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少人倒退身上有血迹且带着惧意显然这批早出来的人都早已经亲耳听闻他们是来自混沌天神宫的人。

    “你过来!”正在这时那青年仆从点指楚风。

    楚风没有搭理他径直朝一边走。

    “这位小兄弟你很有性格啊。不过我劝你还是给我立刻回来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青年仆从露出危险气息。

    虽然不是真正的主人但是身为仆从他的表现非常强势语带轻慢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俯视楚风。

    此时楚风全身都覆盖在甲胄下自从寻觅大药开始他一直这么做就是为了遇到麻烦时方便出手。

    “凭什么?”楚风瞥了他一眼带着不以为然的神色不怎么放在心上。

    “我说让你过来你就得过来凭我已经开口。”气质略显粗犷的青年仆从脸色微沉下来。

    附近所有人都在盯着看早先出来的那群人都很忌惮因为刚才遭遇过这种经历。

    刚从火山中走出来的人没有想到拦路的是天神宫的人传说中近乎神话般的道统栖居混沌中今天居然有人突兀的降临。

    “你算个屁!”楚风简单而刚硬的回应针锋相对。

    “真是有意思我混沌天神宫居然这么缺少存在感在这片池塘中没有威严看来都被不成器的天神族旁系后裔堕了威名。”

    有些野性气息的青年仆从声音略带森寒眼神中冒出一缕缕光焰精神力暴涨肉身血气如同洪炉般发光。

    很多人倒退刚才一群人吃过大亏略带惧意天神宫有真正的神明坐镇走出来的人太霸道。

    说话间那个青年仆从直接向前逼来。

    在此过程中那个白衣公子始终闭着双目躺在藤椅上没有发声像是与己无关。

    在他的身后那个靓丽的侍女嘴角微翘道:“罗海你还多说什么我们混沌天神宫的威名是打出来的从来不是摆谱出来的你太啰嗦!”

    青年仆从罗海闻言双目露出野性光芒如同一头危险的野兽刹那临近探出一只大手向着楚风抓去。

    刚才有些接到大梦净土请柬、要去赴会的天才都在他的一抓之下骨断筋折根本挡不住他这一招。

    可以看到他的手掌化成银白色手指头更是像是金属铸成锃亮放出光芒尤其是到近前后手掌覆盖上了银色鳞片。

    楚风讶异一个仆从居然这么强他感觉比之天神族的最强传人罗浮还要强大比天神子更是不知道强上多少!

    砰!

    他动用拳印跟此人碰撞在一起后震的地面炸开岩浆滔天一群人都快速倒退了出去怕被波及。

    “咦?!”

    罗海相当吃惊他以为能直接拿下眼前这个满身被甲胄覆盖的人结果自己的手掌却发麻。

    “杀!”

    他一声轻叱手掌变成金黄色龙鳞密布他的血气爆发让各路进化者的面色都变了这个人太强令许多塑形层次的进化者都凛然自愧不如。

    楚风跟他碰撞而后果断动用大日如来拳拳意宏大宛若一尊真佛出世普照十方光芒万缕刺目而又神圣。

    轰隆隆……

    一刹那岩浆滔天火山喷发这片地带跟末日来临般。

    楚风占据绝对的主动压制这个男子逼得他不断后退他周身的恐怖血气都被逼回体内去了。

    “天神拳!”他大吼催动掌印向前猛然攻去开始反击。

    然而他依旧不敌手掌都在滴血整条手臂皆在痉挛脚下的大地被他踩的崩开地下岩浆喷涌。

    众人倒吸冷气这可是来自混沌天神宫的人居然被人这样压制根本不是对手。

    事实上楚风很不满意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天神宫的一个仆从居然在他手上支撑八十招而不落败这有点不符合常理。

    他一阵狐疑难道混沌天神宫的一个仆从都比这片宇宙天神族的最强传人还厉害?!

    这个青年仆从罗海凶性大法咆哮着他的眉心光芒刺目出现菱形印记然后强大的精神力如同涟漪扩散向着楚风冲击!

    战局没有结束主要也是楚风没有立刻下杀手他想观看混沌天神宫的人到底多厉害都有什么底牌。

    毕竟那边还有一个白衣公子算他们的主子想必更厉害他想多观察一下。

    不过这时对方动用精神攻击他可就没有什么客气了当下眉心发光一道炽盛的光束直接轰出去。

    噗!

    那些涟漪全部炸开楚风最近练成的精神攻杀术相当的可怕威能无穷。

    这道精神力都实质显化了化成光束摧枯拉朽一路碾压过去摧毁对方的精神涟漪让罗海面色苍白忍不住大叫因为他根本挡不住。

    他快速低头躲避一道光束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只差一点便轰进他的头颅中。

    即便如此罗海的头盖骨还是被冲击到出现裂痕差点炸开最终被掀起一块骨头。

    与此同时楚风的大日如来拳恐怖无边轰杀过去打的罗海横飞满嘴是血沫子。

    罗海脸色煞白刚才险而又险对方的精神光束几乎轰穿他的头颅这是何其恐怖的妙术?

    “罗海回来!”就在这时那躺在藤椅上白衣公子开口他睁开眼睛并对楚风传音道:“道兄还请手下留情。”

    罗海被打的横飞踉跄着落在白衣公子的身前大口喘息身上出了很多冷汗他摸了摸头盖骨都被掀开了真是好险!

    楚风冷笑站在那里没有立刻出手。

    他觉得既然白衣公子是罗海的主人应该更加厉害他已经做好大决战的准备。

    映无敌、元世成也走来了站在不远处他们也露出惊容一个仆从尚且如此跟他们这个级数的人能争斗数十上百回合他的主人绝对恐怖之极。

    出乎预料白衣公子温润如玉相当的平和与客气。

    “兄台的手段让我佩服在这片阴气浓郁的宇宙中能有这种非凡体现称得上天纵之资。是我管教无方让手下人冲撞了你。”

    这令楚风一怔他都准备开战了。

    “其实罗海这么恶形恶状主要也是为了我。”说到这里白衣公子咳嗽嘴角溢出一缕血他居然有伤而且不轻。

    他身后的侍女开口道:“横渡混沌时我们遇到史前巨兽我家公子为了庇护我等跟混沌中的巨兽开战身负重伤。我们听闻这颗星球有不死鸟巢想来这里寻找与不死鸟有关的药草疗治伤体。罗海忧心与焦急便直接动手抢了。”

    “惭愧我们身为混沌天神宫的子弟居然做出这种荒唐的事。”白衣公子轻叹。

    “公子别说了都是我的错。”罗海开口。

    楚风愕然居然还有这种事不用跟那白衣公子决战了?

    不过他也在蹙眉不管怎样说这都是天神族的强援与其如此他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在此大开杀戒。

    事实上他早已杀气外泄不自禁的向前逼了几大步即将爆发。

    “绿珠取一朵不死花送给这位道兄赔罪。”白衣公子开口。

    “主上不可这是你养伤用的神物。”罗海阻止。

    “无妨我留下一株血凰藤以及另外一朵不死花足矣太多也无用。”白衣公子这般说道而后他又冲着其他人轻叹道:“各位这次我欠你们一个大人情暂且记下。因为这次我真的需要凰血滕与不死花疗伤。不久后你们可以去天神族索取赔偿。”

    众人发呆竟出现这样的转折?

    “我这次是为整顿天神族而来你们尽可放心去天神族要酬金绝不会让各位失望。”白衣公子说罢便直接起身离开这里。

    绿珠很不情愿但还是掷给楚风一个玉盒这让楚风相当的怀疑当打开后里面有一朵黑色的花朵绽放乌光清香扑鼻。

    “各位有缘再见。”白衣公子说完身体发光一张金色符纸笼罩主仆三人一刹那就消失了。

    这种节凑让他楚风都发呆他刚才看向玉盒中的不死花确信为真致使心神略微受到触动居然是真正的大药?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原本还想跟混沌天神宫的人决战呢结果导致他迟疑而让三人从他眼前消失。

    “混沌天神宫的白衣公子真是仁义与讲究居然会主动认错。”有人感叹道:“一切都是那恶仆的错。”

    “仁义与讲究个屁我们采摘的血凰藤被抢了你出来的晚没被勒索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人反驳心都在滴血。

    有人劝道:“没关系他不是说了吗可以去天神族索要赔偿以他的身份来说不会食言的。”

    “这倒也是回头就去!”一些人郁闷的附和。

    楚风觉得诡异这事有点古怪。

    不过他没敢耽搁果断飞遁而去毕竟他也是大赢家平白得了一株不死花是真正的稀世大药!

    楚风消失回到炽凰城租了个洞府闭关直接将那九叶涅槃草给吞食了仅两天的时间而已他的精神力暴涨一倍!

    毫无疑问现在如果再施展精神攻击术的话绝对更可怕这是一桩恐怖的杀手锏!

    等楚风出关后立刻联系欧阳风问他在哪里在做什么。

    “做星际海盗啊四处抢劫呢。”欧阳风相当的直接都不带掩饰的像是在做一件多么光荣与出彩的事情一般。

    “你能有点出息不?”楚风鄙夷。

    “你连神子、圣女都卖我当海盗又怎么了?这是在自食其力很光荣好不好!”欧阳风不以为然接着他又邀请楚风道:“我正要找你呢跟我一起入伙吧争取在进大梦净土前干票大的抢到足够多的进化资源。”

    他介绍自己已经加入一个星际海盗团伙目前已经独自领着一伙人驾驭一艘宇宙战舰成为一方小头领。

    楚风无语这才多少天啊这家伙就已经成为海盗中的一个小头目都能坐镇一方了?这是人才还是太丧心病狂了?!

    欧阳风道:“我跟你说这行业很有前途跟我一起来冒充天神族四处劫掠保证大赚且反正有人买单帮我们还债!”

    “什么情况?”楚风本能的觉得这里有问题。

    “你不知道吗这两天三个大盗疯狂作案冒充混沌中的天神宫使者接连洗劫好几片星海让真正的混沌天神宫使者气的发疯满世界追杀呢。幸好本神王英明才一听闻就果断效仿他们跟着一起冒充作案收获……太大了!”

    楚风听完后目瞪口呆他顿时知道两天前那三人的身份大盗!

    很显然那三人实力应该相仿发现不是楚风的对手所以最后才那么的仁义与讲究一切都是为了稳住在场的人让他们可以及时激活那张符纸从容遁走。

    就是临走前那三人还在让天神族背锅呢说让受损失的人去天神族索要赔偿还真是人才。

    “来吧跟我一起做票大的以天神的名义去征战!”欧阳风号召楚风立刻上路跟他汇合。

    “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楚风很严肃然后叫道:“说你在哪里呢?不能再一个人作案等我一块出手!”

    欧阳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