脸色就渐渐舒展了起来,他咦了一声,接着一跃坐了起来,而且一脸的震惊和喜悦。

    “好了,我竟然就这样好了?”

    他真的一点都没有再感觉到疼痛。

    他揉了揉肚子,竟然真的一点都不痛了。

    “扁神医真是好医术啊,简直就是药到病除,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

    那个男子对扁素问的医术敬佩的简直是五体投地,旁边观看的人见到这一幕后,也都忍不住称赞起来。

    “扁姑娘已经得到了孙神医的真传啊。”

    “谁说不是,绝对得到了真传。”

    “以后找扁姑娘看病,大可放心……”

    大家议论纷纷,扁素问这边,也是有点震惊,本来他对这种办法是一点自信没有的,可是没有想到此前一直让大夫束手无策的疾病,秦天的《本草纲目》上记载的办法,立马就给治好了。

    她并没有太在意这些人的称赞,她只是突然很兴奋。

    “那本《本草纲目》太厉害了,简直就是宝贝啊。”扁素问心里想着,等以后,自己得加倍研习《本草纲目》才行,当然,除了自己研习外,他还得把这个医书给传下去才行。

    病人走了,医馆又慢慢平静了下来。

    病人的病都已经看的差不多了,扁素问没有其他的事情,急匆匆就去了秦府。

    “秦大哥……”

    看到秦天之后,扁素问就兴奋的跑了过来,秦天见扁素问这个样子,笑道:“怎么这么高兴啊,难不成有什么喜事?”

    扁素问道:“秦大哥,今天有个病人来看病,我用了你那《本草纲目》上的办法,你猜怎么着?”

    看到扁素问这个样子,秦天哈哈一笑:“你都这么高兴了,肯定是《本草纲目》上的办法药到病除了啊。”

    说着,秦天觉得扁素问真的是太没有心机了,既然想让自己猜,那为何不隐瞒一下自己的情绪?

    见被秦天猜了出来,扁素问顿时觉得好生无趣。

    不过,她还是很快就又兴奋了起来:“秦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那本《本草纲目》我会好好学习的。”

    秦天点点头:“嗯,早就跟你们说过了,你们还不信,等你把本草纲目上的药材和药方研习好了,医术比你师父厉害,都肯定没有一点问题。”

    听到这个,扁素问不由得撇了撇嘴,不过心里却是越发欣喜起来,当然,倒不是他想压倒自己的师父,而是作为大夫,他很清楚,能治的病越多,他们也就能够治疗更多的病人。

    他相信,自己的师父也是很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