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史书是由当朝记录,后朝编撰的。

    所以很多历史,就算你当朝篡改了,可后朝只要想写在史书上,还是可以写在史书上的。

    而且,也不乏一些朝代格局不够,故意抹黑。

    所以,当朝的历史记录的怎么样,有时候并不能够起到决定作用。

    李世民想要抹去杀兄逼父的历史,也只能在当朝可以,若是下一个朝代不按照这个来写,李世民在棺材里面也不能怎么样。

    当然,这话不能说。

    那个皇帝不是觉得自己的帝国是可以永远不灭,传千世万世的,他们只怕从来都没有想过大唐会亡国。

    因此,你要跟他说史书是由后朝来书写的,他砍你的心都有。

    秦天和长孙无忌两个人破有点无奈和懊悔。

    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相互望一眼,然后苦笑着等司马宗的到来。

    司马宗作为史官,来的很快。

    “圣上,不知宣微臣前来,所为何事?”

    司马宗长的有点肥胖,脸颊很白,有赘肉,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肉来回的颤动着。

    李世民并没有开口,他只是看了一眼长孙无忌和秦天两个人,留他们两个人在的目的,就是要他们跟司马宗说刚才的事情,毕竟他这个天子说这事,有点不合适。

    而且,他也不想背上这样的骂名。

    作为臣子,替他背个黑锅,怎么啦?

    李世民很是心安理得。

    长孙无忌和秦天两个人却是踌躇的很,不知道该怎么说。

    司马宗被御书房的气氛给弄的有点迷茫,他看了一眼长孙无忌和秦天,道:“两位大人,有什么事吗?”

    “长孙爱卿。”

    李世民喊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若是不开口,他们两个人能一直这样憋下去。

    如今,李世民点了名,长孙无忌不站出来恐怕就不行了。

    长孙无忌犹豫了一下,然后就真的站了出来。

    “司马大人,是这样的,当年玄武门之变的事情,是你记载的吧?”

    听到长孙无忌突然提到这事,司马宗的神色微微一变,道:“不错,当初之事,的确是我所记录。”

    长孙无忌脸颊抽搐,有点不想说下去,但如今这种情况,他有什么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是如何记录的?”

    司马宗道:“自然是如实记录。”

    “哦,不知这如实记录是如何记录的?”

    司马宗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妙,所以想要糊弄过去,不过长孙无忌却是逼问了一句。

    没有办法,司马宗只能说道:“玄武门之变,圣上埋伏玄武门,杀掉了废太子,而后,尉迟将军带兵去向先皇通禀…………”

    司马宗把当年之事给说了起来,而他越是这样说,李世民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若不是想到要改历史,他现在都快要动怒发飙了。

    等司马宗把这件事情给复述完之后,长孙无忌道:“司马大人,事情不是这样的。”

    司马宗一愣,道:“不过五年时间而已,下官的记性还没有差到记不清这些。”

    司马宗有点不上道,或者说作为一名史官,他故意不上道,他在与长孙无忌周旋。

    长孙无忌有点为难的看了一眼李世民,他想让李世民知道,事情才不过过去了五年,很多人都还记得呢,你现在就想改历史,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

    百姓不说,不等于百姓不知道啊。

    他希望李世民可以清楚这些。

    只是,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李世民的心魔,那会因为司马宗的这句话就改变,所以,在长孙无忌望过来的时候,李世民却是假装不知,根本就没有理会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见此,想哭的心都有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司马大人,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废太子李建成毒害圣上,而且有逼先皇,提前登基的意思,圣上得知之后,设局将其擒拿,先皇经此一事,心灰意冷,无意打理朝政,所以把皇位给了圣上。”

    说到这里,长孙无忌的语气突然一冷,道:“当年你们这些史官知道的不清楚,圣上也懒得理会,不过如今大唐局势安稳,很多事情,也是时候让你们知道了,所以,司马大人回去之后,可以把这段历史给修改一下。”

    长孙无忌说话的语气很冷,但说话的摸样,却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就好像在说,这个东西不好玩,你不要玩了之类的。

    只是,司马宗并非是个小孩子。

    “长孙大人的意思,本官已经明白,你们这是想要篡改那段历史吧?”

    司马宗突然很直接的说了出来,他甚至已经直接的不想再有任何虚伪或者掩饰的意思,而他的这段话说出口后,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他们的神色忍不住就变了一下。

    不过,随之,长孙无忌便开口问道:“那里是篡改历史,不过是事实求是的记录一下而已。”

    司马宗哼了一声,紧接着望向李世民,道:“圣上若真有此意,那臣无话可说,您可直接砍下臣的头颅,而后找一个听话的史官便是。”

    司马宗的态度坚决,李世民蹭的一下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司马宗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倔脾气,不过就是篡改一下历史而已,司马宗至于这样吗?

    “司马宗,你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愤怒,冷酷,李世民的眼神之中杀气迸发而出,旁边的秦天和长孙无忌,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李世民这个样子过。

    天子之怒,果然不同凡响。

    那一刻,他们觉得很快就要死人了。

    但此时的司马宗却神色平静,十分坚定,道:“圣上作为大唐天子,有生杀之权,微臣怎么会认为圣上不敢杀臣?圣上有圣上自己的用意和目的,臣有臣作为一名史官的责任和坚守,如果冲突了,圣上杀臣就是。”

    司马宗浑然不惧,李世民眼眸凝重,秦天在旁边,倒是有点意外,这个世上,不怕死的人,还真是多啊。

    不过,有些人不怕死是因为胆子大,有些人不怕死,是因为心中有信念,而这个信念不容人侵犯。

    史官,就是史官。

    “好,朕就杀了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