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驴精跑的特别欢实,摇头摆尾,鬃毛飞舞,四蹄落地有力如雷霆,它气势如虹,向前狂飙而去,宛若要马踏天下!

    许多进化者都在关注,有人冷笑,有人带着矜持的微笑,也有人嘲讽之意不加掩饰,等着看笑话。

    然而,驴精绕了一大圈,又……跑回来了!

    “你倒是撞啊!?”那对风采出众的少年男女脸上带着冷意,嘴角噙着鄙夷的笑容。

    其他人也都在等着看笑话,等待它自杀式的愚蠢一撞。

    驴精羞赧,小声提出要求,道:“能不能让战舰落地?”

    因为,它不会飞行,对悬在半空中的战舰无可奈何。

    在边荒时连半圣都飞不起来,而在吴州这种灵气汩汩而涌的天精浓郁之地,法则压制的更厉害。

    驴精在那里眼巴巴的望着,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一群人都张了张嘴,确信它不是说笑。

    短暂寂静,然后一群人哄笑。

    “哈哈……”

    人们觉得这头驴子蠢的可爱,你连飞天的能力都没有,也敢去撞宇宙战舰,实在是不知死活。

    “严肃点,我在认真交涉呢!”驴精板着面孔,一本正经地喝道。

    那对气质出众、宛若从斑斓诗画中走出的少年男女都被气乐了。

    “呵呵,好,我就将它降落在地面,看你怎么撞坏它。”

    “估计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驴子。”那位少女带着淡笑,言语带刺,有些刻薄与过分。

    驴精一脸严肃之色,道:“姐姐,麻烦你让开,我要开始了!”

    “你叫谁姐姐?”妙玉羞恼,她认为这头驴子十分可恨,故意这么称呼。

    果然,附近传出一片轻笑声。

    驴精用蹄子刨地,抖动鬓毛,相当的神骏,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它没搭理女子,准备奔跑。

    这时,九幽祇将石棺拍的啪啪作响,在里面喊道:“嗨,嗨,嗨,经过我同意了吗?”

    轰隆!

    这时,驴精拉着灵车已经奔跑起来,狂飙猛进,冲着战船而去。

    “知道它是怎么死的吗?”有人带着淡笑,教育身边的后辈,好整以暇,又道:“蠢死的。”

    这时,太武一脉的人都露出微笑,等待看笑话。

    至于那对少年男女则是不屑,甚是轻蔑,同时有些厌恶,那男子道:“真扫兴,一会儿还要冲洗污血。”

    那女子妙玉更是看向楚风,道:“边荒来的人与驴就这么的不珍惜生命吗?”

    “嘿嘿……”太武一脉的人冷笑,尤其是狗娃心中对楚风有大恨,现在觉得很舒畅。

    “兄弟,你这样有点……丢人啊。”人群中,小乌鸦也故作摇头叹气状,其实心中很高兴,等着看乐子。

    “这是谁家娃啊,想上演一幕彗星撞击名山大川的戏码吗,嘿嘿……”

    “亢龙后悔!”就在这时,驴精大吼起来,简直是气吞天地,由野蛮冲撞到生生止步,像是后悔了。

    “神龙摆尾!”它又咆哮道。

    它是停下来了,但是身后拉着的驴车宛若横扫千军,犹若神龙摆尾,向着那宇宙飞船抽去。

    “我去你大爷的!”这是九幽祇的恼怒声音,因为,脏活累活都落在了它的身上,如同铁锏般扫向战舰。

    轰隆!

    在刺目的光芒中,驴车解体了,露出主体,一口石棺,横砸在飞船上,顿时火光滔天,将那里撞击的稀巴烂。

    那对少年男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的宇宙战舰被一辆驴车给撞翻了,四分五裂。

    一群人都目瞪口呆,原本都在找乐子,等着看笑话呢。

    结果的确看到了可笑的一幕,但是,却显得有些荒谬。

    这跟他们想象中的乐子不一样,笑话的对象换人了。

    “兄弟啊,你年轻气盛,但也不能这么蠢……”小乌鸦原本还在提前假惺惺地安慰姬缺德呢,其实想取笑,结果现在立刻闭嘴,因为发生的事太邪门,同他认为的那种可笑结局不一样。

    “我去,出门踩了天狗族的大便,这种运道都能遇上,太可笑了,哈哈……”

    一些人怪叫。

    太武一脉原本笑容满面的几人都拉长了脸,再也没有一丝笑容,看笑话都能看到大冷门,太让人无言了。

    “嘿,那头驴子你倒是些门道。”有人起哄,在那里夸赞驴精。

    驴精美滋滋,一改刚才的严肃,撒欢跑回来,冲着那一对少年男女道:“姐姐,哥哥,承让啊!”

    这对少年男女那脸色可真是忽青忽白,羞恼而愤慨,想都不要想,今天这里的事肯定要在他们这种天潢贵胄的圈子中传开,会成为笑话。

    太可耻了,两人气到不行,非常的羞愤。

    驴车撞击宇宙战舰,完胜,没有比这更离谱与羞辱的事情了,他们气的身体哆嗦,拂袖而去。

    “妙天,妙玉,不要走!”太武一脉的妖孽追了下去,拦住那两人,一阵低语,狠狠地瞪了一眼楚风,然后带着两人向灰色交易区深处走去。

    楚风在后面喊道:“嗨,真不关我的事,是你们与这头驴子间的恩怨,以后尽可以找它算账去!”

    这有些不厚道,当然也算是现世报,楚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他们与驴子并列起来。

    同时,楚风招手,道:“小乌鸦,太武一脉的娃,你们别走啊,当初在边荒龙窝尊我为大哥,今天遇上了怎么不过来见礼?”

    这是一剂猛料,外界可不知道这些事,当初太丢人,那些参与者不可能说出去。

    太武一脉的妖孽脸色铁青,头都没回,带着妙天与妙玉就此进入人群中,若非此地严禁生死搏杀,他们早就动手了。

    至于小乌鸦则扭头就跑了,找他家长辈去了,觉得遇上姬大德实在是晦气。

    “小友你这是什么车啊?”有些人凑了过来,观看楚风在那里重新收拾自己的驴车。

    主体就剩下一具石棺,其余部分都散架了,楚风正在拆卸飞船,重组驴车,最后毫不客气的将几件能量武器安装在崭新的驴车上。

    “我这是宝驴灵车。”

    楚风随口应付了一句,赶着驴车进入灰色交易区,别人的座驾都停在外面,是因为体积太庞大,他这辆驴车则没这种问题。

    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比如在来这里的路上曾经超过驴车并嘲笑过他的几名丽人,他热情的打招呼。

    “嗨,美女,搭车吗?我带你们去兜风!”

    屁大丁点的孩子,赶着慢吞吞的驴车,也好意思这么搭讪,让一群青年都无语。

    “毛都没张齐的小子,一边凉快去!”

    “大叔,你这是嫉妒,要不我也带你一程?让你体会下灵车漂移的刺激。”

    “玛德,谁家孩子,嘴巴这么欠,大人来了没有?!”

    不过,没有人动手,这地方治安太好了,必须都得遵守规矩,不能无故寻衅与厮杀,除非双方都乐意。

    当然也有不信邪的,想在暗中稍微给楚风一些苦头吃,接近灵车,然而才入三丈范围内就惊悚尖叫,跳起来就逃。

    石棺发光,在吸收那人的丝丝缕缕的血精!

    事已如此,人们确信这是一个恐怖家族的传人,不是很好惹。

    “几位仙子,你们真不搭顺风车?”楚风没羞没臊地再三邀请。

    那几位姿容出众的丽人或者瞪他,或者娇笑,都对他摆手,没人上车。

    “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才多大啊,就这么好色,再过十年还了得!”

    “一边玩去,十年后再来找姐姐,现在对你没兴趣!”

    楚风被鄙夷,那些女子都很大胆,带着调侃的笑容离开。

    灰色交易区内,哪怕是路边摊上也有一些稀珍的器物,比如草席子上摆着一堆经书,都大有来头。

    比如,一个老者身前的石桌上放着一排水晶瓶,当中皆有神灵的哭嚎声。

    也有人在卖天马,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神骏犹若天龙,事实上它的背上已经长满鳞片,头上生出了一对很小的龙犄角。

    这让楚风看的动心,还真想买下来,替换掉驴精,这才是上佳的坐骑,牵出去拉车绝对没人会嘲笑。

    可是,看了一眼价格,他直接退缩了,要以某种听都没听说过稀世药草换之,哪里去找,他也没时间。

    “少年,天下将大乱,所有男子都会上战场,一匹好的战马就是一条命啊,你就不考虑一下?”

    卖马的老者蛊惑,他觉得楚风身后的长辈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帮其购买天马。

    “我觉得自己养的天驴也不错!”楚风拒绝,拍了拍驴精的大长腿,顿时让它感动的唏哩哗啦。

    在路上,他听到了人们的议论声你,居然都在说阳间大战要开始了,风起雍州,那位活了很久、曾统驭阳间二十分之一的古老存在复活,正在召集旧部,必将席卷天下。

    “唉,我准备去青州,投奔太武天尊那一脉,听闻他的师傅与师伯等人还活着,实力骇人。”

    “我打算留在吴州,最近真是人心惶惶啊,阳间大战居然又要开始了。”

    ……

    这种消息让楚风讶异,他没有停留,按照九幽祇的指点,径自赶向灰色交易区的一片发光大湖。

    “这里实行等价交换,且可匿名保护自身,将你想要问的问题放进漂流瓶,扔进湖中。”

    九幽祇指点他怎么做。

    同时,他也告诉楚风,可以从湖中捞漂流瓶,若能解答,报酬可能会非常丰厚。

    湖泊很大,如同汪洋般,碧蓝并绽放光芒。

    “诶,那边的区域中有许多人,都在做什么?”楚风指向湖中的一座岛屿,那里正在准备某种仪式,有很多祭坛等。

    九幽祇告知,道:“哦,你说那个啊,升仙大会,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中,深夜后我们可以观看。”

    与此同时,远处某一片区域,绿草如茵,瑶花湛湛,宝树晶莹,一群年轻的进化强者在聚首。

    这些人都有非常惊人的来头,传承可怕,有天尊师门、古皇道统等。

    小乌鸦、太武一脉的传人等也在,属于最为幼小的几人,正在聆听众人谈天论地,交流经文秘法等。

    “诶,我想起来了,边荒那旮旯有个了不起的祸害也在,各位哥哥姐姐要不要邀请他过来?”小乌鸦笑嘻嘻地开口。

    此时,楚风已经将漂流瓶扔进蓝色的大湖中,溅起成片的蓝色雾霭与霞光,它一闪就消失了。

    同时,他自己也在捞漂流瓶,想看一看是否有能解答上来的问题。

    九幽祇提示,道:“别动那种瓶子,都是万古前流传下来的,你解答不了,千万别惹上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

    那漂流瓶样式极其古老,像是个瓦罐,没有一点光泽,反而吞噬周围的光线。

    噗通!

    突然,楚风那消失在湖泊深处的漂流瓶瞬间就回来了,里面给出了部分答案。

    “武疯子不知道是否还活着,但回应者猜测,他可能还在世间!此外,武疯子的关门小徒弟是一位女子,不久前还曾在阴州出现过,她也是太武天尊的师傅!”

    楚风洞悉出这种秘闻后倒吸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