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楚风一动不动,仔细聆听,这实在有些瘆人,原本只是观看了一番时光炉,结果居然听到这种声音!</br></br>    尤其是,他手上的那几道很深的黑色指印,实在是邪门,让他发毛,宛若被厉鬼抓过。</br></br>    可是,他早先却无觉,没有一点感应,只有在石罐中才能显化,浮现出来,这相当的让人不安。</br></br>    当然,现在他最为关注的是这声音,到底想表达什么?</br></br>    “天难葬者,掩埋四极浮土间,伐阴与阳二柴,引大空之火,纳古宙之焰,焚!”</br></br>    这段话持续了数次,而且还出现身影,很模糊,也很朦胧,那是一个生物,看不真切,但却能发现,他被某种土质覆盖,有火光腾起。</br></br>    越烧那里越璀璨,且越发的神圣,普照出宛若永恒的光辉!</br></br>    楚风木然不动,就这么看着,不过那所谓的璀璨也只是一闪而过,他想要捕捉到中心地那个生物却也不能,太刺眼了!</br></br>    精神力不行,不足以接近,而拥有火眼金睛也不行,无法直视,不能发现具体细微之处,瞳孔剧痛。</br></br>    嗯?</br></br>    没有声音了,也看不到那些火光与那个生物了,全部消失,石罐中归于平静。</br></br>    楚风醒转,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上面的黑色指印全部消失,像是被净化与磨灭干净。</br></br>    “诡异,瘆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风心中开始思忖。</br></br>    尤其是那一段话,给他留下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这似乎……很重要?!</br></br>    “四极浮土,是一种特殊的土质,还是四种极尽难测的土,亦或是出产于‘四极’之地的土?”</br></br>    楚风心中有太多的疑问。</br></br>    “阴与阳二柴,是实指,真的有这样的两种柴,还是虚指,其实就是指阴阳?”</br></br>    他在逐句琢磨,考虑这些话的意思,当中似乎有种莫名的力量,是要造就一个人,还是要毁灭一个人?</br></br>    显然,无论是大空之火,亦或是古宙之焰,都是用来焚烧所用的主体能量,这两种火焰多半极尽稀有与珍贵。</br></br>    最起码,楚风从小阴间到阳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br></br>    楚风将磨灭掉黑色印记的右手从石罐中抬起。..</br></br>    而后,他看了一眼左手,洁白修长,接着探入石罐轮回土间,果然……这只手也有黑色指印浮现而出!</br></br>    这只手也触碰过时光炉!</br></br>    不过,左手上的指印稍微虚淡一点,没有那么黑的吓人。</br></br>    楚风露出惊讶之色,这还有区别?两只手接触那个小炉体的时间差不多,不应该如此才对。</br></br>    他想了想,难道说左手方才一直放在外面,那黑色指印自身也能慢慢消掉,并非一定需要轮回土磨灭?</br></br>    “嗯,应该是如此!”</br></br>    楚风点头,这般猜测。</br></br>    按照传说,历代以来接触时光炉的人,只要是短期内,不要超过一定的年月,便不会发生不祥,不受其害。</br></br>    这时,石罐内冷漠、机械、古板、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重复不久前的话语,同时楚风也再次看到有生物埋于浮土间,然后焚烧,接着神圣光芒普照,宛若要撕开这万古长夜,超脱出去,真正高高在上!</br></br>    不久后,楚风左手上的黑色指印虚淡下去,而后磨灭干净,那诡异的声音与景物等自然也都消失。</br></br>    “老古,听说过四极浮土吗?”楚风问道。</br></br>    “什么玩意儿?”古尘海诧异,这是什么鬼东西,他表示压根就没听说过。</br></br>    这也意味着,他刚才没有听到石罐中的声音,哪怕这么近的距离内,他都毫无感应,一无所知究竟发生何等恐怖的事。</br></br>    “阴与阳二柴,应该听到过吧?”楚风又问,而且是一副理所当然你应该听到过的样子。</br></br>    老古脸色通红,因为真没听到过这种说法,故作不屑,道:“柴啊,还分什么阴阳,这样故作讲究,纯粹是矫情!”</br></br>    楚风又问:“大空之火,古宙之焰,这种火光能否位列宇宙第一与第二,在阳间可否称尊?”</br></br>    “小贼,自造了几个名词就敢乱咋呼,你真以为我傻啊,自己一边玩泥巴去,休得糊弄老夫!”</br></br>    老古一副看透你的样子,在那来端着架子鄙夷。</br></br>    其实他是恼羞成怒,这些乱七八糟的名字,他一个都不识,从来没听闻过。</br></br>    楚风凛然,心中剧震不已,这些关键词连老古这种从史前活下来的老妖魔都不清楚,闻所未闻,看来真不简单,想要寻到的话估计会很异常艰难。</br></br>    他隐约间觉得,这关乎太大了!</br></br>    一时间,他心中产生各种念头,所谓的四极浮土,是否就是那魂肉,轮回终极地的土?</br></br>    毕竟,黎龘就曾经满天下的找过!</br></br>    当然,楚风认为最严肃的事,也是关乎最为恐怖的事,就是这段话的大体意思,这是一种锻烧自我、炼就天难葬之身的法,还是说完全相反的那种意思?</br></br>    这如果是一段口诀,是一种终极炼身法,那绝对是无价的,可修成天难葬之体,这世间,甚至包括那轮回,谁还能覆灭之?</br></br>    “我看那个生物,似乎是主动躺在那里的,然后被焚烧?”楚风思考。</br></br>    难道这真是一段终极法,一段无上炼身的经文,只要寻到那几样东西,就成就一具万古不败身?</br></br>    楚风思忖着,总觉得这还真像是一则秘传之语,更有意思的是,符合大道至简,就这么一段话而已。</br></br>    “可若是朝着另一个方向思考的话,这段话就有点吓人了。”楚风在心中琢磨。</br></br>    天难葬者,淹没四极浮土间,伐阴与阳二柴……</br></br>    这段话能理解为,如何修成那种无上身。</br></br>    但是,也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按部就班的步骤,是要灭掉天难葬者,用后面的那些物质毁掉天难葬者。</br></br>    若是这样理解的话,这就不是修身之法了,而是焚身,是在焚烧一种终极尸骸!</br></br>    楚风不自禁的擦了一下额头,还真有一些冷汗,这么认为的话,那时光炉其实就是一个焚尸炉。</br></br>    当想到这一可能,他浑身不舒服,这得是多么不祥的东西啊,那么多人还想争夺,而他更是上手过,曾持在手中摩挲。</br></br>    楚风不禁打了个冷颤,总觉得那样去摸一个疑似焚尸炉的东西,感觉膈应,此时使劲搓手,恨不得将一层皮给搓掉。</br></br>    “还真没准就是个焚尸炉啊!”</br></br>    楚风越想越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最起码,这炉子本身就不祥,历代以来,但凡拥有者,长期佩戴的生物,最后都没得善终,全都死了。</br></br>    而且,不久前他亲身经历,手上出现过可怕的黑色指印,真真是活见鬼!</br></br>    此外,那种无情、冷漠、机械、古板的声音,也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这是所谓的……焚大人物的葬场?</br></br>    还真是心中不舒服,肉身如同爬过一群蚂蚁,楚风嫌弃的不得了,使劲甩手,恨不得能跳进大江中冲刷己身。</br></br>    “其实,若是深究到底,这终究还是锻身之法。”最后,楚风这样叹道。</br></br>    若是为一段口诀,是一种秘传,就不必说了。</br></br>    若为焚尸炉,是毁至强尸骸的某种仪式与需要达成的条件,那么也就意味着,这是相当骇人的手段,真有人能以此过程锻体,生生抗住的话,那肯定能够超脱,彻底的高高在上。</br></br>    当然,若是后一种情况,必然要循序渐进,不可能上来就生猛的焚烧自我,而是“小火慢炖”,逐步适应。</br></br>    “炼大身若烹小鲜,啊呸!”说到最后,他自己都觉得膈应了。</br></br>    这样想来,那段话就很重要了,此路真要能走的通的话,还真可能成就万古不败身。</br></br>    楚风又回来了,想要再考量一番。</br></br>    在时光炉附近有很多人,而且根据年龄段与各族的远近亲疏等,分成了一簇簇的群体。</br></br>    比如形似林诺依的少女那里,便有很多人,都是年轻才俊,来自一些非常强大的进化族群,都赫赫有名。</br></br>    看得出,便是神似林诺依的少女都对他们很客气,可见而知,有些人的身份很高,来头甚大。</br></br>    最起码,楚风看出,这当中有神禽化形成的男子,有凶兽化形成的女子,都了不得。</br></br>    “居然有金乌在的进化者,是纯血的吗?还有白虎化形的女子,有点惊人啊!”楚风讶异。</br></br>    那金乌少年,像是一族内的顶尖少年人物,很多人都环绕着他,周身金光灿烂,穿着黄金羽衣,英姿勃发。</br></br>    另一边,映无敌来了,这一次相见,楚风终于发现他的脸色没有黑,白白净净了。</br></br>    楚风有点牙疼,以前他跟映家姐妹在一起时,这个映无敌的脸动辄就发黑,这种“症状”现在居然好了。</br></br>    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多想了,在一群人围住映谪仙、惊艳于她的美貌、上前套近乎后,映无敌的脸色果断又黑了。</br></br>    这群人真的不好惹,哪怕是亚仙族也不见得能够全部压制,有些青年,来头非常惊人。</br></br>    比如,一个赤发青年,二十几岁的样子,被许多人关注,被人提及,居然是来自异荒人族!</br></br>    相传,该族拥有超凡天赋,其始祖脱离人族,自立为一族时,功参造化,传承给所有后代与生俱来的紫红色天血!</br></br>    附近,还有一些群体,都是强大的年轻高手,有各自的小圈子,皆相谈甚欢。</br></br>    毫无疑问,其中有些人是中心,被恭维着,自身也确实耀眼,实力强大,背景深厚,比如佛族的那位白衣佛子,脑后笼罩光环,超凡脱俗。</br></br>    此外,还有一些从史前岁月传到现在的家族,始终长盛不衰,居然也出现了,有族中子弟赶到这里,男子英俊,女子极其美丽,皆成为焦点。</br></br>    楚风没有凑过去,而是又一次排队,虽然很膈应,但他还是想再掂量一下时光炉,仔细探个究竟。</br></br>    他想试试看,多拿一会儿,是否能得到另外的声音,还真想炼成一个万古不败身。</br></br>    尽管知道,这是奢想,但不试试怎么就能全部否决呢。</br></br>    反正他有轮回土,不怕被不祥纠缠上。</br></br>    仔细观看,时光炉附近没有几个人了,都是老家伙为主,其他年轻人都避开了。</br></br>    “还真有不怕死的?”有人开口,带着轻笑,示意这边,道:“有个蠢货,又过去了!”</br></br>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凝聚而来。</br></br>    这时,形似林诺依的少女开口,道:“这时光炉不祥,与它接触后,应该尽快打坐,运转呼吸法,排尽体内所有的能量,重新聚集。而且,最好不要第二次接触它。”</br></br>    她刚才在私下里曾对一些人说过,附近的人大体都知道了,这时她提醒楚风。</br></br>    “谢谢小仙子,我知道了。”楚风点头,表示感谢,而后点指远处刚才发出轻笑与讥讽之声的那个来头很大的少年,道:“你,过来。”</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