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现在要是回去,一个能打十个宇宙级天才?不,要打一百个!”

    楚风自语,心中活络起来,凭他现在的手段,宇宙排行榜的上的同代人应该都不够看了吧?

    他估摸着,他能从第二打到第一百,而且前提是让他们那些人成片的堆起来,他只身独自抗之!

    想到这些,楚风就有些成就感,这样看来,他也能打遍星空下无对手了吧?

    仔细琢磨,当年的妖妖也不过如此,他现在终于也要做到这一步,他的金色帐号,无敌是多么寂寞,总算不那么的刺眼,回头就让它名副其实!

    “亚圣阴九雀,你个老不死的,还有百化圣人宇文成空,你们这些星空骑士,屠杀上古地球的妇孺,连孩子都不放过,臭名昭著,这次等我回去,应该能亲自找你们算一笔账!”

    楚风想到这些,胸中就有一股火焰,恨不得立刻杀回去,该找一些人清算了。

    最可恨的是就是西林族以及当年臭名昭著的星空骑士,都该杀,手上沾满血腥。

    不过,他又想到道子金鳞、佛子释宏等人的问题,这些人都被他放回去一对脚丫子与一个屁股,不会出大问题吧?

    反正记忆会被磨灭,他倒也不是很在意。

    只是有一点,他有些忧虑,他夺走道子金鳞的最大的造化,道族的底蕴,金属性的天地奇珍物质!

    “前辈,帮个忙,我这魂光中融入进一缕奇珍物质,它有些来头,回原本的宇宙后我怕被人眼红盯上。”

    内事不决问黄毛狐狸,外事不明……还是问瘸腿狐狸。

    楚风这是赖上他了,直接询问,请教办法。

    黄毛狐狸早已看清他的本质,脸皮厚的没边!

    “你确信,是别人眼红你,而不是你下黑手,抢了别人的天地奇珍物质?”黄毛狐狸问他,一副早就看透你的样子。

    “这个……他们围猎我,想致我于死地,我自然得干掉他们,顺手就将这种物质给熔炼进魂光中了。”

    这种说法,让旁边的五只毛茸茸的火红色小朱雀都一起翻白眼,在这里鄙视他。

    然后,黄毛狐狸就倒吸冷气,看到楚风身上有所谓的金属性天地奇珍物质,他一阵惊讶。

    “真是不错,这东西,就是阳间大能为关门子弟寻找,都得费上很大一番功夫,虽然是阴间出产,但是到了阳间也能用上,当然,要被阳气滋养一段岁月才行,有大用!”

    黄毛狐狸这种身份的进化者,什么没见过?这样评价,可见这种天地奇珍物质的不凡!

    然而,楚风还是惊异,这东西在阴间宇宙中已经算是最绝顶非凡的奇珍物质,可遇不可求,以道族的底蕴也只是寻到一种而已!

    至于佛族,上一次击毙释宏时,在其身上根本没有找到同级别的物质,可见多么的稀有与珍贵。

    然而,黄毛狐狸却说,阳间的大能只要费心费力去寻找,就能找到?

    像是看出他的疑惑,黄毛狐狸,道:“阳间很大,无边无际,广袤无垠,有些地方连大能都无法走到尽头,有些禁区连最古老的究极强者都没有进去过。物产真的太丰富了,所以,一些稀有物质可寻。”

    当然,他也强调,这种天地奇珍物质哪怕是在阳间,大能想收集几种,也很困难,需要花费很多心思。

    楚风无语,很想说,特么的,回头真要进阳间,最好能找个大能结拜,当大哥,以后什么都不用找了。

    然而,他也知道,这根本不现实,估计大能的徒子徒孙都是一方皇主级人物,他敢冒犯,会被拍死,会被全阳间追杀。

    一时间,楚风有些动摇,对阳间很向往!

    黄毛狐狸看着楚风的天地奇珍物质,研究了很长时间,最终,他传给楚风一种法,默默运转后,可短暂的让魂光中正平和,融进去的天地奇珍物质,不会因为外界的各种刺激而显化出来。

    “这就足够了!”

    楚风欣喜。

    “前辈,好人做到底,这里还有个葫芦呢,这东西一看就是先天神物,我怕一群臭不要脸的老家伙,比如道族的、佛族的元老去接人时,看到我这东西跟我抢。”

    楚风晃荡着手中的青皮葫芦,让黄毛狐狸都忍不住倒退,它已经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一葫芦的灰色物质,太特么瘆人,连它都不想触碰。

    老朱雀眼神炯炯,盯着青皮葫芦,一眼看出,这是诞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灵根结出的宝贝,太稀罕与珍贵了,连神都动心!

    “这东西,你用来装灰色诡异物质,算是暴殄天物,如果落在神灵手中,肯定能炼制成一件大杀器,落在神王手中那就更了不得。”

    黄毛狐狸感叹,这就像是用一块顶级羊脂玉容器,去装了满满一碗泥水,太浪费,太糟践容器本身。

    最起码,在它看来是这样。

    然而,楚风不这么认为,现在这就是大杀器,对他有大用。

    “葫芦这么小,而且是青皮的,分明还没有长成,再加上被轮回石磨盘碾压,满是裂痕,也用不了几次,很快就会碎掉。”

    黄毛狐狸说道,用手摩挲,以一种秘法进行做旧,然后这个青皮葫芦裂痕更多了,且喀嚓喀嚓作响,一副随时会崩坏的样子。

    楚风心惊肉跳,这玩意要是炸开,这里必然会成为灾难之源,哪怕老朱雀是神估计都得倒大霉。

    “放心,这是做旧,做伪,看着要崩坏的样子,但无妨,其实没什么影响。这只是一种秘法,名叫指尖的尘沙,沧海桑田,岁月留痕,再神异的奇珍最后也会如我们指尖的尘沙流下,归于平凡,流于普通。”

    然后,老狐狸告诉楚风,动用这种秘法后,哪怕打开葫芦赛,冒出的灰雾看起来都会变样,很普通。

    “这样更好,您老不愧是阳间的老坑,这么坑人也没谁了。”楚风赞美。

    黄毛狐狸一听,脸色就微黑了,他这是正儿八经的做旧,怎么到这小子嘴里就成为协助他作奸犯科了?

    然后,没什么可耽搁的,楚风他们上路,先去找妖妖!

    老朱雀跟随,带上五头幼鸟,虽然只准备送走一只,但是其他留在深渊不放心。

    同时,老朱雀带上神药,在离开前,要帮那头小朱雀炼化掉,融进身体中,助它成长!

    途中,那头小朱雀泫然欲泣,金色的大眼中满是泪水,哀鸣不止,不断用头去摩擦它母亲的翅膀。

    楚风叹气,最看不得弱小与可怜,他也一阵心中微酸,不忍它们分别。

    “前辈,我没有太大的把握,不知道能不能带它的肉身到阴间宇宙,你有大神通手段吗?”

    楚风问道,他所能倚仗只是魂钟,这可不是魂光精神物质,而是真实的器物,居然能带过来,他想试试看能否用魂钟带走小朱雀。

    可是,他心中真没底,无把握。

    黄毛狐狸盯着他,感觉这小子什么事都赖上它了,各种都指望它给铺垫好,这到底是随手下了一步闲棋,还是养了个祖宗?

    它越想越是觉得,得不偿失,这次亏大了。

    “前辈,别黑着脸,咱不是有缘吗?我觉得,你帮我就是在帮你自己!”楚风一脸笑容,在那里套近乎。

    然后,在路上,他更是压低声音,道:“前辈,你有这么大的神通本领,自号天尊,肯定开创了一个辉煌而强大的家族吧,你有没有孙女之类的?狐族一向美若天仙,让人神往,回头我肯定帮你照顾好你的后人!”

    “无量天尊,擦!”黄毛狐狸忍不住念完道号又骂脏话,真是被他噎住了,气的不轻。

    这小子都有儿子了,还想打它后代的主意?有多远走开多远,门都没有!

    “前辈,我这不是为了报恩吗,你这什么眼神啊?怎么跟防贼似的,你这样就不仗义了,我帮你照顾你杰出的后人有什么不好?”楚风很不满意。

    “小子,我警告你,如果有一天你进入阳间,敢祸害我孙女,我的后人,我保证找人打不死你!别看我被踢出阳间,被谪贬在堕落之地,可我还认识不少人,我警告你,老实本分一些!”

    “切,真以为我愿意娶狐狸精啊,听说你们这一族最容易让男人折寿,我才不愿意呢。”楚风撇嘴。

    “小子,你说什么,轻慢看不起我们狐族,你什么意思?!”黄毛狐狸盯着他。

    “没有的事,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去结识你孙女,证明我很认真,很重视你的后人!”楚风问它。

    “滚,别绕了!”黄毛狐狸不想跟他纠缠这件事。

    然后,它就看到,楚风开始捯饬自己,一副很骚包的样子。

    因为,一行人上路,有老朱雀展翅,很快就抵达楚风与妖妖早先闭关的那片山脉中,赶到目的地。

    同时,老朱雀盯着楚风,也是翻白眼。

    就是几头小朱雀看着他,也都一副眼神古怪的样子。

    楚风一番收拾后,将螣蛇神药取出,当作玫瑰一样,叼在嘴里,让他们等在这里,他一个人向着山岭中走去。

    “啾啾……”

    几只小朱雀窃窃私语,都在说,这个人族太风骚!

    “是骚包!”黄毛狐狸纠正。

    然后,它就尝试为楚风算了一卦,道:“怎么还是算不出来,不过,我真期待这个骚包被打个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