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圣墟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见楚风没有立刻回答,有一位年轻的主播直接很生猛的闯到近前,高声问道:“楚风,请问你到底是不是吴轮回,这样一个问题难道你不敢回答吗,我想我已经有答案了。”

    为了搏击眼球,她也豁出去了,虽然心中颤栗,但是她眼底中也有兴奋之色。

    楚风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众人。

    这才落地就被一群人包围,要给他来个全星海直播?而且还这么的肆无忌惮,他凭什么要配合,他觉得这群人太想当然了。

    砰!

    一刹那,附近所有的拍摄器材都炸开,冒出一缕缕黑烟,成为齑粉。

    同时,那个对他高声呼喊,冲到他下巴前的年轻主播倒飞了出去,嘴角溢血,挂在一艘战舰上,如同一幅画卷,让他心中恐惧无比。

    瞬息间,这里鸦雀无声,人们这才想到,这是楚大魔头,不是他们这些所谓的“无冕之王”可以随便靠近的。

    与此同时,星空各地许多人吃了一惊,感觉心头剧跳。

    直播突然中断,前方的那些人该不会都被楚风大魔头给干掉了吧?

    “说什么楚神王,看到没,一言不合就杀人,果然是魔性深重!”

    楚黑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星空中热议,大肆说楚风戾气太重,完全是一个大魔头的风格。

    “就是啊,杀人如麻,嗜血而魔性大发,怎么能称神王,哪怕他再强大也不行,气质不相符!”

    当然,也有人反驳。

    “只是直播中断而已,你们就乱扣帽子,说起来楚风虽然被称为大魔头,但还真没有嗜杀过,顶多也就是卖人。”

    “我去,你也好意思说,天天卖圣子、神女,到你嘴里居然这么轻飘飘,不当做一回事。”

    有人黑,自然也有人维护,其中一些人据理力争,让楚风的一群朋友听着都觉得脸红。

    “你们不要乱污蔑,没听说过嘛,敦厚纯善楚神王,他怎么可能会乱杀人,心地善良之极,即便杀了,也是因为那些人的确有该杀的理由。”

    “我说兄弟,你过了,你是来维护的,还是个高级黑啊?”

    然而,很快,所有人的议论就停止了。

    直播恢复过来,楚风面色温和,如沐春风,而一群采访的人也都跟着笑,一副气氛融洽与和气的样子。

    “对不住,刚才由于技术原因暂时中断直播,现在恢复了。”

    事实上,一则小道消息快速在星空中流传开来,楚风大魔头接受采访,但是,有强大的出场费,跟各大平台都讲了条件。

    “这个魔头,你还真是现实,居然……有价出镜,真是见钱眼开!”

    “嘘,别说了,听着他说什么,到底是不是轮回王。”

    此时,楚风被请到一座繁华无比的城池中,选了一件园林式的洞府,在这里接受采访。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问,我就是我,说起来,我对吴轮回佩服无比,义薄云天,急公好义,为人正气凛然,实在是我辈当尊敬的楷模,他是个英才,称得上一代天纵人物!”

    楚风不吝赞美,大肆夸奖。

    可是,人们越听也不对味儿,怎么像是夸他自己呢?

    因为,六成以上的人都相信,吴轮回就是楚风,一体两面,而他这么夸吴轮回,不就是夸他自己吗,还要脸吗?

    “快看直播,楚风大魔头在自夸呢,脸皮比我们家的剑鞘都坚韧,月球撞上他的脸都能反弹向太空!”

    星空中,各族的进化者最近都在关注楚风,认为他崛起太迅猛,值得研究,现在听到关于他的消息自然第一时间围观。

    “您评价了吴轮回,请问怎么评价自己?”

    “评价自己多不好意思。”楚风一副谦虚的样子,那意思是,绝对不会夸自己。

    许多人都想翻白眼,你大爷的,刚才狠劲地夸吴轮回,那不就是夸你自己吗,也没见你脸红与不好意思。

    “不过,我可以引述别人的评论,亚仙族说我与吴轮回为绝代双骄。还有许多同道,说我敦厚善良,尊我一声楚神王,愧不敢当啊。”

    擦!这是所有人都想喊出的一个字,太特么不要脸了。

    远在大梦净土的这些老怪物也听到动静,听闻楚风是有偿出镜,给予一笔很高的出场费才接受采访,顿时让他们也跟着老脸蒙羞,火辣辣的烫。

    虽然楚风没有直接承认,但是,所有人都觉得他就是吴轮回,什么义薄云天,现在看来,许多人都无语,这样的称号居然落在这个人贩子的头上,反差实在太大。

    然后,大梦净土的老怪物更闹心了,楚风大魔头居然开始拍卖跟他接触的机会,比如共进晚宴,直接叫出天价宇宙币。

    这让净土的老怪物羞愧,毕竟楚风顶着大梦净土女婿的头衔,结果却这么乱来。

    星空中,一群楚黑开始喷楚风,说他太得瑟,谁愿意跟他吃晚宴,他以为他是谁?敢这么自以为是。

    “我是敦厚纯善楚神王,为在没落之地崛起,如今打遍星空年轻一代难逢抗手,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吗,晚宴上可以讨论。”

    楚风大魔头直接说出这么一番话,然后,星海各地顿时疯狂,因为谁都知道他崛起的太迅猛了,许多人都想探究他的秘密。

    他的异军突起,的确算的上是奇迹,遍寻星海各地,几乎找不出第二例,尤其是他来自地球这片衰败之地。

    然后,许多人竞拍,要跟楚风大魔头共进晚宴。

    这让一群人惊掉下巴,楚风大魔头随便拍卖一次晚宴,都要动用各种大药来交换,太没天理了,让一群人不忿,诅咒不已。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离谱,到最后一些神秘人为了抢楚风的晚宴资格,居然竞相加价,炒到一个天价。

    这惊呆了一群人,比楚风自己叫的价格还要高!

    “我去,亚圣级老药一株,特么的,楚风大魔头有什么了不起,居然可以这样,一顿晚宴就能拍出这种天价,那些人疯了吗?”

    许多人不满,对参与竞价的人口诛笔伐。

    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吵,楚风的晚宴拍卖出去了,成交的老药让他非常满意,只要他顺利晋阶,立刻可以用上这些提前准备好的“积淀”。

    “这叫什么世道,一个大魔头准备晚宴,都有人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竞价,太可耻了,道德沦丧啊!”

    “老夫想哭,想我修道八百年,至今还没有看到过亚圣级老药什么模样呢,一个魔头而已,一个晚宴就赚会回来了,天道不公!”

    这件事引发巨大波澜,瞬息间,让人们差点忽略楚风与吴轮回间的各种猫腻。

    不久后,在沧澜星球上,一场神秘晚宴果然开始,楚风宴请宾客,讲述自己在地球的部分经历,并且劝解那位身段婀娜挺秀、但却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应该去地球看一看,转一转。

    这位丽人点头,很有礼貌,共进晚宴后,飘然离去。

    不久后,有人泄露出晚宴的部分话题,顿时引发哗然,楚大魔头邀请人去地球修炼?

    “呸,别听他的,保准是想捕捉圣女、神子等,想对他们下手,所以故意骗到地球去!”

    有人怼楚风。

    然而,这还是温和的,接下来,发生一起非常严重的事件,有人直接针对楚风。

    “什么地球崛起,什么上古辉煌,什么最强进化文明遗迹,都是渣子,当年的上古地球还不是被我们打成废墟,什么都没有剩下,如今也敢有这种底气?你哪里来的自信?你是楚风大魔头也不行,当年你的祖先又不是没有被我们践踏过!”

    说的这么激烈,毫不留情面,着实震惊不少人,因为现在楚风威势正隆,有几人敢挑衅他?

    “怎么,楚风魔头你不服吗?我是星空骑士的子孙,如今还活着,当年我们的爷爷辈曾亲身杀过你的祖辈!你来看,这是什么?这些奴仆都是你的祖上的后裔,被我的祖先掳走,最后驯服,诞生下所谓的杂种血脉。”

    那人点指一群人,没有精气神,早已被驯服,成为他的奴仆。

    楚风当即就怒了,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心底深处的某些怒焰都已被点燃,感觉无比愤懑。

    在他的心中,星空骑士比之天神族、西林族还要可恶,他曾在月球看到过各种上古画面。

    一群星空骑士,双手血腥累累,专门追杀地球逃向星空中的那些老弱妇孺,连孩子都不放过,以长矛挑起来,满是血液。

    此外,他们直接砍下白发苍苍的老者的头颅,将十几岁的少女也无情的枭首,可谓冷血无情,恶事做绝,臭名昭著。

    就是在宇宙中,当年上古一战后,星空骑士也算是恶名动星海,让许多人厌恶,不齿他们的手段。

    如今,星空骑士的后代跳出来了,居然敢说出这样一番话。

    “哈哈,楚风大魔头,你还想复仇吗,可惜啊,你不知道我是谁,找不到我在哪里。”那人嚣张大笑。

    接着,宇宙另一端,有一个老古董跳出来,道:“呵呵……真是让人怀念的上古岁月啊,老朽曾亲身经历,曾为星空骑士中的一员,侥幸俯视一株大药,活到现在。楚风小魔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吹嘘地球,如果我星空骑士成员还有一部分人活着,直接将你碾压,打成渣子!”

    “还有不少活着的星空骑士?!”楚风震惊的同时,怒火中烧,发誓要将他们铲除个干净。

    楚风直接联系通天虫洞公司,道:“你们的贵宾级服务曾提到,看到某处星球的地貌,建筑风格等,就能推演出在宇宙何地,是吗?”

    “不错,是的,请问尊敬的贵宾您有什么需要?”

    “我要一小时打遍宇宙!将这两处地方都给我搜出来,将我传送过去,我要大开杀戒!”楚风寒声道,杀气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