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听到楚风这种言语后,史煌当即怒不可遏,真是欺人太甚,这个散修少年拎着板砖敲他脑袋,还扬言抢劫,实在是气煞人也!

    至于暗中的那位神王,也是一阵无言,史家何其强大,从最古老的时期活下来,熬过了最为艰难的年代,经历过修士近乎灭绝的大黑暗时期,现在族群繁荣而昌盛,居然有人敢洗劫?

    其他人也都愕然,张口结舌,全都露出惊容,看向楚风那里。

    黑脸的映无敌、白脸的佛子、仙气缭绕的映谪仙、风采过人的形似林诺依的少女……一群人都相顾无言。

    这事有点离谱,一个散修少年当众打劫史家少主与神王。

    “小兄弟,别激动,当心祸从口出。”终于,那位神王再次开口。

    砰!

    结果,楚风直接在史煌头上敲了一击,砸的他眼冒金星,头破血流,气的他简直想跳脚骂娘,欺人太甚。

    “你再威胁我试试看?”楚风对那位神王喊道,相当的不客气,一点也不害怕。

    远处,那位神王无声的接近,没有露出行踪,很想给楚风来致命一击,他依旧在开口,想稳住楚风。

    “小友,你这样做对史家真的不够尊重,我建议你仔细了解一下我们的家族,想要在进化路上走的足够远,有些人,有些山门,有些世家,需要你去敬畏。”

    这位神王的话语不咸不淡,有些自恃,心有底气。

    “有种你在恫吓我试试看?!”楚风无惧,一副不信邪的姿态。

    而且,他相当直接,砰的一声,狂砸史煌的头,让史煌简直想哭,一时间满头血迹,头脑昏沉。

    “住手!”那位神王怒了,他在临近,但是,看到卖时光炉的中年女子望来,他又有些不安。

    他呵斥道:“少年人,你不要自误!”

    “砰!”楚风二话没说,又一次开始敲史煌的头颅,那可真要砸出大窟窿来了,血里呼啦,相当凄惨。

    “玛德,我受不了,神王威胁你,你为什么总是砸我的头,你去砸神王啊?!”史煌叫道,羞恼而又痛苦与郁闷,脑袋都要裂了,他还真怕楚风将他的头颅砸成烂西瓜。

    “道友,其实……我们史家也想买孟婆汤。”

    终于,那位神王不再理会楚风,而是开始跟那个组织的人交涉,看着卖时光炉的中年女子。

    毫无疑问,这是杀手锏,想利用这个组织保下史煌!

    楚风一凛,对方这是釜底抽薪,让他失去庇护?指望老古能杀出去吗,有点悬。

    古尘海暗中传音,道:“别怕,这个组织还是很讲究的,不能因为又有人购买物品,就将早先的客人推出去。”

    尤其是,这个组织卖的东西都太昂贵了,别说就时光炉,就是孟婆汤那也是吓死人的价格,一两母金一碗汤,实在是离谱。

    “咳!”楚风先一步开口,道:“前辈,别听他胡说,他不过是信口开河,嘴上说要购买,能付诸行动吗?我不信他身上带着母金。”

    那位神王看起来是一个中年男子,黑发披散,很是神武,道:“少年人,不要以你的无知来揣度史家的深浅,母金而已,史家拿得出,想买孟婆汤算不得什么。”

    “会说人话不?!”楚风斜睨,然后开始……殴打史煌的头颅,让后者气到浑身哆嗦,满头是血,都要昏死过去了。

    史煌有心反抗,想跟楚风死磕,但是,但看到他手中那能将神祇都随手拍死的板砖后,一时间又犹豫了,身体发僵。

    楚风又道:“说大话谁不会啊,有种掏出几两母金来让我看一看。”

    史家的神王一时哑然,谁没事随身带着母金?那东西太稀有,连他的秘宝中都没机会融入一丝一毫。

    这种战略性材料,都会熔炼到镇族兵器内!

    楚风故作不屑状,道:“怎么样,没有母金吧?什么史家,什么不朽的传承,完全就是花架子,吹牛而已。”

    史家的神王阴沉着脸,道:“小小的一介散修也敢大言不惭,你一直说想买孟婆汤,我等着看,你如何购买!凭你也配拿出母金?如果不能完成交易,你这就是在蒙骗,无理取闹,我想这位道友不会绕过你!”

    他看向售卖时光炉的中年女子,提醒她,楚风这种野修,根本无力支付,这是在无理取闹呢。

    中年女子看向楚风,目光湛湛,脸上带着异色,有询问之意,也带着警告之色。

    楚风见状,立马拍胸脯,道:“购买孟婆汤,不算什么。史家真可怜,连母金都没有,还比不上我这样的散修呢,请叫我神豪,小爷财大气粗。”

    “有种你去买,吹什么!”史煌忍不住了。

    那位神王也沉下脸,死死地盯着他,这少年真是不知死活,一而再地对史家无理,让他们下不来台,注定要杀无赦!

    楚风先是再次将史煌砸的头破血流,脑袋昏沉,然后押着他,大模大样走向那座石拱桥,准备买汤喝。

    他暗中问道:“老古,我想买碗汤喝,可是直接喝下去又怕出事,这老太婆卖的汤靠谱吗?”

    古尘海道:“放心,绝对靠谱,汤汁纯正,药效醇厚,做这门生意的人信誉保证。”

    楚风闻听,心中顿时有谱了。

    “大娘,来二两母金的孟婆汤。”楚风开口。

    众人闻言,都脸色诡异,这少年还真敢开口啊,张嘴就是二两母金,要买两碗孟婆汤?!

    “笑话,你有吗?我就不信了,一个野修真能买两碗稀世补药!”有人冷笑。

    不仅是史家一脉,就是其他人也都觉得离谱,连他们都没这么奢侈,拿不出母金来,一个少年怎能?

    “呵呵……”史家的神王冷笑。

    鹏皇、形似林诺依的少女、钟秀、映谪仙等一群年轻人都很惊异,有些人已经走到近前,想要近距离观察,这少年散修怎么善后?

    “说错了,是来两斤天金石的孟婆汤。”楚风递过去两小片天金石,这东西其实挺重,所以看起来体积不大。

    刚来这里是,他就问过了,一斤天金石可得一碗孟婆汤。

    仔细想来,老古那口棺材了不得,算是巨额财富,老古当初是典型的土豪。

    一群人吃惊,这小子真拿出来了天材地宝?!

    楚风笑眯眯,先扇了史煌一巴掌,这才开口道:“别的没有,跟史家比起来,小爷就是财大气粗。”

    他倒也不怕人惦记,反正今天在这里功德圆满后就跑路,完全是一锤子买卖。

    这让老古非常不爽,拿他的棺材板这么大方的挥霍,慨他人之慨,也忒无耻了。

    然后,老古眼巴巴地看着,忍着一口气,毕竟楚风成功买了两碗,而不是一碗,估摸着会给他一碗。

    可是,接下来他气的差点跳脚!

    楚风自己留下一碗,另外一碗直接递给那头驴精。

    东北虎一直缄默,是楚风要求的,来到这里后,一个字也不吐,就跟在他身边。

    “兄弟仗义!”

    现在,东北虎开心的不得了,终于忍不住说话,咧嘴直笑,露出一嘴白生生的牙齿。

    “小贼,你拿我的棺材板去买孟婆汤,到头来我却连一滴都没喝到!”老古咬牙切齿,要暴动了。

    “你不是在棺材中吗,行,我再帮你买一碗。”他暗中回应。

    接着,楚风再次买汤,道:“大娘,再来一斤天金石的孟婆汤。”

    一群人无语,眼睛发直。

    然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人们看到这个败家子直接将一碗汤随便倒出来了,浇灌他那……破板砖。

    “史家的人你们看什么看,咱别的没有,就是财大气粗,喝孟婆汤就是这个样子,买两碗,喝一碗,倒一碗!”楚风得瑟。

    史家这群人气够呛,连他们现在都拿不出母金、天金石等天材,结果一个小散修却如此高调,气的他们没脾气。

    事实上,老古能服食,以天金石吸收汁液,没有浪费药性,毕竟平日间他都能血气弥漫出来。

    “前辈,收欠条吗?”楚风小声问道,跟卖汤的老妪商量。

    “鉴于你目前良好的记录,可以考虑,但你自身得买到四碗以上。”

    “行,没问题,再来一碗,这就够了。”楚风说道。

    然后,楚风看向史家的神王,道:“打个欠条吧,你们家欠我六两母金。”

    “你什么意思?!”史家的神王寒声道。

    “我绑架你们家少主了,不给就剁死他!”楚风喊道。

    众人都无语,绕了一大圈,叫阵了半天,终于又回归抢劫这一码事。

    “你这是勒索,挑衅,跟史家为敌!”神王森然道。

    “没错,你说对了。但有前提,是你们先招惹我的,还想杀我,这就是你们踢到铁板后的代价!”楚风不想跟他废话,下最后的通牒,不给就剁人。

    史家的神王大怒,史煌则是心中剧烈不安,他严重感觉到死亡的威胁,那少年不是说说而已,真要拿所谓的板砖翻天印拍死他!

    “行,我史家认了,但我只能给你写五两母金的欠条!”

    “成交,写吧!”楚风痛快的答应,并道:“够大气吧,我都不给你讨价还价。”

    “小孽畜!”史家的神王很想骂出这三个字,但最后忍住了,嘴唇哆嗦,脸色铁青,极其难看。

    “大娘,这份欠条你们收吧?”楚风问道。

    “没问题,史家还是很讲信誉的,我们可以接受。”

    史家的神王心中恼怒,见鬼的讲信誉,还不是你们的组织过于强大,不怕人反悔。

    站在石拱桥上的老妪皱眉,道:“抱歉,我们总共积攒八碗孟婆汤,你已经买走一半,目前还剩下四碗,你所拿来的欠条余下一两母金。”

    楚风闻言,问道:“还有其他东西吗,我买上一些。”

    “这里有,除却时光炉外,其他东西任你挑选一件。”不远处,那个中年女子开口,难得的不再冷漠,脸上露出一缕笑意,他们最喜欢楚风这种购买者。

    楚风开心,道:“好啊,我正缺少一件从通天仙瀑中捞出的物件,这下可以凑齐了,将可以进入瀑布中闭关。”

    他已经听老古讲过,手持从通天瀑布中冲击出的物件,在瀑布中闭关,将会事半功倍,有奇效。

    形似林诺依的少女、佛子、风凰仙子、钟秀、映谪仙等人都相当的无言,这里发生的事有点离谱。

    这个少年有什么身份?来自哪里?许多人都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