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楚风躺在竹筏上,双目暗淡,无神的看着天空,没有声音,随大江漂泊向远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空中雾气渐浓,水流渐缓,他躺在那里,感受到了浓郁的能量与灵气弥漫过来。

    晚霞很红,只是有些像血,透过大雾,洒落在这里,殷红流转,多少有些凄艳。

    楚风坐起,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他自己都不知道漂流了多久,现在进入一片湖泊群中,仔细辨认,默默回想,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云梦大泽。

    安静的坐着,不再黯然仰躺,楚风的心绪渐渐平静,一身的郁气在消失,他整个人都在复苏过程中。

    他知道,自己不能沉沦,该有的伤悲都在今天流尽,以后他没有时间去软弱神伤,从此之后,他要做魔王!

    日子还要过,路还要走,但他要有预谋的征战阳间,对于有些人来说,他注定会被称作大魔王。

    其实他不想杀人,但是走到这一步,不斩天尊,不去撼动阳间的几个大教,怎么对得起一直以来被称作楚魔头的称号?

    “其实,我只喜欢当一个快乐的人贩子啊。”楚风自嘲。

    不用去愤世,也无需自怨,他驱散伤悲,只想平静的一路走下去,他要调整自我,做个快乐的魔王。

    他知道,如果父母还在,若是那些人还活着,也都希望他过的安康愉悦。

    “终有一天,我们会相见,不会太遥远。”

    楚风纵身一跃,来到太空中,既然早已考虑好今后的道路,那么现在就要放手去做,进行一搏。

    看着繁星,看着黑暗,他昂起头,从此不会再有眼泪,有的只是斗志,还有笑容。

    虽然现在笑不出,但是,他并不想背负沉重,让苦郁压在身上,他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

    轻轻拍了拍石盒,楚风唤醒内部的妖祖之鼎。

    “该醒来了。”

    他问妖祖之鼎感觉如何,现在怎样了。

    一口小鼎浮现,古意沧桑,上面的裂痕愈合大半,但终究还有一些细小的纹络,还未消除掉。

    当日,太武天尊一指点来,哪怕压制到映照级,可是多种能量体叠加,也是恐怖的,堪比神祇一击!

    “还差一些火候。”妖鼎这次近乎解体,遭遇重创,它需要一些稀珍材料修补自身。

    楚风从石盒空间中取出一枚手环,星辉点点,同时上面也有细小的黑斑,如同宇宙黑洞浮现。

    这是星空母金手环,从万星体徐成仙身上得来,是最为稀珍的母金粗坯武器,还未演绎自身的完整秩序。

    楚风递了过去,放入鼎中,让妖祖之鼎化掉并吸收,它自身就有母金的成分,得此手滑的话,其裂纹等被修复不成问题。

    “这……”妖祖之鼎讪讪的,这份大礼实在太贵重。

    “你早点恢复,我们还有些事要去做呢。”楚风不容它推辞。

    同时,他将另一件更为特殊的母金手环——金刚琢,套在自己的手腕上。

    楚风驾驭绿竹舟,以圣人级能量催动,横渡星空,在某一颗废弃的星球上寻到一座古老的传送场域,自此开始再进宇宙深处。

    他寻到星海中的一座古矿,是当初机械族的金刚古祖沉眠之地,这里对金属生命体是最好的疗伤之地。

    妖祖之鼎留在这里,开始抓紧时间恢复。

    而后,楚风只身上路。

    阳间人退走了,最起码近期都没有敢再露面,宇宙边缘恢复宁静,看不到那恐怖的冒着滚滚阳气的大船。

    大渊一役,连天尊都殒落了,造成的风波与影响实在太大。

    哪怕过去很多天,依然最热门的话题,当然关于楚风还有妖妖等,包括雷公、天刀等也在被不断提及。

    楚风进入阴间宇宙最为繁华之地——废都。

    史前岁月的龙族始祖、亲口提及过阳间种的宇宙第一高手,曾坐镇在这里。

    数千万年前,妖祖也曾坐镇于此,这里是是他的闭关地。

    后来,这里毁掉,成为废墟,直至五百万年前,又渐渐繁荣,成为各方星系往来的中转站,距离宇宙前十大种族所栖居星辰最近,故此再现盛况。

    这里的道统谈不上有多强,但是会做生意,聚拢八方财源,多次有神药成交记录,更有呼吸法与经文等,当然也少不了秘宝。

    楚风来了,不为药草,不为呼吸法,只为最后看一眼这片宇宙,更是要了解下当前的一些情况。

    “你们都同情楚风,觉得他与雷公、天刀等人的下场太凄惨,我却不这么认为,完全是螳臂当车,何苦来哉,如果他们不去进行所谓的血拼与决战,阴间也不至于这么惨。你们看到了吗?就是因为这些人不屈服,结果怎样,阳间来的人,大手探出,直接就掌灭数颗星辰,都是他们惹出的祸。”

    在一片繁华的街区,一座临街的酒楼上,有人正在高谈阔论,这种话语一出自然引发许多人不满,喧哗起来。

    “怎么说话呢,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应该跪在这里,等阳间人过来时,看他们的心情来决断你我的命运,究竟是杀还是剐,或者放过,都不要去抗争?”

    早先开口的中年人冷笑,道:“打不过还去出手,这是自不量力,实乃不智,不是我说雷公,他老人家真是晚节不保,真不该出手,安心养老多好。还有那楚风,这个魔头也该本分一些,若是顾全大局,就该被阳间人抓走,结果他不服软,为了杀他,阳间人大动干戈,伤及很多无辜。”

    顿时,一群人炸了,有人斥道:“我怎么觉得,你天生贱骨头,在你眼中阳间高高在上,实力够强,一切都是对的,而我们这边连抗争一下都是错误的?”

    那人摇头,道:“本来就是这样,如果没有跳出去进行所谓的对抗,阳间来的人即便杀上一批人,或许也就会罢手了,不是我说天刀、雷公那几位老人家,还有楚魔头,真是不自量力。”

    这片区域自然无法宁静,发生激辩。

    同意那个人观点的进化者虽然很少,但的确有几人,让一些老辈人物气的面皮抽搐,点指那几人,脸色通红。

    “败类,看到阳间强者过来,让你跪在地上,不杀你的话,你就觉得的是大恩。如果他们扔给你几根骨头,你是不是会摇起尾巴?我们这边的进化者雷公、彼岸花、天刀去征战,去厮杀,哪怕流血又丢掉性命,艰难与敌人同归于尽,你觉得不够强,便不感念其恩。真是奴性十足!”

    “老匹夫你骂谁呢?!”那中年男子羞恼。

    楚风静静看着,听着,了解此地的情况后,无动于衷,生死看淡,都要去阳间宇宙了,这些鸡毛蒜皮,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时,有人说道:“你就嘴硬吧,这样大放厥词,楚风不见得死去去,万一出来,肯定一巴掌拍死你。”

    那个中年男子撇了撇嘴不屑,道:“这么多天了,只找到他留下的几缕所谓的活性血液,估计没有参考价值,这个魔头死了,况且,即便他出来又如何?应该也是半废,况且他也得讲道理才行啊。”

    “跟你有什么道理好讲?”有人呵斥。

    楚风听了片刻,觉得聒噪,就这样走了过去,顿时让这里落针可闻,喧闹的繁华之地一下子安静到极点。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一些人在发抖,有激动的,也有的是吓坏了。

    他们这般谈论,正主居然忽然出现!

    “楚风,你……要干什么?”刚才大放厥词的人吓得颤栗,不断倒退。

    “砰!”

    楚风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向前一按,然后这个人就从双脚向上开始瓦解,不断消失。

    这个人惊悚大叫:“你不能这样,有话好说,有道理慢慢讲!”

    “你都说我是魔头了,还讲什么道理,从今天开始做魔王!”楚风平静地说道,对这种人没什么可多说的。

    他迈步远去,离开这所谓的废都。

    不久后,他逐一拜访前各大强族,包括前十大保留下的族群,当然都是暗中赶过去的,给予这些进化门派造成强烈不安,都头大如斗,不知道他为何登门,深感惧意。

    敢跟阳间死磕到底的人,连天尊都死去了,他还能活下来,让各方忌惮,得悉他登门后都寒毛倒竖。

    有一些道统非常心虚,他们曾去大渊外徘徊,想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如今后背都在冒冷气,担心楚风洞悉了,上门收债。

    事实上,他们多想了,楚风只是在追问与了解一些关于阳间的问题。

    阳间曾在混沌宇宙降服很多进化者,其中一部分就是从阴间过去的,去那里寻觅战神果位。

    一部人屈服,追随阳间人,成为他们部众,甚至是奴仆,返回这片宇宙。

    楚风跟最早的阳间大教弟子开战时,曾用青皮葫芦中的诡异物质灭掉他们的同时,也覆灭很多这样的圣者,杀个干净。

    他相信,在那些人回归时,曾给自己的族群传讯,告知过族人一些关于阳间的消息。

    楚风就是为这些而来,他要进阳间,自然要了解那些大教,提前探查太武、浑羿、元始、乱宇等人的根底。

    有效果,而且极佳!

    他走访一族又一族,谁不惧怕,果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所了解的全都告诉楚风。

    “阳间天尊付出很大代价,甚至有大能的身影,这才开辟出一条稳定的路,贯穿两界,可以保持一年多的时间?”

    楚风瞳孔收缩,这个消息对他极其重要!

    他原本要离开了,可是现在,得悉阳间那条路径还能保持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后,他改变了一些念头。

    他想最后疯狂一次,怎能这样放过他们?等去阳间崛起再战还远,还不如在这里先收割一番!

    楚风还活着,自然是一件惊人的消息,引起各方震动。

    有些人吓坏了,曾经披着黑色的斗篷,接受召唤,去宇宙边缘迎见阳间的人,提供关于楚风的各种信息与资料等。

    现在他们怕走漏消息,引来楚风大魔头血洗!

    不过,等了很久,他们发现楚风也没有搭理他们,这才长出一口气。

    此时,楚风已经进入属于大梦净土所统御的一颗秘密行星上,去见自己的孩子——小道士。

    “活着回来就好!”大梦净土一位老妪颤声说道,带着笑,也含着热泪,看到楚风就想到秦珞音。

    “爸爸,你还要去哪儿?”小道士一副天真的样子,胎中迷,他忘记了一切,如今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一个心灵纯净的孩子,不过却是早慧。

    楚风看着他,心中发酸,这么小就失去母亲,而他却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没有时间来照看他,最近都在挣扎,血战,带着秦珞音的尸体离去后,如今才回来。

    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楚风却觉得,如同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最近每一天都是生与死,血与骨,都在煎熬。

    “爸爸要去屠神,祭奠一些人……”楚风说不下去了,无法告诉他,要祭奠他的爷爷、奶奶、母亲、叔伯等。

    大梦净土中的老妪,还有那位男性老圣人,闻言都心头颤栗,他们意识到,楚风要去做一件无比疯狂的大事。

    小道士不解追问,最后又道:“我娘呢?”

    上一次,他虽然看到了秦珞音满身是血,沉眠不醒,但最后被善意的欺骗了,都告诉他秦珞音去闭关修养。

    他终究是没有走出胎中迷这种状态,哪怕早慧,也不知道真相,因此才有这样一问。

    楚风看着他,说不出话来,唯有伤感。

    此时,他亦想到很多,小道士曾说过,自身上一世是天尊之资,看来不是随便说,身上的确有古怪。

    这一次,所有人都被太武抓到大渊附近,唯独漏过小道士,他身上应该是有些秘密。

    楚风上路,他要进行最后的疯狂,从今天开始做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