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兄弟保重,我们去投胎,来生我老牛争取还做一头有理想,有道德,有实力,有大气运的牛魔!”

    “此行去阳间,老驴我要真正投胎书香门第世家,到时候不仅有红袖添香,文字也可镇压诸神!”

    ……

    众人远去前,在轮回古洞中喊道,楚风明白他们这是在有意冲淡离别的伤感。

    一群大妖呼啸着远去,他的父母也轻唤,让他好好活下去,不要为难自己,不要背负太多,还有秦珞音亦回首遥望,黄牛也在点头。

    轮回洞深处传来那些人的惊呼,但是很远了,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有惊喜,也有紧张,那里充满未知。

    楚风听不到,看不到了,在这里怅然良久。

    他抬起头,看着那盘坐在高台上面的泥胎,一动不动,积满尘埃,非常厚的一层,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它穿着古旧,在那厚厚的灰尘下是兽皮袍,但是现在看不出轮廓与样式,当初楚风是利用火眼金睛看透的,很危险。

    当初,他那样做时,石盒都曾发出光,像是挡住了什么,那时楚风就怀疑,若是没有石盒的话,他可能已死在这里。

    这一次,他没有妄动。

    但是,他的目光却在游离,看向泥胎手腕上的那条手串,由古朴的兽牙、骨块穿在一起形成,样式非常老旧,像是承载着时光长河的所有印记。

    昔日,楚风认为,这是由映照级的各种生物身上最坚硬的骨与牙齿制成的,现在看来,太低估了。

    主要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所了解的最强者就是映照级,根本不知道在此之上还有神祇、天尊等。

    现在看来,泥胎不可揣度,根本无法衡量到底是什么级数的。

    楚风转身走了,没有久留。

    他现在也有点怀疑,这是泥胎不见得真是活物,谁会在这里盘坐亿载岁月那么久远,忍受无尽的孤独与寂寞,简直不可承受。

    哪怕是蝼蚁,总是出现在一头巨龙身边,有所动作,纵为龙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吧。

    或许它真的只是一尊塑像?

    楚风消失了,持最后一角黑色符纸,横渡过深渊,逆着轮回路而行,极速远去。

    到了如今越是了解越是探究,此地越是让人恐惧。

    在异域时,即将彻底石化的老狐狸曾说过,这里不可说,不能探究,天尊等都对轮回路讳莫如深,不愿提及,当中的水深的骇人,有可能存在一个可怕的局。

    石化的狐狸以天尊自居,说它师傅都可能没有资格入局,充满不确定性。

    楚风藉一角符纸,飞遁于轮回路上,花了一天多的时间迅速赶了回来,自石磨盘脱困前,一行金色符号洒落下来,几乎将他定住。

    楚风隐约间听到了自己身体深处包括魂光中,都有一声凄厉惨叫。

    他的肉身与灵魂感受到可怖的压力,险些被打散,几乎要被粗糙的石磨盘碾成肉沫。

    他一下子就猜测出,这是体内有诡异物质导致的,石磨盘针对这种东西,要将之彻底磨灭个干净。

    可是现在,灰雾与楚风凝结为一体,从灵魂到血肉,除非亲历轮回,毁掉此世之身,不然根除不了。

    石盒发光,挡住了一行金色符号的照耀,跟那粗糙的石磨盘短暂对抗,楚风顺利脱困而出,回到死城,又冲了出去。

    楚风神色凝重,心头浮现阴霾,这诡异物质还真是可怕,盘踞在他体内,绝对是大祸害。

    他知道,自己能够不死,没有被粗糙的磨盘毁掉,都是因为石盒在庇护。

    “有些不同了,其中一面中的纹路内,山川景物依稀可辨!”楚风催动,石盒六个面中的一面,略显晶莹,蕴藏着各种对于场域研究者来说都是无上密土的地势,传出去可惊骇世间。

    如:真正的太上八卦炉地势,这可不是紫金山那里人为布下的地带,而是天地孕育,自然生成,有种气息扑出,越是细看,越是让人要沉沦进去。

    不知不觉间,楚风发现,自己竟是满身冷汗。

    这个太上八卦炉地势,除却应有的仙炉与八卦火外,居然还有芭蕉扇等,负责扇动火势,更有葫芦沉浮在旁。

    当然,都是山体,但演绎出的场域之气,凝聚后竟形成这种异象,地脉可怕,太过超凡。

    除却这些外,还有百凤焚天图,山川宏大,地磁气蒸腾,化成一群不死鸟,焚烧三十三重天,而后共舞,朝拜一方。

    所朝拜之地,一片模糊,雾气缭绕,如今看不清,那是怎样的场景?让楚风大受震动。

    数十幅山势图,任何一种研究透彻的话,对于场域研究来者来说都是算是究极图,意义重大!

    “我若是能构建出这种地势的几许威势,镇杀强者岂不是太简单?”

    当然,他也知道,哪怕读出奥秘,研究懂了,所需要的天材地宝也会是海量的,甚至要各种稀珍瑰宝。

    不然何以镇世?

    同时,楚风心头火热,这些自然形成的地势中,一定蕴含着不可想象的造化,他若是能进去,以山川养身,以当中的瑰宝修行,自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猛烈进化。

    这些地势在哪里,是坐落阳间吗?

    楚风出神,看的越发仔细,在这些山川间,有金色光点闪耀,以火眼金睛能窥探,是一个又一个符号。

    当初,他就看到过,但现在更清晰了一些!

    他猜测,这或许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就是那光明死城中,粗糙石磨盘上的一行字,都包含在石盒中的符号内,只为一部分。

    楚风研究很久,最后有些狐疑。

    “每经历一次轮回路,这石盒都似复苏一分,这是被粗糙磨盘碾过,承受压力所激活,还是有其他缘由?”

    同时,他亦想到盗引呼吸法。

    走出炼狱后,想让石盒其中的一面发光,需要运转这种呼吸法才行,别的法无效。

    难道说,盗引也跟石盒有关?

    楚风再一次催动,然后仔细观察上面的数十个金色光点,认真而神色郑重的领悟起来,只是太艰难,玄奥艰涩。

    而且,他双目疼痛,火眼金睛都承受不了,像是在被灼烧,要被摧毁。

    楚风回来了,坐在昆仑上一天一夜,祭奠往昔的一切,从此将要义无反顾的踏上征程。

    “你想怎么做?”妖鼎问他。

    “先成神,再去猎神!”楚风答道。

    妖祖之鼎哑然,觉得这个目标不可能实现。

    这片宇宙是有上限的!

    一天后,楚风离开了,暗自走在宇宙各地,在寻找着什么,但是最终他眉头深锁,回归昆仑山。

    他在这里盘坐,静静地思考,显然在做重大决策。

    清晨,他吞吐朝霞,提升体质,慢慢进化,他有三颗种子,更有石盒在手,但是这片宇宙的上限最高就是映照。

    他曾去各地看了很多地势,寻找异土,顶级的也就是光华炫目的彩色异土,应该可以让他成为圣者巅峰境。

    再高一层的异土也有,但非常不好寻找。

    此外,他现在已经是圣者层次,想要成为映照级强者,不仅需要手中的种子生根发芽,绽放花蕾,还需要对天地秩序的思索与感悟等。

    到了这个层次后,想要提升实力,有异果也无法保证一路进化下去,还要魂光蜕变,需要去参悟。

    若是想以山川地势养身成为映照级高手,也很难实现,阴间宇宙缺少那种造化地脉。

    “该上路了,那就疯魔一次吧!”

    楚风在朝霞中站起身来,彻底下了决心,想要成神的话,当前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妖祖之鼎吓了一跳,感觉楚风的双目中跳动的光彩有些可怕,有些疯狂,让它觉得不妙。

    “你想怎么做?”

    “去履行一个承诺,去异域!”楚风答道。

    他对朱雀族有一个承诺,要去接引小红鸟过来,将它带出那片可怕的土地,一直还没有实现。

    不是他不想去异域接引,而是从那里返回后妖祖之鼎无力开启道路了,等到它吞噬天神星、西林星的山川精粹后,阳间的人又杀到了。

    在这种情况下,楚风怎么去?真要将小朱雀带过来,那等于是让它也要跟着遭受死劫。

    现在局势稍微稳定,而且,他自身也下定决心,要去那里图谋一番,要疯魔一次,所以不能再耽搁了。

    算一算时间,几个月过去了,如今这片世界一年,在那方异域则是百年,小朱雀已增长几十岁。

    “你要去那里成神,你疯了?!”妖祖之鼎惊呼,这绝对是最可怕的选择,那是什么地方?现在妖鼎确切知晓了。

    它可是在炼狱看到过诡异物质的可怖,只有那粗糙的磨盘能够彻底磨掉,不然的话,一旦沾染上,就会纠缠一生,至死方休!

    它猜测,楚风多半不是想利用时间差去修行,而是要以最疯狂的手段去进化,他太渴求变强了,他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成神!

    “时间还来得及,阳间开启的那条路,其稳定性可以维持一年多,那些敌人,你们等我回来!”

    楚风声音很冷,双目深处闪耀寒光。

    上一次太屈辱,身边所有人都死去,如今这天地间只剩下他自己,连父母都惨死了,亲朋皆殒,他怎能甘心?

    即便有个别人没有结局,也是生死未卜,少女曦被抓走,妖妖坠落大渊下,究竟会怎样,没有人知道。

    此外,即便是他的父母、秦珞音等人去轮回了,也充满变数,毕竟只有一张黑色符纸,能庇护他们顺利转世吗?

    这一别,可能就是永别!

    下一世,或许不见,无法再聚首。

    即便有缘,都还活着,也可能是从此相逢不相识,不知前世我是谁,只有今朝新人生。

    想到这些,楚风的心就痛,他无法忍受,想亲自去报仇,哪怕杀不了天尊,也要先屠掉他的一些弟子徒孙等,去猎神,将他们杀痛!

    想要做到这些,那就只有去冒险了,一梦异域百年!

    这是他思虑很久的事,觉得可行。

    这一次,之所以事到眼前有些犹豫,那是因为在光明死城那里,楚风进一步看到灰雾的可怖,一旦缠上,简直无解,他有些忌惮。

    但最后,他还是要上路了!

    “你要三思啊!”妖祖之鼎严肃地告诫。

    “没什么大不了,我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不会将自己搭进去。”楚风很坚定,不会改变主意了。

    他低吼道:“这一次,我要杀的阳间那些跨界过来的人恐惧,我要杀的某些活在阳间的生物得到消息后心头滴血!”

    “你要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妖鼎再三警告。

    “我清楚,我明白!”楚风点头,而后又道:“走吧,送我上路,并且,这次我的肉身也要跟着过去!”

    唉,昨天送一群人去轮回,我自己也陷入更新的黑暗轮回怪圈中了,所以咱们现在才相见,又一个纪元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