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喂,你从那来啊,要去那里啊,要做什么啊?”

    马车还在继续的走着,丹阳公主突然对萧落白感兴趣,只不过,她这么问了一句之后,萧落白却是根本就没有开口回答的意思。

    他只是倚在马车里,闭目养神。

    说实话,他的马车实在是太舒服了,比丹阳公主的马车还要舒服,就这样躺在,听着外面的风雪之声,真的挺好。

    见萧落白不搭理自己了,丹阳公主有点生气,哼了一声后,也安静了下来。

    她还是有点高傲脾气的,人家不搭理她,她才不会多问。

    不过心里,他却是想着,等自己回到了长安城,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萧落白不可,竟然还敢跟她这个公主耍脾气。

    风雪越来越大,四周很快被白雪覆盖,夜幕深时,巴扎黑还在狂奔。

    没有办法,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逃离才行。

    他只希望李世民的人,可以晚一点发现异样。

    后半夜的时候,雪还在下,而且道路上的积雪已经很多了。

    禄荣这边,仍旧在赶马车,一直到天亮的时候,他才稍微放慢速度,不过,虽是放慢速度,他仍旧没有停下来。

    风雪也没有停。

    他就这样一路走着,偶尔下来方便一下。

    而就在禄荣的马车后面,几名朝廷的探子一直在后面追着。

    只是,他们这样追了一段时间后,突然察觉情况不对。

    “你见过巴扎黑下来方便吗?”

    “只看到禄荣下来方便,并没有看到巴扎黑,嗯,公主殿下也没有。”

    虽然丹阳公主是阶下囚,但她要方便的话,巴扎黑他们应该是不会拒绝的吧,不然人会憋死的。

    可是,他们并没有发现巴扎黑和丹阳公主下来马车方便。

    几名探子相互张望。

    “莫非他们半路掉包了?”

    一想到这个,几个人顿时有点不安。

    如果把丹阳公主给跟丢了,那可就怀大事了。

    一念起,几个人再不迟疑,直接飞身而出,拦住看了禄荣的马车。

    此时,风雪很急,天地皆白。

    天已经大亮,这几名探子出现之后,禄荣的马车就停了下来。

    此时,禄荣的神色有些紧张,他没有想到大唐的人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端倪,他本来还想着今天晚上就来个金蝉脱壳的。

    可现如今,也只能拼杀了。

    “哼,来送死吗?”禄荣拿出了自己的兵器,望着那几名探子询问。

    探子却根本无视了他这么一句话。

    “公主殿下在那里?”

    “哈哈哈,公主殿下已经被我给杀了,你能怎么样?”

    几名探子神色微动,紧接着,一名探子说道:“那就拿你来陪葬。”

    丹阳公主若真的死了,那这个禄荣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声音落下,几名探子立马飞身杀来。

    他们虽是探子,但能够被李世民派来,身手都很是不错。

    禄荣对付一个,也许还行,但对付几个,那可就有点困难了。

    所以双方这样厮杀在一起后,没过多久,禄荣就已经落入了下风,但这几名探子,却是以为丹阳公主真的出了事情,因此下手十分的狠毒,根本就没有留余地。

    这也是禄荣真的比较勇猛,所以只是受了几处伤,还没有被杀死。

    但如果双方一直这样打下去的话,禄荣肯定是会被杀死的。

    一名探子一刀劈来,砍掉了禄荣手里的兵器,紧接着,另外一名探子杀来,直接废掉了他的手臂。

    鲜血顺着禄荣的手臂流了下来,疼痛的感觉刺骨,而此时,又有一名探子杀来,想要直接结果了禄荣的性命。

    而禄荣,已经没有还手的能力了。

    “住手,丹阳公主没事……”

    在最紧要的关头,禄荣喊了这么一声出来,而他喊了这么一声后,那个探子的刀才没有落下来。

    “丹阳公主没事?”

    “的确没事。”

    “好,说公主去了那里,不然我就杀了你。”

    禄荣的额头冒着冷汗,有因为紧张的,也有因为疼痛的。

    他紧咬着牙关,道:“我……我也不知道丹阳公主在那里,我跟巴扎黑分开了,我负责引开你们,他负责带公主离开。”

    巴扎黑自然是跟禄荣说的有地点的,只不过禄荣不想说,如果说了的话,他也就没有价值了,一个没有价值的人,大唐应该不会让他活命。

    毕竟,他行刺了李世民。

    探子见到禄荣不肯说,直接一刀就劈了过去。

    这一刀下去后,禄荣就倒在了雪地上,他到死都没有料到,自己不说,竟然也会被杀。

    “你怎么把他给杀了?”

    一名探子很震惊的看着另外那个杀人的探子,那探子道:“这个禄荣既然不知道丹阳公主在那里,那留着他还有什么用?”

    “你真以为他不知道啊,他只是不想说而已,不然他会傻乎乎的来做诱饵?”

    气氛突然有点凝重,有些尴尬。

    杀人的探子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好了,如今我们把公主殿下跟丢了,这可是大事,赶紧通知我们的人,分头寻找。”

    探子四散而去,开始寻找丹阳公主的下落。

    而这个时候,丹阳公主他们已经停了下来。

    大雪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还不见停,现在的道路已经完全走不动了,他们无法再继续赶路,所以只能找一个地方暂时休息。

    好在,他们找到了一处破庙,三个人就在破庙里生了一把火,等着雪停之后,再继续赶路。

    巴扎黑在这一路上,并没有说一句话,他的心里很不安,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丹阳公主还很生气。

    “我不吃这些干粮,我要吃好的……”

    巴扎黑在逃亡,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其他好的食物,只有一些最普通的干粮,而这些东西,丹阳公主从来都是不吃的。

    只是,他这样嚷嚷着,巴扎黑却是撇了他一眼:“不吃饿着。”

    “你……”

    巴扎黑已经很烦了,实在没有心情去管一个公主的娇气,当然,他很清楚,如果丹阳公主很饿很饿的话,别说干粮了,就是窝窝头,她也都是会吃的很香的。

    现在不吃,只是还不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