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进入腊月之后,天气越发的寒冷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侯君集带领着自己的一万兵马,终于来到了党项境内,并且直逼拓跋部落。

    而这个时候,拓跋部落已经得知了消息。

    “头领,大唐侯君集的兵马,离我们只有几天的路程了,这……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就因为没有响应大唐的万国来朝,大唐竟然直接把兵马派了来,这未免也太任性了一点吧?

    拓跋勇神色凝重,道:“唐军有多少兵马?”

    “一万兵马。”

    听到唐军只有一万兵马,拓跋勇倒是松了一口气,的确,就凭他们拓跋部落,还真没办法与大唐抗衡,但如果只是一万兵马的话,他还真有点不惧。

    “既然只有一万兵马,那我们就等着他算了,我要让其他部落的人知道,大唐并没有那么可怕。”

    对于这一点,拓跋部落的其他人都有点紧张。

    他们并不想与大唐为敌,因为一旦战事发生,就算他们能胜一场又如何,胜了一场,大唐还会派更多的人来,那个时候,他们怎么办?

    他们觉得,拓跋勇现在就是在作死。

    但身为手下,他们一点办法没有,只能听从拓跋勇的安排,开始准备作战。

    几天之后,侯君集的兵马来到了拓跋勇的领地。

    与此同时,拓跋勇已经在等着了。

    两支兵马就这样碰面了。

    侯君集看了一眼拓跋勇,这是一个年轻人,显得很有朝气,也很有野心。

    只是很可惜,他有点不识时务。

    “我大唐发来诏书,要尔等明年春天朝贡,为何拒绝?”

    侯君集并没有一上来就打仗的意思,而是先问了一句,拓跋勇这里呵呵一笑:“我拓跋部落又不是你们大唐的附庸,为何要去朝贡,你们不觉得你们大唐这样做,有点过分了吗?”

    侯君集哼了一声:“过分?我大唐足够强大,就足够有这个能力要求你们,来了,那就是客,不来,就是敌人。”

    侯君集的话冷冷的,让人不由得生出一股寒意来。

    不过,拓跋勇却呵呵一笑:“是敌人又如何,你以为你们大唐灭掉了突厥,就很了不起吗,我拓跋部落就是不想臣服你们大唐,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肯臣服,就打到你臣服为止。”

    两个人这样叫阵片刻之后,便立马展开了一场厮杀。

    拓跋部落的将士蜂拥着杀了过来,唐军这边,立马就是大唐神弩和投石机招呼过去。

    这两样东西,杀伤力都是很可以的,所以拓跋部落的将士还没有冲上来,就有一批人被射杀或者砸死了。

    不过,拓跋部落的骑兵还是很快的,他们快速的向前冲,当离开了射杀范围之后,大唐的投石机和大唐神弩也就失去了效果。

    不过,就算如此,他们也还是在对战之前,灭掉了一部分拓跋部落的兵马。

    鲜血喷洒,光秃秃的沙漠里,很快就被染成了红色。

    寒冬之中,几只黑狼在远处注视着这一幕,不时的发出几声狂躁的嚎叫。

    两拨兵马很快杀在了一处。

    不得不说,拓跋部能够成为党项部落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部落,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的将士体质,十分的不错,一点不必突厥人差。

    不过,唐军的唐刀也不是尺素的。

    拓跋部落,仗着人多,体质好,与唐军奋力的拼杀,唐军则仗着唐刀,也与拓跋部落拼杀。

    两拨兵马就这样杀着,杀了一个时辰,竟然不分胜负。

    如果拓跋部只有一万兵马,现在可能已经输了,但他们人数上的优势,却是可以把唐军给拖垮的。

    双方你来我往的厮杀,血腥的味道慢慢弥漫开来,让人闻之作呕。

    这样又杀了一个时辰,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

    双方都有伤亡,但仍旧不分胜负。

    侯君集的眼眉微微一凝,他本来以为他可以轻易击败拓跋部的,可不曾想拓跋部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许多。

    而且他有一种预感,如果再继续这样厮杀下去的话,他们唐军的处境可能会很不妙。

    天色越来越晚了,侯君集思虑片刻之后,随即鸣金收兵,退了去。

    一来天黑了,不能再打了,二来,再打唐军可能就要落败,如此的话,对他们大唐的情况来说是很不好的,他们可以牺牲很多人,但绝对不能败。

    败了的话,那些国家谁还把大唐当回事,谁还去大唐朝贡啊?

    所以侯君集很清楚,自己的任务十分艰巨,他是绝对不能败的。

    唐军回到军营之后,侯君集就把一众手下给召集了来。

    “如今这种情况,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和建议?”

    今天一战,他们对拓跋部的实力算是有了一个了解,有了这个了解,那接下来怎么做,肯定是要重新考虑一下的。

    “将军,拓跋部实力倒也不是特别的强,就是仗着人多,如果我们再多五千兵马,就足以击败拓跋部落了。”

    “没错,要不请求圣上,再增加兵力吧。”

    “是啊,如果没有援兵的话,我们的实力也就跟他们旗鼓相当吧,要是杀的时间长了,我们反而不占优势。”

    大家都明白拓跋部的实力,所以在他们看来,现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请求朝廷支援。

    只是,他们在这样说着的时候,侯君集的脸色却十分的难看。

    从长安城到这里,有半个月的路程,一来一往也得二十几天,那样的话,可就什么都耽误了,而且,回长安城请求援兵,那不得被同僚笑话死啊。

    他侯君集可丢不起这个人。

    众人说着,侯君集摇了摇头:“去长安城就算了。”

    他并没有过多解释,但什么意思大家顿时就明白了,不仅侯君集觉得丢人,就是他们也觉得丢人啊。

    就因为一场打仗没有击败拓跋部,然后就要去请求援兵,说出去真的不好听。

    可不向朝廷请求援兵,那他们该怎么办才好?

    大家相互张望,这个时候,一个人站了出来,道:“将军,办法也不是没有,党项各部落的关系,可不好啊,我们不妨利用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