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二姐留着双马尾,童颜,但规模饱满,长相同样十分清秀,只不过一双眼睛总是望穿秋水,甚至有些勾魂夺魄,但为人,却出了奇的高冷。

    至于小弟,则是一个身材不高的男生,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大姐,真的要去海上吗?”小弟凌思翊郁闷的问道。

    “当然了,要不然怎样?”凌思涵笑问。

    “上线去罗德尼温巢穴打BOSS啊!要不然那个BOSS会被风雨轮回的家伙们杀掉的!”凌思翊急切的说道。

    “呵呵,如果他们能杀,早就杀了。”凌思涵冷笑道,“最后一个BOSS等级是180级,半神级狂暴BOSS,以风雨轮回的实力肯定不够用。所以我感觉风雨轮回的玩家今天应该是在调整,要至少三五天之后才会推杀。而到了那时候,咱们也已经具备了这种实力了。”

    听到这里,凌思翊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二姐凌思语的脸上却挂着一丝忧虑:“大姐,我现在其实还是有些担心。咱们的顶尖级玩家的储备不多啊!不像风雨轮回,这一战他们有多了两个超级刺客。这俩家伙的实力很强啊!”

    凌思翊郁闷的说道:“虽然我输给了那个飞机场小姑娘,可不得不说,人家的实力就是强。咱们最缺乏的就是这种……”

    凌思涵不假思索道:“都不用担心了。你们以为我为什么会这么悠闲?带你们出来玩?就在一个小时前,我已经签了4个超级玩家。咱们最近不是缺少输出吗?他们都是菜刀。”

    “啊?这简直太好了!”凌思翊激动不已。

    “走吧,咱们上船,这四个家伙就在船上等着咱们呢!”凌思涵说完,就迈开雪白的长腿走上了船。

    ……

    没多久,姐弟三人走进了船舱里,和四个人见了面。

    面前是四个男人,年纪最大的不过二十出头,年纪最小的看上去也只有十六七岁。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龙海东。昵称东海龙王。”凌思翊说道,“超级剑士,目前在剑士排行榜排名第3。”

    这时候,年纪最小的男生站起身,冲着凌思翊和凌思语打了个招呼:“嗨,你们好!”

    “这位是花落,暴力弓箭手,德玛西亚弓箭手排名第3。”凌思涵又说道,“还有这位是魂殇,超级敏弓。德玛西亚弓箭手排名第5。”

    花落,年纪也不大,看上去和龙海东年纪相仿,而魂殇顶多只有20岁。

    凌思涵的目光继而转向了年纪看上去最大也是最沉稳的玩家,只不过所谓年纪大,顶多二十出头。

    这个男人身材平平,相貌却十分清秀,看上去很有气质。

    凌思涵莞尔一笑道:“重点介绍一下这位。《大灾变》后期的传奇玩家,天赋异禀的少年英才。小刀王。”

    当凌思涵抛出了“小刀王”三个字的时候,在场很多人都吃惊不已,因为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你就是小刀王?”魂殇咋舌道。

    这人站起身,冲着众人微微点头:“大家好,我的昵称叫——烽火。”

    这一刻,众人都已经惊呆。

    烽火,的确是小刀王,当初靠着一把青钢小刀在尸群中创造了惊人的104连杀,并拿到了《大灾变》第8届近战刀王的男人。当时他和马来剑女王白霜儿在击杀分相同的情况下,靠着死亡次数的优势成为了冠军。

    那一年,烽火只有18岁。

    如今,时隔三年,面前的这个男人,其实也只有21岁。但是这股成熟稳重的样子,却并非只是21岁的男人能表现出来的。

    “烽火老哥,你好啊!”魂殇走过去,主动伸出了手,“我在《大灾变》的时候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当时能从VIC战队手中抢到哪怕一个荣誉,都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啊,你居然做到了。”

    烽火也伸出了手,十分有力的和对方握紧,话语却非常谦逊:“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楚凡老大当时已经淡出,恐怕我拿不到刀战王。另外,我运气不错,当时死亡数比霜儿姐少了一个。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当时的霜儿姐已经怀孕六个月了,状态肯定不如她的鼎盛时期。”

    “哥,你太谦虚了,那时候的你其实也才18岁,还没到巅峰啊!”

    烽火怅然一笑道:“其实,那是我的第一个巅峰,因为在那之后,我就滑落了。呵呵,酗酒、赌博、女人……几乎毁了我的一切。我也是两年前才刚刚振作起来,进入《乐园》的。说起来非常惭愧,我现在只是在德玛西亚的刺客战力榜上排名第9。”

    魂殇却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你的实力应该直逼洛天了!”

    凌思翊也微微点头:“当年的烽火锐不可当,如今的烽火,应该更成熟更老练了。”

    “也许吧,总之,我会全力一战。”烽火微微点头。

    凌思涵笑道:“小弟,我这一次的签约工作还可以吧?”

    凌思翊极为满意,并深深点头:“姐,没毛病!”

    ……

    几分钟后,凌思涵走出了自己的豪华游轮,目光也笔直的落在了不远处。二姐凌思语也跟了过来,冲着她说道:“姐,你辛苦了。”

    凌思涵怀抱香肩,不由秀眉一皱:“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坏蛋,我也不可能过得那么辛苦。”

    “姐,你对他一直都耿耿于怀吗?”

    “能不耿耿于怀吗?”凌思涵咬牙切齿道,“我永远都忘不掉那个夜晚!今生今世,前生前世,永远都忘不掉!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看错了他。等着吧,我早晚要把他踩在脚下!”

    凌思语语塞了,是,她真的不知道该和自己的姐姐说什么了。作为姐姐唯一的秘密保守者,凌思语很清楚,自己的姐姐前世的确受过某些委屈。

    但是今生今世,再也不必受委屈了。

    这时候,凌思涵突然间眼前一亮,不由冷哼了一声:“你瞧,那个坏蛋还挺逍遥自在的!”

    凌思语放眼一看,发现洛天就在另一艘船上,就在不远处,她们的视线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