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德,你到底哪位啊,是我那位楚兄弟吧?”驴精屁颠屁颠跑过去,它有一种感觉,这应该就是……楚大魔头!

    它恢复前生记忆后,一下子想到了太多,然后再根据姬大德的各种表现,那种性格,以及针对太武的手段等,没跑了,确定保准是那个人。

    甚至,它觉得姬大德各种动作、言谈举止都跟楚风大魔头在阴间时一模一样。

    唯一让它觉得诡异的是,眼前这张稚嫩的少年面庞,居然跟楚风前世很像,都已经转世了怎能如此?这实在是见鬼了!

    有那么一瞬间,它曾一度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局,有人故意为之,不过它想了又想,应该不至于。

    它只转生为一头驴子,谁会这么针对它?

    “你又是哪位,赶紧坦白,别等我削你!”楚风嘴角抽搐,在那里磨牙,因为这头驴精太可恶了,消遣到他头上来了。

    当然,比他心情还要糟糕的是老古,整个人都傻了,在旁边呆呆无语,坐在棺中,一动不动,他有些发木!

    这是什么情况?!

    一时间,它有点接受不了,说好的青诗仙子呢?怎么就飞了,这是谁啊,特么的,他简直想杀人了!

    当老古醒转后,便开始移棺,向驴精那里凑,想跟这头驴子死磕到底,必须得清算,是可忍孰不可忍!

    驴精先一步毛了,道:“老古,你给我一边呆着去,再敢黏糊我,跟你拼命!”

    “老夫先跟你拼了!”老古怒吼,真是要癫狂了,今天大喜大悲又大失落,他整个人的心态都差点崩坏。

    “大德,楚风,救命啊,老古他疯了,我真不是青诗仙子!”驴精惨叫。

    楚风赶紧出手,强行将他们分开。

    “愚蠢的驴子,你给我闭嘴,我自然已经知道你不是她,我是在惩罚你!”

    “老古,你这是恼羞成怒,早先的黏糊劲呢?”驴精喊道。

    “乒铃乓啷……”

    ……

    这地方一阵大乱,若非驴精数次喊出楚风这个名字,古尘海还不罢手呢,此时他在棺材中脑子转动个没完,感觉有点乱,但最后大体都弄清楚了,一下子……遇上两个转世者!

    这种事情……还真是没天理!

    整片阳间又有多少个转生者?有时候数十世也遇不上一个,今天他居然一下子遇上两个,这也算是遇上奇迹了。

    尤其是,姬大德这个王八羔子,不是遇上过轮回狩猎者吗?居然能避开探索,能平安无恙的混过去,这是怎么回事?老古感觉脑子不够用了,主要是今天他被气的不轻,简直是窝火与羞愤的受不了。

    驴精老实了,蔫头耷脑,被楚风给殴打了一顿,现在呲牙咧嘴。

    楚风已经确信,这肯定是一位故人,是一位转世者,在对方破开心底的轮回迷障后,记忆起前生事时,他分明感应到了一股轮回的气息。

    那是一股莫名的能量在滋养驴精的全身,别人感受不到,可是楚风却能有所觉!

    当初面对冬青守护的那位小姐时,他就有这种感应,因为他是肉身轮回者,这像是此生的一种独有的天赋。

    “兄弟,是我,西伯利亚虎,东北虎,你虎哥啊。”

    驴精在那里笑,裂开嘴后竟了几许虎头虎脑而又彪悍的样子,当然,气质再怎么变也还是一头驴子。

    楚风又一次觉得肾疼,他就知道这不是老驴吕飞扬就是东北虎与蛤蟆,跑不了这三个。

    而且,在怀疑对象中,吕飞扬与东北虎这两人间,楚风更觉得像是东北虎,前者贪生怕死,后者则没节操。

    当初,昆仑下大战时,东北虎可是号称西伯利亚虎,站在西方联军那边,结果一看情况不对,第一时间叛变,号称自己是东北虎,属于东方阵营,跟着追杀西方的席勒、黑龙等。

    “我就知道是你!”楚风想削它!

    “兄弟别生气,我说的那些有些是真的,主要是为了防备老古啊,这孙子忒不是东西,竟敢惦记大嫂,无论青诗仙子还是珞音,是这个老货所能染指的吗,我这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东北虎觍着脸说道。

    老古一听就急了,想跟它拼命。

    “我在轮回地真的见到青诗仙子了,她记起了前世今生,那表情太复杂了,号称史前第一人,天赋震古今,居然迷失生娃……”

    “等会儿,你说啥?!”老古急眼的同时,剧烈咳嗽,受到了太大的惊吓,这消息让他胸闷到差点背过去气去。

    “你一边去,我烦着呢!”东北虎不想理它。

    “你烦什么,给我说清楚,青诗呢,她怎么就生孩子了,她在哪里?!”老古简直要暴走了。

    东北虎怒道:“你没见虎爷毁容了吗,长成这样一幅歪瓜裂枣的模样,我都要疯了,你还烦我?!”

    它原本是虎,现在是驴子,的确在窝火,尤其是想到是如何变成这个样子的,就更生气了,不断骂老驴吕飞扬。

    老古吼道:“你要疯了?老夫还要疯呢!你别给我转移话题,我告诉你,老夫要是疯起来,连老夫自己都害怕!”

    接着,他又怒道:“你哪里毁容了,驴头驴脑的,压根不就这个样子吗?!”

    东北虎哭丧着脸,道:“胡说八道,我是虎,是真正的虎王,威风凛凛,杀气滔天!”

    “愚蠢的驴子,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吧?”老古吼他。

    “我……去你大爷的!”东北虎气的直尥蹶子。

    它想到了在轮回终极地的经历,临别之际,兄弟之间都很伤感,也很悲怆,此后分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黄牛、大黑牛、欧阳风等一群人互道珍重。

    那时,老驴吕飞扬更是搂着东北虎的脖子,道:“虎哥,来生咱还做兄弟,老驴我认定你了,我虽然贪生怕死,但我却可以为你去死!”

    东北虎也很激动,跟他勾肩搭背,道:“老驴,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咱还是兄弟,来生我愿投胎为驴,跟你做兄弟,高兴!”

    老驴当时拍着他的肩头,拉着他的手,连声说仗义。

    东北虎很高兴,道:“好兄弟!”

    然后,他就悲剧了。

    在那最后关头,记起前生今世的青诗仙子郑重告诫,手持符纸闯过轮回洞的生灵,心有执念,发誓投胎成什么多半就是什么。

    东北虎的眼睛当时就直了,可是,却已经晚了,他半截身子都已经坠落进投胎的漩涡中内。

    而那时,他抬头一瞥,老驴双目发光,还没有踏进漩涡呢,念念有词,说他出身书香门第世家,要做才子!

    “我顶你个肺啊,驴粪蛋儿!”这是东北虎最后时刻的怨念,他知道晚了,他被那头驴忽悠的一时间嘴快,扬言要投胎为驴,可是那头驴子自己却要跑去做才子!

    这一刻,东北虎忍无可忍,将这伤心的投胎旧事给说了出来,听的楚风目瞪口呆。

    “你说,老驴拍着你的肩头,拉着你的手,说你仗义,忽悠你去当驴,然后,转眼间他就投胎去当才子了?”

    “是,这个王八蛋,气煞我也!”东北虎嗷嗷直叫,想到这桩往事,它简直受不了。

    晚间还有,不会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