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风雪弥漫,并不见停。

    巴扎黑站在破面门前,望着那一片大雪,内心的不安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响。

    听到这个声音后,巴扎黑的神色顿时就凝了起来,没过多久,他就看到几个人骑着快马向破庙的方向飞奔而来。

    他有些奇怪。

    禄荣已经把唐军给引开了,就算唐军发现了端倪,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自己吧?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他在发现大唐的人之后,立马转身进了破庙,他要掌控丹阳公主,只要丹阳公主在手里,一切都没有问题。

    好在,不管是丹阳公主,还想萧落白,都被他给五花大绑着,他实在是不用担心什么的。

    折回破庙之后,巴扎黑的大刀就架在了丹阳公主的脖子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从外面慢步走了进来。

    这个人走的很慢,走的时候,还会忍不住咳嗽一下,显然,他生病了。

    他的头发和衣服上满是雪花,进来的时候,又很快的融化。

    丹阳公主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神色猛然一喜,忍不住就喊了起来:“秦天,救我,快救我。”

    来的人,正是秦天。

    不过,此时的秦天脸色有点差,可能因为在风雪之中长途奔跑,导致他的病情又加重了,甚至都导致了咳嗽。

    不过,哪怕他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面对丹阳公主的求救,他还是露出了暖心的一笑:“公主殿下放心吧,只要我来了,便能够确保你平安无事。”

    秦天的话很平静,但却能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仿佛只要他说出来的话,就一定能够实现。

    萧落白坐在一旁,看到秦天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心想,原来他就是秦天啊。

    秦天还在往里面走着,巴扎黑的神色越发显得有些凝重和紧张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么会这个样子。

    就是在刺杀李世民的时候,他都不曾有这种不安和害怕。

    “你就是巴扎黑?”秦天在离巴扎黑是个安全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秦天很清楚,离一个人太近的话,会让那个人生出不安的心理,如果他不安的话,很多事情都不好办。

    所以,在安全距离停下来,显得很有必要。

    巴扎黑的手隐隐有些发抖。

    “没错,我就是巴扎黑,你想怎么样,我可告诉你,丹阳公主在我手里呢。”

    巴扎黑的意思很简单,如果秦天敢耍什么花招,丹阳公主立马就会死。

    他在威胁秦天。

    秦天却一点不为所动,道:“谈一下吧,放了丹阳公主,我可以确保你平安离开大唐。”

    听这意思,秦天是来跟巴扎黑谈判的。

    只是,秦天这话说完,巴扎黑却哈哈大笑:“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你们把我巴扎黑当成傻子吗,没有丹阳公主在我手里,你们会立马杀了我,会确保我离开大唐,真是可笑,太可笑了。”

    巴扎黑有一种智商被人侮辱的感觉,秦天这是玩他的吧?

    不过,秦天却摇摇头:“我说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说让你活着离开大唐,就让你离开大唐。”

    “呸,我不信,我只需要带着丹阳公主,就可以活着离开,这才是最保险的办法。”

    见巴扎黑这个样子,秦天苦笑摇头:“本来还想给你一条活路,我们彼此都不用那么麻烦,但既然你不想要,那就算了,我已经派人包围了整个破庙,你插翅难飞。”

    “那又如何,我有丹阳公主,只要你们敢动手,我立马杀了丹阳公主,你们敢冒险吗?”

    作为以前莫扎克身边少有的有智谋的人,巴扎黑真的挺不好对付的。

    可就在他这样跟秦天说着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后背脖颈处麻了一下,紧接着,他整个人突然就瘫坐在了地上,完全失去了抵抗力。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巴扎黑想要咆哮着询问,可他发出来的声音,却很弱,很弱,秦天笑着向前走来,帮丹阳公主解开了绳索,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男的。

    “这位是?”

    丹阳公主松了松筋骨,哼了一声:“谁知道他是谁,可能跟巴扎黑是一伙的。”

    丹阳公主当然不会认为萧落白跟巴扎黑是一伙的,不过这个萧落白竟然连他这个公主的面子都不给,问他话也不说,想到这里,他就来气,所以才这样说了一句,想要吓唬吓唬萧落白。

    不过,此时的萧落白可并无一点被吓到的意思,他只是苦笑了一下:“我是个倒霉人,本来是要去长安城的,结果半路上遇到了这个人,他们抢了我的马车,然后就把我给捆绑了,我很倒霉。”

    萧落白并没有亮明自己身份的意思,就只是把自己的遭遇简单的说了一下,虽然丹阳公主有意吓唬他,但他相信秦天是个聪明人,自己被五花大绑,秦天应该不会觉得自己跟巴扎黑是一伙的吧?

    秦天这里,听到萧落白的话后,多少已经明白了一点情况,不过,在这样的形势下,萧落白还能这样跟自己说话,足见他不是个一般人。

    秦天笑着给他解开了绳索,丹阳公主在旁边看了之后,气的哼了一声,朝萧落白翻了个白眼。

    “算你命好,要不是遇到秦天,你非得被杀不可。”丹阳公主说了一句,萧落白苦笑:“公主殿下,分明是我倒霉好不好……”

    两个人有点针锋相对,秦天这边,却是看了一眼巴扎黑,道:“已经说过了,放了公主殿下,我就饶你性命,可你偏偏不听,如此,也就怪不得我了。”

    “你……你想做什么?”瘫在地上的巴扎黑突然感到一股杀意逼来。

    不过,他并没有得到回答,因为就在这个时候,秦天已经挥刀砍下了他的头颅。

    像巴扎黑这样的人,已经没有活在这个世上的必要了。

    秦天随手就把巴扎黑给杀了。

    这一幕丹阳公主倒不觉得有什么,因为以她对秦天的了解,秦天做出这种事情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只是萧落白在旁边,却是惊的瞪大了双眼,这手段,未免也太残酷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