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进化史很可怕,也很悠久,在没有尽头的古史中,曾出现一个又一个节点,让进化走向不同方向!

    途中,发生了太多诡异与可怕的事,整部进化史若是深究,各个支点若是全部显现,那将是妖邪的,充满血与乱,更有一些未知的恐怖源头会震慑万古诸天。

    “所谓的邪灵所在地也有可能是当年阳间跟仙族大战之地!”老古神色严肃。

    这是一种推论,是他大哥的推演。

    阳间认为,当初跟仙族的大战胜利了,击溃了仙!

    然而,也有个别人认为,其实阳间战败了,最终无奈截断了跟仙战斗的最前沿之地,将那片战场隔绝在特殊的时空中。

    ……

    通天瀑布下,一群人封印了邪灵残尸,各族给平分了,要去研究。

    这种生物出现活体,出现肉身,实在是具有震动阳间各族的惊人研究价值,进化路上需要这样的个体实验材料。

    这种邪灵能够成长到如此地步,其进化自有独到之处。

    对于一些掌握究极经文的家族,他们族内垂死的老祖对这样的域外尸体肯定无比渴望。

    “不错,真是大收获,我刚才简单探索,便已经初步觉察到,这邪灵腐烂的肉身内有莫名的能量符文残留,跟阳间的大不相同,值得借鉴。”

    “嘿……造化啊,这次收获不小!”一位老天尊哈哈大笑。

    恒拓、石佛、昊源等人都很满意。

    只有莫家人脸色阴沉,族中死了两个嫡系血脉,让他们很不满意,那龙大宇还有见鬼的姬大德到底死了没有?

    按理来说,莫雷都渡劫失败,惨死在此地,跟他有牵连的人也应该活不下来才对。

    “在这片地带给我掘地三百丈,搜寻个彻底,该死的龙大宇!”

    莫家将龙大宇恨死了,即便莫雷的死与他无关,但是莫风的死也肯定跟他有牵连,他们恨不得立刻抓到那头怪龙。

    一时间,史煌面色如土,简直不敢呼吸。

    莫家找到参与边荒龙巢争夺战的几位少年,让他们勾勒出那头怪龙的形态等,准备全天下通缉。

    至于姬大德只是顺带着被悬赏捉拿,赏金跟龙大宇没法相提并论。

    一连数日,这片地带不得安宁,到处都是莫家召唤而来的人马,都是依附他们的族群,大举搜寻龙大宇。

    此外,其他强族也都来了,寻找邪灵!

    邪灵再现,肉身显化,让各族不安。

    大军围困这里,但凡最早来到这里的人都被限制,都在被严格审查,怕有人被夺舍,万一放走是就大祸。

    ……

    五日后,通天瀑布外依旧不得安宁,还是一片噪杂,也有人进入瀑布中搜寻。

    此时,楚风已经悄然而下,顺着瀑布进入深潭中。

    主要是有石罐庇护,他混在壮阔如海的瀑布内冲击而下,无人察觉,所谓的强者都对石罐没有任何感应。

    楚风进入地下祖脉中,对于通天仙瀑外的事没有任何理会,他想就此逃走。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楚风得意洋洋,逃出那片区域了,摆脱紧张的局势。

    老古撇嘴,道:“得了吧,你这是逃,你杀了几个人?也好意思大言不惭。”

    “那一天不远矣,当我杀十步杀一神王,百步毙一天尊之日到来时,天下各地都会诵吾之名,轮回之地都会立吾之神像!”

    “得瑟!”

    他们冲进地脉中,太宏大了,这阳间的祖脉恢宏磅礴,最初看起来像是一片深渊,而后楚风骇然,其形状其实宛若火山口,通达地底。

    而这一切都是地下祖脉的节点,接引通天仙瀑的精粹,在地下化成精气,分流向阳间各地。

    至于楚风早先所说的,去抓大邪灵,他也只是想一想而已,根本不可能去做,哪怕那个女子会腐烂,也太危险了,不值得去做。

    而且,在楚风看来,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那女子多半从瀑布中杀出去了,跟阳间的人早有过激战,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捡漏。

    即便是在地脉中,他们也躲在石罐中,身体涂上轮回土,楚风驾驭石罐,一路逃遁。

    有石罐与轮回土,最起码可以隔绝一切,相对来说,安全系数非常高,这也是楚风敢在此时遁走的底子所在。

    嗖嗖嗖……

    楚风驾驭石罐狂奔,不久后,他精神一颤,感觉到不妥,前方有淡淡乌光绽放。

    “嗯?!”

    远远的,楚风看到一脸破损的黑色战车,还有一具尸体横在车中,看起来相当的妖邪。

    “开车的女司机?”东北虎问道。

    “不像啊,怎么是黑的?”楚风狐疑。

    在这里,他感觉到了一股浩瀚的生命能量在迅速消退,濒临散尽,仔细感应,那具尸体都早已冰冷了,死了数天以上。

    附近地带最后残留的生命气息也消散了。

    “老古,有什么方法探查,附近是否有邪灵,有点古怪啊,该不会肉身死去,精神还在吧?”

    “不太可能,邪灵的肉身在阳间保不住,精神会立刻遁走,去夺舍,不会在一地徘徊。”

    楚风听闻后,驾驭石罐小心探索,仔细观察,而后果断冲了过去。

    因为,他觉得,自己无意中闯到此地,万一还有邪灵的精神,也该早已发现这么一个活动的罐子了,他再谨慎都无用。

    这里可不是瀑布区,有那么大的浪涛遮掩,地下十分空旷。

    他们到了近前,楚风浑身都涂满轮回土,从罐子中钻出,站在此地。

    即便如此,他还是惊悚,浑身如同钢针扎过一般,剧痛难忍,这是黑色尸体自然外放的气息所致。

    楚风骇然,若是没有轮回土,他肯定走不到这里,肉身多半会早已炸开,被一具尸体压制的形神俱灭!

    他盯着残破的战车,应该就是那辆黄金战车,可是进入阳间后,经过特殊物质的侵蚀,它变得乌黑了。

    此外,那个女子也已经成为冰冷的尸体,一动不动,都快彻底腐烂了。

    “兄弟,你可真是重口味儿,这就是你说的丰姿绝世的女子,是个黑美人啊。”东北虎感叹。

    这女子的身体与面部轮廓真的很美,近乎梦幻,但是也太黑了,尤其是肌肤将近腐烂前,黑的发亮。

    “你懂什么,这是黑珍珠。”老古哈哈笑道。

    楚风想踹他们两个。

    他一阵感慨,不久前还见到这女子国色天香,美丽的如同画卷中走出的仙子,同时也带着某种惊人的气势,结果这才几天,都快腐烂了。

    老古道:“快检查一番,她身上应该有些好东西,别人都是从仙瀑中捞器物,我们直接从邪灵身上扒拉,肯定收获更为惊人。”

    “正有此意。”楚风点头,当时眼神就无比火热了。

    他取出那支筷子长的木矛,用它挑起女子的衣衫,仔细寻找。

    叮的一声,木矛在其胸口戳到一个坚硬物,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吊坠,挂在胸前。

    “居然是……母金链子!”东北虎吃惊。

    这吊坠通过一根母金链子挂在脖子上,垂落在胸口部位。

    “黑暗母金!”老古倒吸冷气,这种母金极其稀少,在阳间罕见,据闻只出产在阴暗之地,比如说冥府、阴间等地。

    母金链子黑的瘆人,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而那吊坠也黑乎乎,像是一块石头,刻成一寸见方,像是一方小印,上面有字迹,但是,连老古都认不出。

    “好东西,该不会真是什么宝印,比如正宗翻天印、镇仙印?”楚风果断用木矛挑起,给摘了下来,扔进轮回土内去净化。

    他现在还真是不敢随意触摸,但是却对轮回土有信心,觉得专门可以克制各种妖邪。

    “咦,这腰带也不错,特殊材质炼成,该不会是捆仙索等瑰宝兵器吧?”楚风怀疑,他立刻将黑美人的腰带给收缴了。

    东北虎看的一阵无语,这是女子的腰带啊,这楚风兄弟……就这么不要脸的据为己有,直接解下来了。

    “头上有一根簪子,什么材质的,洁白无暇,如此的坚硬,看着不赖,这得摘走,以后留着送给红颜知己。”

    到了这一步,楚风脸皮已经坚韧无比了,大大方方的将簪子顺走。

    “咦,耳钉也不错,流淌宝辉,这或许是了不得的天宝!”楚风很自然的用木矛拨落下来耳钉,扔进轮回土中。

    老古都无言,这家伙扒死人的饰品,以后留着送给红颜知己?太缺少道德了。

    楚风又道:“我觉得,她这一身衣服也不错,虽然一时间看不出材质,但是我觉得,这可能是稀世的衣裙,或许是战衣!”

    他身上涂抹着轮回土,隔绝了各种煞气与危机,自然是不怕。

    “兄弟,你该不会还想扒她的衣服吧!”

    “有什么不可吗?!”楚风反问,又道:“你想啊,她万一要是天尊以上的生灵,这衣服能是凡品吗?”

    然后,他果断开扒!

    这时,东北虎毛骨悚然,道:“兄弟,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她的眼皮动了一下!”

    “别吓唬人!”楚风不管不顾,解开那件长裙,向下扒,道:“以后留着送人,这裙子是重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