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圣墟最新章节!

    咻!

    一枚金币被高高的抛起,带着细微的颤音,在空中翻转,穿过丝丝缕缕的混沌雾,而后向下坠落。

    正面与反面,分别代表生与死。

    这是在混沌区域的边缘,朱红色的大船上几人很平静,抛出一枚金币,以正反面来决定阴间宇宙一些人以及道统的生死存亡。

    袁晨、戚霞等人被杀,确实出乎他们的预料,但却也不以为意,死去几人很正常,算不得什么。

    但是,他们要表达出自身的态度。

    嗖!

    白影一闪,船上多了一人,伸手接住下坠的金币,从容而优雅。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身穿素白战袍,谈不上英俊,但很有气质,风采自信过人,他开口微笑,道:“生死尽在掌中。”

    同时,混沌中露出一艘庞大的船影,又有人过来,属于阳间的大船,在这阴间散发着滚滚热浪。

    黑漆漆的大船上人不多,但都很特殊。

    一只老天狗十分衰老,如人一般盘膝而坐,静静地饮茶。一只老乌鸦站在船舷上,猩红的眼睛流动妖邪的光芒,也很老迈,羽毛都快落光了。

    还有一只黄鼠狼,更为苍老,兽毛略微泛白,佝偻着身子,盘坐在那里,盯着桌面上的龟甲,正在研究卦象。

    朱红色大船上的几人起身,迎接这三位老者,因为他们都很有来头,实力强劲。

    老天狗来自太武天尊那一脉,虽然为一老仆,但却可对决混沌宇宙的神级强者,道行高深莫测。

    它还不是真正的神,不过修炼岁月过于久远,一身道行高深的骇人,再加上阳间重器辅助,以半神之体可纵横这片天地中。

    老乌鸦亦如此,实力跟它相仿,有这两位高手坐镇,他们行事无忧。

    只有那只黄鼠狼较为特殊,皮毛都光秃了,虽然年迈,但是并未因进化岁月久远,而实力高深莫测,他勉强步入映照级。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轻视,甚至连老天狗与老乌鸦都对很恭敬,负责保护它。

    “见过黄神师!”

    朱红色大船上的年轻身影都起身,没人敢放肆。

    因为,在阳间时各教长老叮嘱过,这是一位高人,是浑羿天尊的第五弟子亲自出世,去找来的人。

    而且,乱宇、太武两位天尊的后人也去请过这个老黄鼠狼。

    “噗!”

    老黄鼠狼咳血,丢下茶几上的龟甲,闭上眼睛,靠在藤椅上,胸膛剧烈起伏。

    它轻轻一叹,道:“老了,精力不济,这才占卜一卦而已,就耗去不少心神。”

    在场的人都露出敬意,内心大受震动,他们很佩服,因为知道这个老黄鼠狼在推演什么器物,关乎甚大,让天尊都渴求的东西,让阳间大能都惦记的古老器物,有几人敢沾惹?

    在占卜这个领域内,最怕泄露天机,触动禁忌,动辄就会丢大性命。

    那等器物,其他占卜师谁敢推演?会要命的!

    “我觉得,传言非虚,有些东西的确在这片宇宙中。”老黄鼠狼靠在那里平静地说道。

    众人震动,吃惊的同时又无比的欣喜,暗叹,这位黄神师果然厉害非凡,连那种东西都可推演。

    居然真的在这片宇宙中,让他们的心头顿时火热起来。

    “太艰难,我只是感觉到,但却无法确定坐标,甚至一时间连大致方位都找不出来。”老黄鼠狼轻叹,两道长长的黄白眉毛微颤。

    “其中的最古器物不是高耸入云、宏大无边吗?目标应该很大才对,到时候我们用通天镜照耀,说不定能直接找到。”一人开口。

    刚才老黄鼠狼确定,这件器物应该在阴间。

    其他人点头,相传那件器物巍峨磅礴,气吞八荒。

    “当年,一位究极人物就是因为它而迅速崛起的,这是真的吗?”一人小声咕哝,说起那件最古老的传说之物。

    老黄鼠狼点头,说出一些隐秘,毕竟这些后辈弟子接触不到这个层面。

    “嗯,当年有人看到它,是一面巨大的墙壁,横亘天地间,抬头仰望,墙壁上满是痕迹,都是一些终极地势图,后来描摹出一些给阳间最强大的场域研究者看,让其感觉害怕,那些地势蕴含究极之奥,深不可测。”

    最为关键的是,那个发现巨大墙壁的人在墙上还看到一些发光的符号,蕴含深意。

    “可惜了,那位古老的存在藉此崛起,向着究极体进化,最终还是倒在路上,不知道进化成了什么,算一算它的衰败末端时间,应该死去了。”

    哪怕如此,那位倒下的半究极体泄露出来的消息,还是让人眼红,觊觎此墙。

    若是一例也就罢了,后来又有人看到那面巨大的墙壁,也开始向着终极体进化,守着那面墙很多年,可惜他也倒在进化路上。

    后来,阳间一场变故出现,据闻那面墙被打进混沌海,进入阴间宇宙。

    “最为诡异的是,每一个人站在那面墙前,都无法窥到它的全貌,只能一寸一寸的去摸索。”

    老黄鼠狼这般说道,让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大如须弥的一道墙?

    “这件器物只是最古老,没有人知道它起源于什么时代,而另外几件或许更珍贵吧?”有人问道。

    老黄鼠狼点头,道:“是,虽然它可以让人崛起,走向半终极进化体,但却也算不上独步天下,毕竟我们阳间排名前几的呼吸法只要按部就班的修行,同样能做到。”

    其他人点头,说起至宝,阳间排名靠前的几个超然族群,各自的镇教至宝同样可以威慑诸天,镇压阳间,比之那面墙只强不弱。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族群中的至宝从来没有丢失过,始终被那几族掌握,运转起来如臂使指。

    传闻,都是从混沌中培养出来的无上之物,远超混沌海中成熟的先天葫芦等。

    “失散的几件器物都在这片宇宙?”连老天狗都弯着身子,恭敬地向黄神师请教。

    “有一两件在,有模糊的感觉。”老黄鼠狼做出回应。

    并且,它大致讲述了一下根由,在那非常古老的时代,阳间发生过大动乱,一些消逝无数个时代的大能不知道为何突然出现并爆发大战。

    此外,有些禁地也因此不稳,除却飞出一些符纸外,还有其他东西出世,甚至有活物走出来,引发不好的后果,阳间大能激战,血流成河。

    那一战波及诸天,阳间有几位大人物垂死,带走瑰宝,各自去选择葬地,有人便因此进入阴间宇宙。

    这就是有的天尊猜测阳间至宝可能遗落阴间的根据。

    “那个时代太辉煌了,也太可怕了。”老黄鼠狼在感慨,一役之下诸神哭嚎。

    他又摇了摇头,阳间的至宝只有一两件在这里,还有其他失落在未知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出现。

    “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处理一下阴间一些较为碍眼的阴灵吧。”老乌鸦开口,它是乱宇天尊一脉的老仆。

    它已经接到消息,教中的戚霞等弟子死去,它觉得有必要清洗一番,阳间天尊的后辈弟子怎能容忍阴灵击杀?

    “是,几位师弟的天资虽然算不得惊艳,但入得我教门墙,终究是不可辱。”那白衣青年点头。

    早先就过来、在朱红色大船上负责监测大渊的四教弟子闻言也都点头,主张出手,先清理阴灵。

    “嗯,最为关键的是,盗引呼吸法居然意外出现,这是震撼阳间的大事件,属于超出预料的惊喜,在那个名为楚风的阴灵身上。”

    在场的人一致要求,请黄神师推演楚风在何方,立刻将他找出来。

    宇宙深处,楚风觉得很疲倦,不是身体的劳累,而是心有倦意,秦珞音的死让他心灰意冷,至今还未想到如何救活。

    他去看望父母,又去看楚无痕,然后再次上路。

    “我们分开吧,我想安静一下。”楚风对大黑牛、黄牛等人说道。

    “你是怕有危险连累我们?”少女曦斜瞟他,非常敏锐。

    “是,我心中没底,为了安全考虑,我们分开吧,躲避在不同的星域中,阳间多半还有人会过来。”楚风道。

    最起码,他杀阳间人时这些兄弟没有在场,他不想将他们牵连进来。

    “你说什么话,我们怎能退缩?”大黑牛拍桌子。

    楚风摇头,这种事就是他们想帮忙也帮不上,如果阳间再有人出现,那肯定会兴师动众,有绝大的把握。

    诡异物质已经暴露出来,对方肯定会有所防备,下一次他不知道用什么去对抗。

    任一群人争执,楚风也没有同意,果断离开,独自上路。

    “楚风,我想和你谈一谈。”

    出乎意料,映无敌用光脑联系楚风,这一次不是黑着脸,而是红着脸,表情非常不自然。

    他硬着头皮开口,道:“我妹妹一直吵嚷要救你,但被族中三位圣人软禁起来,我姐姐映谪仙闭关很长时间了,她不知道这次的事。”

    “亚仙族怕我杀过去?”楚风平静地问道。

    一日间,他灭西林、屠天神、除尸族,自然引发剧震,亚仙族的三位圣人吓坏,到现在还脸色苍白如雪。

    “是。”映无敌轻叹,虽然以前总是对楚风黑着脸,但他也看不惯族中那三个老家伙的做派。

    “你跟亚仙族圣殿中那三个老怪物说一声,我想看一眼亚仙族的呼吸法。”楚风平和地说道。

    映无敌扭头离开光脑,这事没法谈,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如实去告诉族中那三位圣者了,他觉得这三位应该会拒绝吧?

    楚风找了一颗宁静的小行星,降落下来,看了看秦珞音,他很伤感,最后以魂钟镇住她那暗淡僵死的魂光,收进石盒中。

    然后,他又一次开始研究石盒,他觉得这东西蕴含着非凡的秘密,后续研究透彻后,或许就能用它庇护住秦珞音,穿行过光明死城的石磨盘,去找轮回路尽头的泥胎。

    石盒的一面略有晶莹,那里是无尽的山川地势图,复杂而难测,都是场域领域中最可怕的终极地势。

    以前石盒很粗糙,只有暗淡的纹络,但是上一次炼狱之行后它发生些许变化,当楚风向石盒注入能量时,其中一面可以短时间保持些许光泽。

    宇宙边缘,正在占卜的老黄鼠狼突然间噗的一声喷出淡金色的血液,而且是接连咳血。

    “前辈你怎么了?!”周围的人大惊失色,因为看到它的眼睛都在淌血,情况相当的严重。

    不就是推演一个阴灵的下落吗?何至于此。

    “吱吱……”老黄鼠狼居然发出这种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