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是两头邪异的生物,从天而降,妖邪而异常,它们在半空中啼鸣,让楚风顿时觉得灵魂黑暗,整个人都险些栽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所谓的轮回狩猎者就是这样?

    一刹那,楚风身体绷紧,周身细胞宛若凝结为一块钢板,他觉得难以置信。

    一声啼鸣,居然让他斑斓的魂光在霎时间变得乌黑,虽然他又刹那恢复正常,可还是让他震撼莫名,阵阵心悸。

    这是什么情况?

    “没有倒下,不是轮回者。”半空中,传来嘶哑的声音,苍老而带着金属颤音,像是两块铁板在摩擦。

    这种啼鸣居然是专门针对轮回者的?楚风诧异,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抵住了,没有受损。

    两头生物缓缓降下,长相不一样,而且相当的古怪。

    尤其是它们的身形非常矮小,与想象中的吓人身材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一头生物三尺多高,身体像是一只干瘪的壁虎,连肌肤都如此,灰扑扑,至于头颅则是一颗苍老的人头。

    它从头到尾巴,灰暗没有光泽,并且枯瘦如柴,没有任何的威猛气质可言。

    但它是危险的,让人望之便惊悚,楚风感应到一股轮回的气息,跟轮回路上的某种弥漫的能量相近。

    另一头生物只有二尺多长,是一只黑狐,只是嘴巴那里形似鹰喙,鸟嘴弯钩赤红如血,跟黑色的躯体对比,反差强烈。

    并且,它的眉心有一只竖眼,暗淡无光,整体来看它是一头三眼鹰喙黑狐!

    两头生物的共通之处便是,干枯而又低矮,皮包着骨头,眼窝深陷,看起来要腐朽了。

    这头生物降落在矮山上后一语不发,直接进入神庙中去寻觅,这是冲着冬青追随的那位小姐而来?

    楚风确信,这两头生物与轮回有关,让他想到了一些生物,以及某种兵器的气息,太相近了。

    只是,这两头生物尤为可怕,震慑人心!

    同样的皮包骨头,看起来近乎腐烂甚至是腐朽,但是,以前所见是人形的,而这两头是异形。

    “轮回路上穿着破烂甲胄的士兵!”

    他内心波浪滔天,想到很多。

    那些士兵都背负着制式兵器——轮回刀,一个个如同活死人,身体腐朽,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也许几百万年,也许上亿载,也许不属于这片古史!

    他们守着轮回路,机械的维持路上的秩序,而自身的灵魂仿佛早已死掉了。

    楚风心惊而又觉得悚然,这可是轮回路上的生物气息,怎么传递到了阳间?

    这么长时间过去,他都渐渐有些遗忘轮回路上的那些生物了,现在见到狩猎者,他则勾起这份记忆,觉得匪夷所思。

    无论是石狐天尊,还是它的师傅阳间的大能,亦或是九幽祇,甚至是史前岁月的那位统一了阳间二十分之一疆土的可怖生灵,都一直在说,轮回路上的水太深!

    此前,楚风也只是听听而已,虽有触动,但也没有太多直观的体验,而现在他深刻体会到了。

    轮回路上的布局者,早已将手伸进了阳间,这所谓的轮回狩猎者,是为他服务的?

    这实在有些可怕!

    早先,他认为轮回之地是孤立的,从未将它与其他各地,以及某段岁月联系起来。

    可现在看,怎么可能是孤立之地,与阳间等有密切联系,与时光也并存很长时间,不知道源头。

    从小阴间到阳间,甚至到大阴间,都可能涉及到轮回地。

    从史前岁月的九幽祇时代,到现在的当世,都存在着轮回。

    这一切不可分割,不是单独存在的!

    一时间,楚风身体微冷,而后感觉到一股透彻骨髓的凉意,这其中的涉及到层次以及幕后的生物,实在太骇人。

    究竟是什么人,是何种生物,竟可以活的这么久远,控制着这一切?然而,在世间已知的种族与进化者中,根本不存在才对。

    从古到今没有人可以不死,到头来终究是要归于尘埃,总归要腐朽。

    有的生物、有的究极进化者他们活的久远,那是因为它们在蛰伏,利用山川地势滋养己身,平日都在沉眠,尽可能的降低消耗,所以看起来活的岁月久远的吓人,但是到头来也终是会死去的。

    据闻,阳间的名山大川之所以这么壮丽,地势惊天动地,就跟这些人死在地下有关。

    所谓的惊天地势,为何能杀绞杀进化者?连天尊进去都可能会死!

    单纯的山河怎能可能杀死人,就算山势奇诡,磁场引导来海量能量也不至于如此,无法杀神祇等。

    主要是因为,究极强者蛰伏与沉眠后,最终死在地下,自身融化,形成恐怖的地势,造就出震动阳间的名山大川,是他们融道、跟大地凝结为一体后才形成可杀人的绝地。

    楚风思绪发散,想到很多,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既然没有不死的生物,到头来所有人进化者都要死,可是这些狩猎者在为谁服务?

    幕后的布局者真的可以活这么久远吗?他不怎么相信!

    若说是一个组织,可是,它跨越当世,以及连着史前,甚至更久远,不在一个进化文明支路内,纵贯古今,未免太吓人了。

    而且,楚风不相信一个组织可以如此严谨,能始终如一的保存下去,只要创立者死后,这么庞大的“遗产”,肯定会引发不同继承者的纷争。

    “有点诡异,有些可怕啊,轮回地存在岁月久远,无形中有一只手在管控,在黑暗中冷漠的注视,太过恐怖。”

    楚风心中自语,他想到了太多。

    甚至,想到石狐天尊的提示,以及在轮回路上的亲身经历,在那条古老的道路上,分明有大战,有残痕,有惨烈搏杀的痕迹。

    这说明涉及到了激烈的博弈,没有一方可以绝对统驭,有可以跟轮回背后布局者叫板的力量,根本无惧。

    而且,这似乎不是一两个人,也不是一两方人马。楚风越是深思,越是觉得这池子水深的吓人。

    楚风叹气,随着慢慢了解,心中有了点滴答案后,他渐渐明白为何石狐天尊、九幽祇、以及史前岁月的超级强者对轮回地敬畏,这当中的隐情实在骇人。

    但是,它却又如此的朦胧,从古到今都被一层迷雾包裹着,让人看不到真相。

    随后,楚风又想到他去异域百年的经历,在回归时,借助石盒偷渡,曾看到一只硕大的眼睛,在宇宙界壁间监视着什么。

    同时,他还在那回归的路上,在小阴间与异域间的夹缝虚空中,曾看到一群史前的巨人,高大的惊人,堪比星球,也都带着轮回的气息,甚至背负轮回刀,都是神魔等,在开辟一条道路,不知道通向何方。

    看他们有的麻木如同行尸走肉,也有的慷慨悲壮,到底要去哪里,要找到怎样的一条道路?

    楚风想了又想,轮回跨越的岁月太久远,不是在一部进化史中,源头迷雾重重,也诡异层层,十分慑人。

    他也只能一声叹息,如今离那个层次还很远,他只能猜测,表面嬉笑红尘间,暗中积蓄力量,有朝一日复仇后,或许才有机会去揭开几许迷雾,若是进一步强大,甚至才有可能参与当中。

    “没有任何轮回痕迹,看来,我们得到的消息有误。”

    两头生物从神庙中走出,声音苍老,事实上,它们很古板,并不曾看重这里,主要目标是边荒深处的大能。

    “去猎杀那个大能!”

    嗖嗖!

    它们破空而去,速度太快了。

    楚风心中无法宁静,这两头生物像是在机械的遵守某种命令,不够灵活,不怎么搭理此地。

    神庙中,自从那位仙子的塑像,也就是她的等身高的法体被搬走后,这里就归于平凡,没有了昔年的气象。

    这也难怪那两头生物没有收获,毫无所觉。

    “终究是要出大事了,他们要去猎杀即将死去的大能?可是,这两头生物虽强,但我并未感受到那种恐怖的能量。”

    楚风怀疑,这两头生物真能斩掉垂死的大能吗?

    甚至,他觉得连天尊都杀不了,并未达到那个高度。

    只是,他依旧觉得危险。

    “或许,只是天生相克,有特殊的手段?”楚风想到不久前的那声啼鸣,那可真是恐怖,让他的魂光都在刹那间漆黑一片。

    他决定,需要研究一番,以后有针对性的锻炼魂光,避免将来再发生这种事!

    “若是那位不久于人世的大能死去,被轮回狩猎者格杀,他遗留的府邸,当真是要引发大轰动,比龙窝还要惊人。”

    可是,楚风总觉得这里面有事,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谁在为轮回狩猎者送信,引导他们来这里?阳间的一些家族与大势力未免太恐怖了,有人可以跟轮回路上的存在接触?

    还是说,轮回幕后的存在原本就栖居于阳间?

    楚风想到一位故人——少女曦,她回归阳间还好吗?当年,少女曦曾说过,她在阳间看到过制式的轮回刀,有可能属于某一族,甚至是势力。

    “看来,我要尽快走出边荒,真的要仗剑走天下,尽快提升自己,沿途可以找一找故人,了解更多!”

    这里属于楚风一个人,他没有平日流于表面的嬉皮笑脸,而是真实呈现内心的情绪,神色无比的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