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气寒冷,风呼呼的吹着。

    丹阳公主的马车离开长安城之后,并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就向西突厥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们本来以为来到长安城后,只要有机会,就能够杀掉李世民。

    不曾想,李世民就算离开了皇宫,身边也是安插的有人保护,以至于他们功亏一篑。

    逃亡西突厥,是他们之前就定下的一个后路。

    如果刺杀失败,就逃往西突厥。

    而凭借着他们的本事,在西突厥找人收留,应该不难。

    而他们相信,以大唐目前的情况,应该不会因为西突厥的部落收留他们,就对西突厥动手。

    不错,大唐的确很强大,但再强大的大唐,也经不起连续的两次大规模的作战。

    两个人挟持着丹阳公主,快速的向西突厥奔逃。

    这样一直逃了一天一夜之后,两个人才终于放慢了脚步。

    “巴扎黑,这丹阳公主长的好生漂亮,我们不如在这里……嘿嘿……”

    另外一名男子叫禄荣,是莫扎克手下的一员猛将,他说这话的时候,不停的用手摸着下巴,眼神里有些色眯眯的,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而丹阳公主看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你敢,你敢动我,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丹阳公主本来是想说敢动他,她就让李世民怎么样他们的,不过后来一想,他们连李世民都敢刺杀,那还怕李世民怎么样他们。

    不过丹阳公主到底十分的聪明,他知道这两个刺客不想她死,因为他若是死了,李世民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李世民没有顾忌,他们绝对活不过一天。

    他才是这两个人最重要的人质。

    丹阳公主这么说完,禄荣的脸色就变的有些狰狞了,他讨厌被人威胁,特别是被一个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的人的威胁。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巴扎黑突然开口道:“好了,想玩女人,等到了西突厥,给你找几个,这个丹阳公主,我们留着还有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让她死。”

    巴扎黑的话多少起了一点作用,禄荣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也只是撇了撇嘴,他的内心,并没有放弃。

    如果途中出现了什么意外,他一定会想办法办了丹阳公主的。

    两个人这样走着,这天下午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巴扎黑突然开口了。

    “我们不能这样一直走下去。”

    听到这话,禄荣有些不解,道:“怎么啦,有丹阳公主在手里,难不成大唐还真的敢拦我们?”

    “这可说不准,我想我们的后面,李世民一定派人在紧紧跟着,只要途中我们稍微有一点疏忽,他们就会动手,这样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

    “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对于巴扎黑说的这些情况,禄荣觉得是有道理的,而且他这个人,很不喜欢不安全的那种感觉。

    如果大唐真的派人在后面紧盯着他们,那他是真的特别不喜欢。

    巴扎黑想了想,道:“我们现在用的这辆马车,实在是太明显了,我们有必要换一辆马车才行。”

    “换一辆马车?”禄荣撇了撇嘴,他觉得这不太可能,他们走的道路,不算偏僻,但也不是所谓的官道,而在这样的寒冷冬天里,那还有什么人赶路啊。

    想要换一辆马车,真的是太不不容易了。

    不过,巴扎黑却道:“没错,换一辆马车,无论如何,都必须换一辆马车。”

    对于此,巴扎黑十分的坚持。

    禄荣耸耸肩,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三个人这样赶着马车继续走,黄昏之前,天空突然飘起雪花来。

    雪并不是很大,但却让天气变的越发寒冷。

    巴扎黑看了一眼外面的雪花,脸色就变的有些难看。

    雪现在并不是很大,但如果下的很大的话,封住了道路,那他们想要继续前行,可就麻烦了。

    而一天不到达西突厥,他们一天就不得安全。

    他只希望,这场雪不要下的那么大,最好立马就停。

    只是他的希望落空了,黄昏左右的时候,雪花突然变成了鹅毛大雪,整个天地,都被披上了一层银白。

    “他奶奶的雪啊……”

    巴扎黑忍不住骂了一句,按照这种情况来看的话,这场大雪只要今天晚上一直下,明天他们的行程就会受阻。

    “今天晚上,不休息,继续赶路。”

    巴扎黑骂了一句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而就在他们这样咒骂着大雪的时候,前面的风雪之中,有一辆马车正慢悠悠的走着,那辆马车在这样的天气里,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而在马车前面,坐着一名白衣男子,白衣男子相貌英俊,又略带着一丝书生卷气,他坐才马车前面,不停的放声高歌。

    歌的是某一个地方的俚语民谣,听起来不怎么好听,但那个男子却唱的十分畅快,仿佛要与这场大雪相互辉映一番。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唱的怎么样,他只是想要让自己快意一些。

    歌声隐隐约约的传来,巴扎黑的神色却是微微一动。

    “马车来了。”

    禄荣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算这小子倒霉。”

    巴扎黑点点头:“待会抢了那人的马车,我带着丹阳公主继续向西突厥走,你用这辆马车,把后面大唐派的人给甩开,甩开之后,我们在前面会合,记住,一定要小心一点。”

    听到巴扎黑要自己充当诱饵,禄荣的心里就有点不怎么痛快,他要是没有了丹阳公主,那些唐军万一杀了他怎么办?

    他不情愿。

    “为何要去去引开唐军,不如把丹阳公主交给我,你去引开唐军。”

    若是以前,他自然不会这样说,但都这个时候了,他也不惧怕巴扎黑。

    而他这么说完,巴扎黑的脸色就微微一变:“你一直都在赶马车,我若是突然驾着马车走了,唐军势必怀疑,那个时候,他们还是会继续追着你这辆马车的,你大可放心,只要你不露出破绽,他们便不会轻易出面,而后等天色晚时,你把马车丢了与我会合就行了,他们自认马车的,不然我们谁都逃不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