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韩子禾带着孩子们回到军属大院儿,刚进院不久,就听到一阵杂乱无章的吵闹声。

    声音的来源,好像是妞妞小白他们两家的方向。

    “怎么啦?听起来……好像有哭声。”湛湛脸上浮现出担心的神色。

    莫说是他,就是韩品也不自觉的看过去了。

    韩子禾有心驻足,结果怀里的清清不知怎地,呜哇一声,哭闹了出来,韩子禾被她吓了一跳,顿时也顾不得去关注旁人,赶紧哄自己怀里这个。

    可惜,清清要是没睡够就被惊醒,你就甭想一时半会儿能哄住她。

    “湛湛,别看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妹妹都哭了。”韩品回过神来,立刻注意到清清委屈的样子,拉了一把湛湛。

    不等湛湛反应过来,韩品怀里的多多,也让清清这嗓子给吵清醒了。

    “哥哥,咱回家,我有点儿冷!”夕阳西下的时候,即使是春天,依旧会有些凉。更何况,睡醒了的多多把外套给了还在呼呼大睡的宁宁了呢!

    “赶紧走!”韩品将多多搂紧了几分,意图用自己的体温暖和大妹。

    韩子禾抬手摸摸睡得七荤八素,到现在还迷瞪瞪的宁宁,也催促着湛湛跟上。

    回到家,替妈妈安置好弟弟妹妹的湛湛,有点儿心神不属。

    “你怎么啦?”韩品揉着发酸的肩膀,叫住走来走去的湛湛,问他,“你这坐不住的样子,可是有心事?”

    “哥!”

    被韩品叫住的湛湛,一看到他哥哥,就好像看到主心骨一样,一把拉住他哥的胳膊,急切道:“哥,你刚才听到么?”

    “听到什么?”韩品已经把之前的小插曲给忘到一边儿了,所以湛湛的问话,让他没反应过来。

    “不是,你怎么这么快就给忘了啊!”湛湛急的舌头都快打结了,“就刚才,妞妞小白他们家附近发出的声音啊!”

    “你不会是以为妞妞或者小白他们怎么样了吧?”韩品也记起来,但显然,他真没往小白和妞妞那里想,“应该不会吧?没听见有她俩说话的声音啊!”

    “可是有大人哭闹声啊!”湛湛愁眉苦脸,“我好像还听到陈叔叔的声音呢!”

    他说的陈叔叔不是别人,正是明明的爸爸陈铎。

    “有么?”韩品没注意到,所以有点迟疑,“你别听错了。”

    “这……”湛湛被韩品这般一说,也不太肯定了,“我就是听了个声儿,也不敢说就是。”

    他这么说,韩品放松许多,还安抚湛湛:“你别乱掺合,咱们今儿一天都不在家,大院儿的事儿也不清楚,反正,要真是有什么情况,睿睿他们几个能不和咱说?就算他们不清楚,过两天睿睿的妈妈何姨就过来找小姨了,到时候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要不……我找妞妞问问?”在有多多之前,湛湛一直把妞妞当自己的亲妹妹疼,到现在,已经疼习惯了,潜意识里,妞妞在他心里的份量,不比多多低。

    显然,韩品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看到湛湛关心妞妞,便点头,道:“也好……只是,你也不用找她,给她拨个电话问问就成。”

    不是韩品拘着湛湛,不让他出去,而是韩子禾之前给他们下了不许出去的命令,虽然她现在正照顾清清了,但这不意味着她糊涂,孩子有没有出屋子,她还是有办法知道的。

    “那我现在打电话给她,问问怎么回事。”湛湛也没有在他老妈面前阴奉阳违的勇气,这会儿找到平衡点,自然乐得打电话啦。

    不过电话也不是那么容易拨通的,前两通他拨了半天等了好久都没人接;让他坐立不安好半天,若不是韩品拉住他,他可能就跑去妞妞家看看怎么回事了。

    第三通电话他都还没有拨出去,他的电话就响了。

    “是妞妞!”湛湛的眼睛睁大了,嘴巴咧着笑,看起来挺高兴。

    韩品揉着湛湛头发,笑道:“那你还不快接!”

    “诶!”湛湛应着声,赶紧按了接通键。

    韩品坐在他旁边,看湛湛虽然没说太多,但是显然松口气的样子,便自己猜测,应该和妞妞他们家无关,等到湛湛放下手中电话,表情明显很轻松,这才问:“怎么说?”

    湛湛笑呵呵道:“妞妞,她和小白跟着冯叔叔两口子出去玩儿了!他们也是到市内去,只不过他们去游乐场玩儿了,这会儿还排队准备继续玩儿呢!刚才没接到电话是因为他们坐过山车,没听到。”

    “这样啊!”韩品皱起眉,若有所思了好一会儿,又问,“他们一大早就出去的?”

    “前两天就说好一块儿去的!之前还问过咱们是不是跟着一起去呢,我给忘了!嘿嘿!”湛湛摸着小脑袋直傻乐,看的出来,对于小伙伴们安然无恙这一点,湛湛特别开心。

    只不过相对于他这么开心,倒显得韩品有点儿忧心忡忡了。

    “哥,你怎么啦?”湛湛不解的看他。

    韩品摇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缘由,就是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儿。

    “能有什么不对劲儿啊!冯叔叔跟着呢!”湛湛不以为然。

    虽然在他心里,冯援增远远比不上他爹楚铮,但是冯援增这人还是能给人带来安全感的。

    “可是……”就是因为冯叔叔也在,才奇怪的啊!

    韩品忍了忍没有说出他的顾虑,在他看来,他们大院儿的叔叔虽然人都很不错,但是他们鲜少会参加大家组织的外出游玩活动,嗯,家庭间的聚会除外。

    这一次,怎么那么巧,就带着妞妞还有小白一起出去玩儿呢?他又那么闲么!

    他小姨夫出差之前,还说过,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很忙呢!还让他照顾一下明明睿睿妞妞胖胖和小白这几个小伙伴呢!

    “哥,你想什么呢?”湛湛见韩品这才说了几个字儿,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立刻推了推他。

    韩品让他一推,立刻从沉思中渐渐清醒:“哦,我……刚也没想啥,可能是我自己想太多了,没事儿!”

    湛湛点头,深以为然道:“就是啊!能有什么事儿!”

    韩品也冲他笑,小哥儿俩心里放开了,都挺高兴的,当然也挺累的,毕竟比起宁宁和多多这俩明显是吃了玩儿、玩儿累了就睡的两只小家伙儿,他们俩可是真真正正的“体力劳动者”啊!

    ……

    这一睡,就到了月儿升起时候。

    韩子禾坐在客厅里打毛衣,也没有叫几个孩子。

    在她看来,既然孩子们累,那就叫他们睡好了,虽然过了晚饭时间,可是午饭他们不是吃的挺足绷的?

    她已经给两个小的屋子里放了小点心和水果,若是饿醒了,自然有吃的可以垫肚子,等到明儿早上,再给他们熬油润润的米粥就是了。

    韩子禾之所以没有回屋,也是怕几个孩子饿醒了茫然,正好儿清清又吃饱了一顿准备呼呼大睡呢,便干脆把孩子放到沙发上,陪她一起打毛衣。

    说是打毛衣,其实也不多复杂,就是因为这会儿天气时冷时热,她给清清打一个兔子外套,等抱她出去时给她披着。

    客厅的灯光很柔和,韩子禾虽然没有看电视,却也沉浸在这柔和氛围里,脸上有说不出道不尽的温柔。

    “啊!”一声极其凄厉的尖叫划破了夜空,像是一道闪电,带来了滚滚雷声。

    一瞬间,韩子禾的心不知怎地,竟然被高高的就起来了。

    “哇啊!”刚刚在梦里吃到好东西,以至于小嘴儿正一蠕一蠕的清清,被这声音惊醒,有点儿惊怕的扯开大嗓门儿干哭起来。

    “哦!哦!哦!不怕、不怕哈,妈妈在这儿呢!”韩子禾赶紧捞起清清,抱怀里安抚。

    可惜,被吵醒的清清委屈极了,发现不见了好吃的她,根本不是韩子禾三言两语能够安抚住的,小家伙儿干嗷嗷叫也不掉眼泪,一张小嘴儿张开就在她怀里乱摸索。

    “你这小馋猫!”韩子禾很快就发现她的意图了,顿时哭笑不得。

    有点儿心软的她在摸到清清鼓鼓的小肚子时,立刻收回了刚才心软的念头:“宝贝儿,咱不哭了啊,你这小嗓子可受不了呢!来,妈妈给你喂果果吃,好不好?”

    说是给她喂水果,她也只是准备让这小东西尝尝味道而已,当真不敢给她多吃。

    “嗯!”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清清抽噎着,嘴里发出一个好像应声的字。

    “妈妈,清清怎么啦啊?”湛湛和韩品跑了出来。

    刚才听到他俩屋里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韩子禾就知道这俩孩子醒了。

    很显然,这哥儿俩不一定是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的,很可能是被清清这小家伙儿的嗷嗷声给吵到了。

    接着,宁宁和多多也手牵手,又揉着眼镜走了出来。

    宁宁委屈的瘪瘪嘴,告起状:“妈妈,清清这小丫头也忒不省心了,您可得好好儿教育教育,哪有大半夜不睡觉的啊!”

    “就是,她把我的耳朵都给震到了。”多多应声。

    韩子禾无语,这清清她嗓门再大也不可能震到你们耳朵啊!又不是在你们耳朵边儿闹的。

    不过不管心里怎么腹诽,韩子禾还是从善如流的哄道:“这就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了,你们姐俩也要以身作则,让小妹妹看到,那你们当榜样才行。”

    “我们可乖啦!”宁宁拍拍胸脯,挺起小脖子,很骄傲。

    “你等会儿再说!”湛湛拍拍继续自卖自夸的弟弟,让他住嘴,自己则侧着耳朵好像在听什么一样,好一会儿,他才看向韩品,轻声问道,“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下午时的闹腾声,嗯,还有哭声。”

    “好像有,之前好像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有声尖叫,就连邻居家院子里的狗都此起彼伏的叫呢。”

    “那咱要不要去……”

    “你别想!给我老老实实呆好了!”不等湛湛说完,韩子禾便不客气的敲了他脑袋一下,警告的看他一眼,道,“你看好弟弟妹妹他们,我出去看看。”

    “……”他能说什么?怎么敢说不?!←湛湛瘪瘪嘴,老老实实的同意了。

    这会儿,清清咂摸着勺子上的苹果甜味儿,已经美滋滋地安静了下来啦。

    “韩品,你接着喂她啊。”韩子禾将苹果和勺子递给了韩品,让他用勺子在苹果肉上刮肉泥给清清吃,“就是让她咂摸味儿,别真给吃太多,再给她刮几口吃吃就可以了。”

    韩品点头,刚说了句知道了,清清就等的不乐意了,直拍他手,哇啦哇啦的叫,看意思是让他快点儿。

    韩品看她这样,顿时稀罕极了,不住地笑道:“你这是跟我说话啊?要不要喊声哥哥?喊声哥哥我就给你吃,怎么样?”

    他一边说一边摇晃着手里的苹果。

    清清的眼睛也就随着他的动作转,眼镜不离苹果半分。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被戏弄了,清清紧锁着一双漂亮的小眉毛,气呼呼的,干脆往沙发上一坐,紧抿住小嘴儿,冷冷的看着韩品。

    嘿,她这还生气了!

    穿上外套的韩子禾看到,却夸韩品做的很好:“就这样,逗弄她,让她多活动、少吃点儿,她之前已经吃不少了呢!”

    拍拍韩品肩膀,让他看住湛湛,别让湛湛乱跑,韩子禾便走出去一探究竟去了。

    宁宁和多多等听到院门关上的声音,立刻跳下来,缠住韩品,撒娇:“哥哥,哥哥!把苹果给我吧!我也想喂清清吃啊!”

    刚才看着韩品哥哥喂清清,宁宁和多多可眼馋呢!这会儿有机会,怎么能放过?

    “刚才小姨在这儿,你们怎么不喂?”韩品哪敢真给他们,这俩小的没轻没重,再给清清碰到。

    “妈妈看着我们,我们多没成就感啊!”多多说的理直气壮。

    宁宁应和着点头道:“就是!就是!”

    “呵呵!”湛湛嘲讽一笑。

    “哇啊!”被莫名其妙当成背景板的清清立刻翻脸啦。

    “给!”韩品一看她张嘴,二话不说赶紧一勺子递过去。

    果然,噪声顿时就戛然而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