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丹阳公主离开之后,秦天摸着下巴想了想。

    对于这个萧落白,他也是有些好奇的。

    不过也只是好奇而已,并没有想过要去调查他的身份。

    毕竟这个萧落白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他也许就只是一个来京城玩的书生,调查他做什么?

    不过,如今丹阳公主想要调查一下他,那他就得好好调查一下了。

    就算这个萧落白并非长安城人,但只要他吩咐下去,凭借着尚书省的实力,要调查出一些大致的情况,应该不难。

    秦天去了一趟尚书省,把情况给吩咐了下去。

    很快,就有探子下去调查去了。

    如今的秦天,借着尚书省,消息的调查还是很灵通的。

    当然,在尚书省,很多消息都是很正常的那些消息,如果是一些不正常的,就不能通过尚书省来用了。

    秦天是想建立一个自己的情报系统的,只不过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值得自己信赖的人,所以也只能作罢。

    当然,他现在也没有必要建立自己强大的系统,自己目前拥有的一些手段,已经够用了。

    这样吩咐下去后,秦天只需要等消息就行了。

    不过,秦天以为一两天就能打听到的消息,一直到第四天,才有探子给送来了一些情报。

    “大人,您让打听的那个萧落白的情况,终于打听到了。”

    听到这个消息,秦天苦笑,这么长时间才打听到,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那个萧落白隐藏的很深,因为他对于尚书省这些探子的能力,还是很认可的。

    不过现在打听到就行了。

    “说说吧,那萧落白是什么人?”

    “大人,他是萧王萧德的世子。”

    “萧王世子?”听到这个消息后,秦天倒是吃了一惊。

    他本来以为这萧落白就算身份不简单,也可能也只是一个有钱人或者其他地方的权贵罢了,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萧落白竟然是萧王的世子。

    只是,萧王的世子这么早就来到了长安城,可是却又不暴露身份,所是为何?

    秦天来回思索,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秦天多少知道的是,这个萧落白肯定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来长安城,也肯定是有一些目的的。

    不过现在再调查,恐怕已经晚了,马上就要进入二月了,二月后,其他藩王和各国使臣就要陆陆续续的来了,那萧德也快来了吧?

    秦天思虑之后,吩咐道:“这段时间,把那萧落白给盯紧一点,其他的就不用管了。”

    万国来朝马上就要开始了,其他各地藩王啊,各国使臣啊,先派人前来长安城收集消息也是正常,萧落白提前到,也没什么。

    不过秦天心里总是隐隐觉得有事情要发生,所以也就只能先派人盯着萧落白了。

    这样吩咐下去后,秦天就向丹阳公主的府邸赶去。

    ------------------

    已是仲春时节。

    丹阳公主的府邸正繁花似锦。

    见秦天来了,丹阳公主便知道他拜托秦天的事情有结果了。

    “怎么样,那萧落白的身份调查清楚了吗?”

    秦天点点头:“调查清楚了,这萧落白是萧婉萧德的世子。”

    “萧王的世子?”丹阳公主得知萧落白的身份后,也是有点震惊。

    虽然,只是一个王爷的世子,在她看来并不算什么,但显然这个身份,是有点超出了她对萧落白的猜测的。

    秦天见丹阳公主这个反应,笑了笑:“不错,萧王世子啊,他来京城已经有几个月了,但却一直不曾暴露身份,实在是可疑,要不是公主殿下你说,我们还真不知道萧王已经派人进京了。”

    秦天这么说着的时候,听起来好像是丹阳公主立了大功似的,而丹阳公主听来,却是微微一愣。

    很显然,秦天的话里有其他意思。

    “你怀疑萧落白?”这一刻,丹阳公主竟然隐隐有一点不安。

    秦天耸耸肩:“只是怀疑而已,公主殿下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

    “有吗?那有。”

    丹阳公主撇了撇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秦天这里,倒是没想过丹阳公主会对萧落白有什么想法的,所以也并没有太过在意丹阳公主的情况,这样说完之后,他就告辞离开了。

    秦天离开之后,丹阳公主有一种想见一见萧落白的冲动。

    只是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见萧落白。

    可能是想质问萧落白,可能是因为其他的。

    只是,这也只是冲动罢了,萧落白就算是萧王的世子,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就是不表明自己的身份,自己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吧?

    丹阳公主思虑许久之后,还是压制住了心头的冲动。

    时间慢慢,转眼已经到了二月,长安城越发的草长莺飞起来。

    春风拂面,已经柔的让人再感觉不到丝毫寒意,只会让人觉得舒服,说不出的舒服。

    而就在这个时候,萧王萧德,带着自己的人进了长安城。

    而他在来到长安城后,就被早已经等着的人给安排到了驿馆居住。

    与此同时,萧落白也与萧王会合了。

    长那城的驿馆很大,每个藩王都能够分到一个庭院。

    父子两人见面之后,萧落白把他来长安城的这段情况跟萧王说了一下。

    萧王是个快五十岁的中年男子,长的有些肥胖,跟萧落白的英俊倒是一点都不像。

    听完自己儿子的叙述之后,萧德眼眉微凝,道:“这么说来,百花楼我们亏了不少钱啊?”

    萧落白点点头:“成为了出头鸟,被秦天给狠狠的收拾了一下,能不赔钱嘛。”

    “这个秦天,还真会跟本王作对啊。”

    萧德说着,眼眸之中露出了一股杀意。

    不过很快,杀意又隐了去。

    “这个账以后再慢慢找秦天算,只要我们大计成功了,秦天也不算什么。”

    萧德说了一句隐晦的话,萧落白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他甚至还点了点头,表示附和。

    “这段时间,你觉得朝廷有对我们动手的意思吗?”

    萧落白道:“这段时间我暗中调查了一下,朝廷并无对我们这些藩王动手的意思,不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