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天把情况跟户部说了一下。

    这样说完之后,他又派人去通知长安城的各个青楼,让他们把被人逼迫着卖进来的姑娘,一律释放,但凡有人不遵守的,必将严惩。

    秦天的这个命令很快就在各大青楼里面传开了。

    而之所以拿青楼下手,是因为这里面藏污纳垢的最多,而且也最嚣张,如果把他们这些都给解决了,其他人自然也就好办多了。

    消息传来,整个长安城的青楼都突然喧嚣了起来。

    不安,纠结。

    百花楼。

    老鸨又急匆匆跑去了后院。

    “公子……”

    后院仍旧很安静,暖暖的炉火旁,那名男子神态自若的看书,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他情绪上的波动。

    “又有什么事情啊?”

    “大事……大事不好了。”

    老鸨名叫春娘,她此时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什么大事不好了?”男子微微蹙眉,有点不喜,因为在他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大事。

    春娘道:“公子,刚刚秦天派人传令,要我们把所有被逼买来的女子都给放了,不然要严惩,我们百花楼才不过开业一个多月,里面的很多姑娘,可都是我们用手段买来的,这……这可如何是好?”

    青楼开业,需要很多姑娘,但他们又没有时间和精力慢慢筹备,所以就只能通过其他手段来买了,而他们用这些手段买来的姑娘,其实都不怎么光明正大,很多都是被父母啊或者人贩子给卖来的。

    毕竟有需求就有买卖嘛。

    这要是把这些人都给放了,那他们可就赔大发了。

    本来,开青楼就是想赚钱的,以此来补贴萧王,可要是赔了,那他春娘可就惨了。

    男子听到秦天竟然要把那些被逼着卖来的姑娘都给放了,他也不由得微微蹙眉,有点生气。

    思虑片刻之后,男子道:“不用管他,青楼这么多,那家青楼没有逼良为娼?我就不行秦天他管的过来。”

    有了男子这话,春娘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道:“公子要这么说,那我心里就有数了,以后,一切照旧。”

    男子点点头,而后便挥手让春娘退去了。

    春娘离开之后,依旧做着自己的青楼生意。

    长安城的情况,也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

    的确,有一些青楼听了之后,有点害怕,把青楼里被逼迫的姑娘给放了回去,当然,这也是因为少,伤不了他们的筋骨,为了保险起见,就给放了。

    但相比较下,很多青楼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当回事。

    一来他们的青楼里面,逼良为娼的姑娘太多了,这要都放了,他们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

    再有就是,开青楼的,谁背后没有几个金主,几个大老板撑腰啊?

    甚至很多青楼,就是长安城权贵开的,他们这些人,还真没把秦天的命令当回事。

    如此,自然也就少有青楼响应了。

    这些情况,陆陆续续的传递到了秦天这里。

    而当秦天得知这些消息之后,眉头顿时就凝了起来。

    “看来这些人,有点不给我秦天面子啊。”

    对于此事,秦天有点不开心。

    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很顺利,期间必定会有波折,但在青楼这里就遇到了波折,这还是他很不愿意想要看到的。

    秦天来回走了几步,等他听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一个决策。

    “看来,势必要杀鸡儆猴啊。”

    这样想着的时候,秦天眼眉凝着:“从谁下手呢?”

    被杀的这只鸡,一定要他绝对的了解才行,而且,还要真的能够起到震慑的作用。

    思来想去,秦天最后决定拿百花楼下手。

    之所以选择百花楼,一来因为他去过百花楼,这是他唯一去过的青楼,而且有张妍在,他可以从张妍嘴里得知一些百花楼的情况,这样更加的知己知彼。

    再有就是,百花楼是最近新开青楼里面,生意最好的,做的最大的,既然要震慑其他人,自然要从最大的这个下手了。

    打定主意之后,秦天就去了大唐医馆。

    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不少百姓都有偶感风寒,所以来看病的人很多,大唐医馆里人来人往,不管是坐堂大夫还是学徒,都忙的有点不可开交。

    秦天进来之后,扁素问就迎了上来。

    “秦大哥,你怎么来了?”扁素问忙的额头冒汗,不过还是很有兴致的来跟秦天说话。

    “我来找张妍,她的病情怎么样了?”

    “骨折,恐怕要好的话,还得半个月呢,现在都不能下床走路。”

    秦天点点头:“好,你去忙吧,我去找张妍问几个问题。”

    扁素问颔首应下,然后就真的去忙了,她到不怀疑秦天找张妍还有其他目的,毕竟张妍可是个病人,很多事情都做不了,更别说一些有难度的动作了。

    她知道秦天在忙人口买卖的事情,可能是为了这事吧。

    扁素问没有多想,继续给病人看病抓药去了。

    秦天这里,直接就去了张妍的房间。

    房间很暖和,不过药味却很重,秦天进来的时候,张妍正有些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看到秦天之后,挣扎着想要起来,却突然哎呀的痛叫了一声。

    “小公爷……”

    秦天摆了摆手:“好了,你就坐着吧,我来看看你,再有也问你几个问题。”

    张妍颔首,秦天现在可是她的恩人,她对于秦天的任何要求都不会拒绝的,越是知道秦天的所作所为,她就越发的崇拜秦天。

    不过秦天这里,倒是没有把她特别对待,就只是当成了一个遇到的普通女子。

    “你在百花楼待了多久?”

    “半个月。”

    “半个月的时间不短了,对于百花楼的情况,想必你应该很了解了吧,比如说那个姑娘是被卖来的,那个姑娘曾经被逼迫,甚至有人被逼死的,有没有?”

    听到秦天问这些问题,张妍有点意外:“小公爷问这个做什么?”

    “对百花楼下手。”

    “对百花楼下手,真的吗?”张妍突然有点兴奋,因为若非百花楼,她也不至于落入风尘了,而且,他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弄百花楼,就是替他报仇啊。

    “当然是真的。”

    “小公爷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