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现在的楚天修为比起当年刚刚修炼《大梦神典》时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一动念间,就有无数梦种从他眉心飞出,瞬间充斥虚空,将那庞大的神木彻底包裹。

    出乎意料的轻松,出乎意料的顺利。

    ‘天’并没有感知到梦种的存在——他似乎对这种力量一无所知?

    楚天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瞳孔微微放大向‘天’望了一眼。

    是的了,以这家伙的实力和层次,或许他根本不知道‘睡眠’是什么概念,也不知道‘梦境’是什么存在,他根本没有做过梦吧?

    ‘梦’,实实在在的是一种特殊的、神奇的力量……

    楚天的心脏再次剧烈的跳动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热血充斥面庞,他的面皮彻底变色了——他惊喜莫名的发现,他能够在‘天’的身边感应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法则气息,唯独没有‘梦境’的气息!

    ‘天’,果然对‘梦’一无所知。

    无数梦种就在‘天’的身边飘来飘去,但是‘天’并没有察觉到梦种的存在。

    无数梦种轻盈的落在了神木上,落在了神木上面挂着的巨大的光球上。楚天立刻感受到了这些光球的恐惧和绝望——这些世界本身在恐惧,在绝望,这些世界虽然不像‘天’这样,滋生出了类似于‘人’的灵智,但是他们的确拥有了本我意识。

    他们本能的察觉到灭顶之灾就在眼前,所以他们惊恐,他们恐惧,他们绝望……

    因为世界的惊恐和绝望,这个世界中的所有生灵也都陷入了莫名的惶惶不可终日中,所有的生灵的行为模式也变得癫狂而不可测,所有的生灵的灵魂波动也变得驳杂而躁动。

    无数生灵驳杂、躁动的灵魂波动汇聚在一起,和天地本我意识的绝望波动混为一体,梦种落在光团上,轻轻松松的就进入了这些躁动不安的灵魂波动中。

    一个冷静、静谧、毫无波动的灵魂,对梦种而言就是一堵坚实、厚重的墙壁,想要侵入是极其困难的。

    但是这些躁动不安的灵魂,就好像到处都是筛子眼的破墙,轻轻松松就能进去了,而且很轻松的就在庭院中扎下了根基。

    一个世界,百个世界,万个世界……

    一尊大能,万尊大能,亿个大能……

    楚天感受到了无数个浩瀚如烟海、恢弘不可测的灵魂,但是这些灵魂越是强大,就越是受到天地意志的影响,越强大的大能他们的心境越是焦虑,越是不安,越是躁动,梦种的植入就越发的顺利。

    无数的信息蜂拥而来,恐怖的信息流、恐怖的天地灵髓洪流瞬间淹没了大梦逍遥琉璃盏……

    ‘咔咔’几声响,大梦逍遥琉璃盏被突然飙升的洪流撑出了数十条裂痕,差点就被撑爆,这一下吓得楚天浑身一哆嗦,差点没吓得叫了出来。

    但是无穷无尽的精神力量和天地灵髓疯狂的用来,大梦逍遥琉璃盏急速的吞噬一切,所有的裂痕在一瞬间就修复如初,且大梦逍遥琉璃盏的色泽变得更加璀璨、更加深邃,体积也变得更加厚重,造型也变得越发的古朴玄奥。

    毕竟,‘梦’的力量和一切有形有质的力量不同,在梦境中,心有多大,就能演绎出多少奇迹。

    大梦逍遥琉璃盏就是这样一件至宝圣器,他和‘梦’的力量息息相关,只要是在‘梦中’,他几乎就无所不能!

    楚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最后一次睁开眼看了一眼‘天’,然后他就闭上了眼睛,全身心的浸入了大梦逍遥琉璃盏,开始感悟无穷无尽精神波动中传来的天地法则的奥义。

    他的神魂在膨胀,他的神魂在增长,他的神魂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没错,一如楚天预料的那样,那些被‘天’征服的世界当中,有九成的世界的本源法则远超‘无量天’!

    这些世界的法则比起‘无量天’的更加玄奥,更加渊博,更加神奇不可思议。无论是高深的空间、时间、命运、生命之类的法则,还是‘粗浅’的普通地水火风之类的法则力量,那些世界都远比‘无量天’强大。

    真是不可思议的‘天’!

    他出身无量天,他的本源比起这些世界弱小了太多太多,偏偏他能征服这么多世界,还能将这些世界全部带回无量天。

    如果不是因为,大家明显站在了势不两立的阵营上,楚天其实蛮佩服‘天’的!

    他付出了多少努力,付出了多少代价,才换来了今日的丰硕成果?

    一轮灰蒙蒙的混沌圆碟在楚天神魂后浮现,无数灵光不断落在混沌圆碟上,无数的法则奥义充斥神魂,楚天竭尽全力的去领悟,去吸收,去融会,去掌握。

    他的神魂在膨胀,在无限制的膨胀。

    神魂在发生变化,发生某种楚天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变化。

    他的皮肤上有一丝丝的裂痕出现,大片皮肤不断的脱落,不断的化为灰尘飘散。

    神魂之力膨胀到了极其可怕的层次,楚天的肉身已经无法容纳他的神魂。一只小小的磷虾的神魂,如何能够承受一头‘蓝鲸’的神魂?

    当神魂成长到一定程度,肉身崩溃几乎是必须的事情。

    楚天只是犹豫了万兆亿分之一刹那的时间,他就随心而定的舍弃了肉身。

    淬炼了无数年的肉身就此烟消云散。

    虚空中,唯有一只巴掌大小、色泽混沌的灯盏静静的‘站在’青蛟剑的剑身上。青蛟剑放出无数条剑气笼罩这只小小的灯盏,隐隐可见这灯盏上的灯火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一点,却是蕴藏了无数种色彩,蕴藏了无数种光焰……

    乍一看过去,这团小小的灯火的光芒之丰富,堪比那神木上所有的世界光团散发出的光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天,两天,三天……

    然后是一年,两年,三年……

    又是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

    渡虚神舟上,除了紫天尊六人,除了坐在船头一动不动的鼠爷,其他人全都陷入了最深的天人五衰境界……公羊七老都已经老得动弹不得!

    珞儿裹着一件硕大的斗篷遮住了身形,出现在船头,静静的看着那小小的灯盏。

    灯盏的气息变得越发的‘光怪陆离’,就和‘天’身上的气息有几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