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萧落白败了,接下来的人继续比试。

    不过,他们都没有娶丹阳公主的心思,所以这打的时候,也就没有怎么分出胜负来。

    这分不出胜负,也就只能暂时作罢了。

    而李世民这里,最大的心结解开了,后面的事情如何,他倒也不怎么在意。

    反正,只要不是萧王,丹阳公主嫁给谁都行。

    长安城下起了春雨。

    春雨不是很大,淅淅沥沥的,刮在人脸上很湿润,很舒服。

    萧落白回到驿馆的时候,萧德差点没认出他来。

    “落白?”萧德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儿子,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从小到大,谁敢这样打他的儿子?

    愤怒,愤怒。

    而此时的萧落白,神色更是显得十分狰狞,只是他一动表情,脸上就痛的不行。

    “谁打的,告诉父王,谁打的?”

    萧落白道:“程处默打的,没想到他下手这么重。”

    “好你个程处默,竟然敢打我儿子,父王这就找他算账去。”

    程咬金是国公,势力不弱,但他萧王还真没把程咬金放在眼里,他要去算账,但却被萧落白给拦住了。

    “父王,圣上让比武,我输了,你去找程处默算账,这不是让人笑话我们吗?”

    正常的比武,输了就是输了,输了之后还找人来算账,那肯定会被长安城权贵笑掉大牙的。

    特别是在这样一个万国来朝的时机,其他藩王要是知道了,只怕更会看他们不起。

    萧落白这么一说,萧德也就停了下来。

    他们的面子,还是很重要的。

    “哼,那你说现在怎么办,这个仇,不能就这样算了。”

    萧落白虽然被打,但此时还能够保持冷静。

    “父王,今天的这场比试,疑点重重啊,程处默他们这几个人在打架的时候,都不怎么用力,打我的时候,倒是疯狂,我怀疑这是有人背后捣鬼,故意阻扰我和丹阳公主。”

    萧落白是个聪明人,打架也许不行,但看事情,有时候还是很准的。

    他这么说完,萧德就凝起了眉头:“有人阻挠,难不成是圣上?”

    “这事只怕跟圣上也不无关系。”

    听到跟李世民有关系,萧德就越发的气愤了。

    “这个李世民,也太不给我们父子两人面子了,拒绝就拒绝,命人还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可恶,可恶。”

    萧德内心,对李世民突然产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恨意,虽然在此之前,他就对李世民并不知怎么忠心。

    但现在,是特别的不忠心。

    “现如今怎么办?”

    “我们不能去找程处默的麻烦,不过有人可以啊。”

    “有人可以,你说的是……丹阳公主?”

    萧落白点点头:“我都这样被人欺负了,父王您说,丹阳公主还坐的住吗?”

    “不错,不错,那你是要去找一趟丹阳公主吗?”

    “不,不去找他,不仅不去找,还要躲着她。”

    揣测女孩子的心意,萧落白比萧德要更有经验一些。

    --------------------

    皇宫比试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丹阳公主这里。

    丹阳公主听到这个消息后,对萧落白是充满了信心的。

    在她看来,为了自己,萧落白一定会全力以赴。

    只是很快,丹阳公主就知道了结果,或者说,没有结果。

    没有结果,对她来说是好事,反正像程处默、尉迟宝琳这些人,她也不想嫁,在她看来,程处默这些人还是个孩子。

    只是,除了这些之外,他还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萧落白输了,而且被人打成了猪头。

    一想到萧落白被打,丹阳公主的心头忍不住就是一痛。

    “这个程处默,怎么下手这么重。”

    心里想着,丹阳公主就派人去找萧落白,只是,她的人去了驿馆之后,却无功而返。

    “萧落白人呢?”

    “公主殿下,萧落白不肯来见公主,说他……愧对公主,而且他现在的样子,也怕吓到公主。”

    “萧落白什么样子?”丹阳公主的心又痛了。

    “整个人的脸都被打肿了,而且鼻子也打伤了,想要好的话,没有十天半个月,恐怕不行,就这,还有可能在脸上留下伤疤。”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下人又忍不住加了一句:“被打的可真惨啊。”

    一想到萧落白现在被打的很惨,丹阳公主内心的悲痛突然就转化成了愤怒。

    “程处默,好你个程处默啊……”

    一念起,丹阳公主直接就去了卢国公府。

    春雨还在淅沥沥的下着,午后的卢国公府难得平静了一下。

    古朴的府宅,看起来犹如是在画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丹阳公主带着人就闯了进来。

    “程处默,你给本公主出来……”

    丹阳公主大喊大叫,程处默看到之后,顿时吓的打了个哆嗦,然后便想躲藏起来。

    可丹阳公主又没有人敢拦她,他程处默能躲到那里去?

    很快,在自己的小院里,程处默被丹阳公主给挤住了。

    “好你个程处默,下手还真狠啊,看你把萧落白打成什么样子了,今天我要是不把你打成猪头,我就不是丹阳公主……”

    丹阳公主发飙了,很恐怖。

    程处默一脸的委屈。

    “公主殿下真有意思,那萧落白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你护他做什么?再者说了,圣上让在皇宫比武的,那萧落白技不如人,输了,管我什么事情?最最可笑的是,他输了,却让公主殿下你来闹事,真是让人不齿……”

    程处默嘀嘀咕咕的说着,口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过。

    而他这么说完,丹阳公主的脸颊顿时就红了起来,自己跟萧落白还真没有什么关系,这个时候这么做,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可是,被程处默这样说,她又有点恼羞成怒。

    “你管我,今天不教训你,我就不是丹阳公主……”

    说着,丹阳公主就要再次动手,程处默一看这个,顿时慌了神,连忙说道:“公主殿下饶命,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是听了秦大哥的话,才对萧落白动手的。”

    “秦天?”听到是秦天安排的,丹阳公主有点意外。

    程处默点点头:“是啊,可能他喜欢你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