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三月暮,春已渐尽。

    长安依旧繁华。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唐使臣贾章,已经来到了新罗国。

    新罗国此前只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小的都不起眼,根本没有人把他们放在眼里。

    只不过,隋末一场大乱,新罗国趁势崛起,成为了大唐北边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而且,他们的政权跟大唐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这样的一个国家,对大唐来说永远都是一个隐患,因为他们具备了成为一个王朝的条件,他们甚至比突厥还要让李世民心里不安。

    突厥再强大,但他们并没有形成统一的政权,有可汗是不假,可那也是不同部落联盟在一起的,要击破他们会更容易一些。

    但新罗就不同了,他们有着成为一个王朝的条件,而这个王朝是有可能慢慢强大且影响到大唐的。

    李世民想对新罗动手,不仅仅因为新罗国没有来朝贡,没有给他面子,更为重要的,还是想除去这个隐患。

    不过目前来说,大唐还不是对新罗国用兵的时候。

    所以,他们才派贾章前来。

    贾章进入新罗国后,就来到了新罗国的都城庆州城。

    庆州城不大,甚至也说不上特别的繁华。

    新罗国就很小的一块地方,是接着水利交通之便才发展起来的,但再发展,周围各国不够强大繁荣,他们新罗想要跟大唐比,也是不行的。

    新罗国的都城庆州,也就跟大唐的一个普通的州县差不多。

    贾章来到庆州城后,看到新罗国都城的摸样,不由得有点飘飘然,心中也更加的气愤。

    “哼,一个小小的新罗国,也就我大唐一个州县的大小嘛,竟然敢不给我大唐面子,真是可笑,可笑啊。”

    也许是因为大唐灭掉了突厥,也许是因为万国来朝,现如今的贾章很自豪,而且很高傲,对于其他胡人啊,其他小国啊,都有点不屑。

    而且他觉得,他盛气凌人一些,才更能够彰显大唐之威严。

    在庆州城的驿馆住下之后,贾章就派人把他们的一些帖子派人给新罗国送了过去,然后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等新罗国召见就行了。

    这是使臣的惯例,没有说使臣来了之后,直接就能够见到一个国家的国王或者天子什么的。

    除非这个国家特别的强大,而出使的这个国家又特别的弱小,这个国家的天子还有求强大的国家,所以会把使臣待若上宾。

    新罗国连朝贡都不去,想让他们把贾章待若上宾,好像也不太可能。

    所以,贾章也只能按照规矩来办了。

    而贾章刚到庆州城后没多久,新罗国这边,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最先得到消息的,就是新罗权臣田一更。

    “相爷,我们新罗国没有去朝贡,大唐派了一个使臣前来,看样子是要兴师问罪啊。”

    贾章现如今是新罗国的大将军,也是新罗国的宰相,而他不仅武力惊人,就是在治国等等方面,也是个人才。

    他在新罗国密谋许久,才终于掌控了新罗国的实权。

    田一更四十来岁,长的魁梧,双眼细长,平时没事的时候,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眯着眼睛,但等他睁开的时候,眼睛看起来也不小。

    说话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这男子身材瘦弱,留着一个八字胡,看起来破有点滑稽,但他却是田一更的智囊崔不见。

    田一更之所以能够掌控新罗国的实权,就跟崔不见的计谋扶持有关。

    听到大唐派出了使臣前来,田一更的眼眸就微微凝了起来:“大唐派使臣前来问罪?”

    崔不见点点头:“是啊,这个大唐使臣看样子很是生气,住进驿馆的时候,都没给什么好脸色。”

    说到这里,崔不见道:“相爷,当初我们刚掌控新罗国实权,为了担心国王崔仙之向大唐求救,所以没有出使大唐朝贡,如今他们派了使臣前来,这我们可如何是好,若是让国王见到了这个使臣,而这个使臣又回到了长安城,那大唐说不定是会来与我们新罗国一战的。”

    崔不见说完,田一更顿时哼了一声,道:“一战就一战,我新罗国还怕他们大唐吗?我们新罗国地势优越,唐军想要击败我们也不容易,当年隋炀帝派了三十万大军,不也无功而返吗?”

    对于大唐,田一更的内心是矛盾的,又害怕,又不害怕,想要招惹,又不敢招惹。

    但大唐若是真来,他也还真不害怕。

    他这么说完,崔不见道:“相爷不怕大唐,这个属下知道,但能避免战事,还是要尽量避免的,不然战事起,相爷的权力可就不好掌控了,相爷想打仗,等坐上了新罗国国王的位置之后,也不晚。”

    如今,田一更掌控了新罗国的实权,但一个人手里有了权力,是永远不会满足的,要了实权,还想要面子,而且,还想让自己的子孙都永远的掌控新罗国。

    那么唯一的办法,自然就是做国王了。

    如果能够成为新罗国的国王,那以后他的子孙就可以继承新罗国的一切吧?

    田一更一直都在为谋取皇位做准备,他的意思,是等一切稳定之后,就让新罗国现任国王崔仙之把皇位给让出来的,也就是大唐人常说的禅位。

    这个手段,他是跟李渊学的,当年李渊从唐王做到皇帝,不就是隋朝的那个皇帝把皇位给禅让出来的吗,那他也学一学。

    不过,如今他只是掌控了权力,新罗国的很多官员啊,有名望的人啊,都不认可他,而且那崔仙之也绝不是一个年幼的皇帝那个好欺负的。

    所以,想要成为天子,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如此,若真与大唐发生战争,他要成为新罗国国王的事情,可就要泡汤了,就算不泡汤,也得耽搁好长时间。

    这种情况,不是他田一更想要看到的。

    听到崔不见的这番话后,田一更思虑了片刻,然后点点头:“你说的不错,如今我新罗国的确不是与大唐一战的好时机,那在你看来,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个大唐使臣啊?”

    “相爷,要应对此事,也好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