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黄毛狐狸,周身皮毛都早已光秃秃,看起来饱经岁月风霜,双目暗淡,带着伤感之色。

    他追随那位师尊大能很多年,最终却被打落进这一界,永远不准它回去,这里将成为它的埋骨地,无比心伤。

    “是的,他放弃了这一界,原本他费尽心力,想要将这一界炼化成时间至宝,按照从某一禁区中带出来的残图上的炼制方法,耗费无尽天地灵物,倾注太多的心血,结果说放弃就放弃了。”

    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灰色物质,强大如黄毛狐狸的师傅,那位阳间大能,到头来也惊悚。

    这个世界的灰色物质,无穷无尽,那位阳间大能都忌惮,感觉心头发凉,这一界都被他炼化很多年,都差不多了,等待至宝成熟。

    可是,由于灰色物质的原因,他居然在害怕,黄毛狐狸曾看到他过师尊的手发抖,内心相当的不平静,最后忍痛割舍。

    “他炼制这一界成为时间至宝,只是依照某一残图?”楚风讶然,相当的心惊。

    “没错,机缘巧合,他有幸从在某一处禁区中挖出一些古老的残图碎片,而且很庆幸没有惊动禁地中沉睡的东西,带着残图成功离开,依此炼一界为时间至宝。”

    楚风闻言,倒吸冷气,这阳间大能到底有多么大的神通?还有那禁地一定深不可测,根本无法揣度,竟有这种残图。

    最后,楚风更是对这片堕落之地满是忌惮,连那么强大的阳间大能,石化狐狸的师尊都放弃此界,可想而知问题多么严重。

    尤其是想到,他身上还有一个青皮葫芦呢,装满灰色物质,这东西……让阳间的人都眼晕啊,他是在作死吗?

    “前辈,请看。”楚风取出青皮葫芦。

    “咦,诞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物,你运道不错。”

    面对先天灵根结出的葫芦,黄毛狐狸都能是这种态度,不是那么震惊,可见其眼界的可怕,对这种东西免疫。

    而这种东西,在阴间宇宙就是至宝。

    “前辈,我收集了一葫芦灰色物质。”楚风开口。

    “你……”瘸腿的狐狸闻言,寒毛炸立,忍不住向后倒退,道:“那种物质,别人躲避还唯恐不及,你却收集。”

    他轻叹,告诫楚风,这东西一旦沾惹上,那一生都很难摆脱,前往不要让这一葫芦的灰色物质侵蚀到魂光中,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黄毛狐狸,看向这片天地,道:“你我都看不到,事实上,整片天地间都有这种灰色物质,在弥漫着,这也是我说,久居此地的可怕之处。整片世界都因此病了,走向衰败。”

    依照它所言,这灰色物质可能大有来头,那一天,它看到他师尊的手指在抖,可能发现了什么端倪。

    可是,黄毛狐狸询问时,它的师尊没有理会。

    “透过会物质,看到某种真相……然后,阳间大能惊悚了!”

    楚风觉得头大,越是琢磨,越是感觉这里的水太深。

    然后,他又想到了炼狱、光明死城、轮回路的尽头的洞,这是人为布置的吗?

    此外,他想到了小道士提及的他们那一界,有一个第一禁区,这种地方在阳间有,在小道士的世界有一个,都可以带出某种古老的符纸。

    此纸像是信物,又像是蕴含着无上机缘,持着它,连轮回路都能走通。

    楚风一时间头皮都有些疼,他想的有些远,被灰色物质纠缠,可以选择轮回,彻底“格式化”自己?

    他隐约间,看到无形的手,轮回都可能是人为造就的,并不是天然生成,而符纸却是信物,埋在阳间最可怕的禁区中。

    而灰色物质背后,似乎也有某种大恐怖,让阳间大能惊悚。

    所有这些……仿佛有有些线,很淡淡的丝,连在一起,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这些东西,这些力量,涉及到时间太深渊了,从古至今,都在进行中。

    至于涉及到的空间,那是从阳间到这些被放弃的世界,无处不在。

    楚风心头不安,越是深思,越是感觉心头颤栗,他当初可是在轮回走上走一遭啊,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这种行为,等于是莫名闯入一个的庞大的局中,一个弄不好,就是万劫不复,他的实力太低微了。

    还好,这些局都太大,背后的人不会时刻关注,动辄就会跨越亿万载,万古流转。

    “要去阳间!”楚风觉得,相对来说,自己原来的宇宙他太闭塞,太萧条,太荒芜了,什么都没有。

    甚至,他想崛起,想迎头刚上都不具备条件。

    在阳间,最起码有各种道统,动辄就存世数百上前万年,甚至有自古不灭的天尊门派,有亘古长存的进化皇朝。

    这些底蕴,有那些沉睡大能,最起码可以有目标追赶,有强大进化者可以去求教。

    “对,你要摆脱现在的一切,只能去阳间,不然下场可能会很可悲,沾染了灰色物质,来到这个世界过程,终究会出大事的。”

    黄毛狐狸也劝他。

    然后,当黄毛狐狸知道楚风来自哪篇宇宙后,他更是一声叹息,道:“那里就是一片坟场,算不得真正的进化文明。”

    虽然阳间的人也过不去,无法深入阴间,但是,楚风所在的宇宙,对他们来说真的太荒凉了。

    “说到底,都是阴魂,就生命层次而言,比阳间的生物要地上不少。”黄毛狐狸点评。

    它认为,楚风摆脱阴间宇宙,出现在阳间时,才算真正为人,不然在此之前连作为阳间生物的最基本特质都不完备。

    然后,楚风请教了许多关于阳间的事,甚至他脸皮很厚的提及呼吸法、神术等,结果黄毛狐狸默然。

    “我的法,不敢传你,一旦被你掌握,哪怕你躲在阴间都不见得保险,我师尊可能会隔着阴阳杀你!”

    “这么厉害?”

    黄毛狐狸认真点头,道:“远比想象的厉害,一旦他知晓,总会想出办法的。”

    楚风意识到,黄毛狐狸的师尊是一个狠茬子,且睚眦必报,不可招惹。

    事实上,如果真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主,也不至于将自己的徒弟给废掉,并且打入堕落之地,永世放逐,不可回去。

    这是什么地方,那位阳间大能自己都最后都惊悚了,放弃世间至宝,却这么对自己的徒儿,可见其狠辣之心。

    一时间,黄毛狐狸有些沉默了,它那石化的后半部躯体越发的暗淡,连双目都很浑浊。

    “进化之路太凶险,初期阶段我们享受的是蜕变,生命层次的变迁,可是到了后来,那就是一件大恐怖的事,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比如我师尊!”

    终于,黄毛狐狸提及一些关于它师傅的事,但不敢深说。

    仿佛隔着宇宙界壁,他都担心他师傅能听到,这是多么的可怖?

    “正常的进化之路,因为有前人经验,我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然而,一旦走到路的终点,再想进化,再想强大下去,那只能依靠自己摸索,你很难说,自己会蜕变成什么,有可能是无上存在,也有可能化成大恐怖……”

    黄毛狐狸再提这件事,疑似又跟他师尊有关。

    他的话不多,但是却让楚风打了个冷颤,他敏锐的意识到了什么。

    到了最后,无论楚风怎么请教,怎么询问,黄毛狐狸都不说话了。

    “前辈给我算一卦吧。”楚风见他什么都不说了,请他算一卦,数十年那一次他记忆犹新,黄毛狐狸说小道士有血光之灾,便真的有,说深渊附近的荒原将有神战,结果很快发生,老朱雀屠神,横扫天下。

    “算不准,我看你很久了,没法算卦。”黄毛狐狸很直接地说道。

    楚风愕然,这不是一个神算吗,居然失去能力了?

    “如果能算到你的一切,我就不跟你多说话了,正是因为,觉得有些变数,我才对你有一丝期待。”

    黄毛狐狸倒也坦诚。

    然后,他询问,楚风身上是否有什么奇异的东西,或者经历过奇异的事。

    楚风闻言,愣是没敢提石盒,与三颗种子,这些东西关乎太大,他总觉得跟早先头疼、胡思乱想的各种大局、大因果有些关联。

    他真不敢泄露出来,哪怕这头狐狸都快石化了,且坦言说自己被废掉了,他还是不敢多语出来。

    “我去过轮回之地,见到过一个泥胎。”楚风仔细想后,说出这么一则秘密,其实也是为了试探。

    “什么,你能走到那种地方?!那里有一个……泥胎?不要提及,最好从记忆中斩掉关于他的一切!”

    出乎意料,黄毛狐狸反应巨大,他像是在惊悚。

    “这池水太深,无知者无畏,可以谈及,真正有所接触的人,那是会……害怕的,会惊恐!”

    他这样说道,然后明确告知,这种事就他的师尊都忌惮不已,不敢乱说。

    “层次越高,了解越多,越是敬畏。我师尊或许有资格入局。”

    是否有资格入局,高都不确定,连它都曾以天尊自居!

    到了后来,黄毛狐狸叹气,说此生也就这样了,生无可恋,他的路已经断了,心如死灰,生无可恋。

    “我唯一的执念就是,想回到阳间,小友如果将来有实力的话,能否来这里一趟,带走我的尸骨,将我埋在阳间?”

    这是它最后的一个愿望,同时,黄毛狐狸告诉楚风,不会白让他做这些事。

    “我如果有那种能力,一定相助。”楚风点头。

    “那好,我告诉你一个地点,你要记住,这是我当初跟我师尊一同某一禁地时带出来的东西,被我埋在了阳间某一地,谁都没有告诉过。”

    甚至,它猜测,他师尊可能都在找这东西。

    但是,它被他师傅废了,扔到这里,说没有怨念那是不可能的,因此最后也没后禀报给他师傅。

    楚风记下那个坐标位置。

    然后,他也叹道:“我也有最后一个愿望,答应给妖妖,要帮她采摘一株神药,可是现在还没有把握,前辈你能帮我吗?”

    黄毛狐狸看着他,浑浊眼神幽幽,最后叹道:“我发现你具备一种很好的品质,很适合在阳间发展。”

    楚风惊讶,颇感兴趣,询问是哪种品质。

    “脸皮贼厚!”黄毛狐狸点评,才认识它,才稍微熟悉,楚风就很不要脸的请它帮忙,而且这么自然。

    在它看来,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楚风的脸顿时黑了,这尼玛是夸人吗?

    “阳间很可怕,各种残酷的事太多。想要活下去,想好活的很好,脸厚心黑是最基本与最朴质的品格。当年,我就是不够心黑手辣脸皮黑,我曾反省过很长时间。”

    楚风无言,他才不管这些,然后又问:“前辈,你能帮忙,我现在的确是还有这最后一个心愿。”

    “这就是天赋啊,我都这么说你了,当面挤对,可你都不在乎,脸皮也太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