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后的成就!”

    ‘天’低沉的咕哝着,他的声音震荡虚空,震碎了天地万物,向着外域虚空传播了出去。

    此刻的他一举一动都释放出无量光芒,他的每一个字出口,都化为长江大河般的长虹向虚空横冲直撞,随后炸成一圈圈绚烂的光晕向四周扩散开去。

    楚天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中,他的神魂也在剧烈的震荡着。

    因为他和这一方天地还有一丝牵扯,所以这一方天地的毁灭也会波及他的神魂。就好像一头漂浮在水面的蓝鲸,当海啸翻滚的时候,蓝鲸未免会受到巨浪的冲击。

    一波波毁灭性的震荡呼啸而来,楚天的神魂一丝丝的湮灭,却又从虚空中不断的滋生。

    无量天世界无数的生灵瞬间灰飞烟灭,唯有神魂烙印不断向楚天飘了过来,急速融入了他的神魂。无数的神魂烙印在嘶吼,在咆哮,在疯狂的咒骂‘天’,他们剧烈的精神波动,让楚天不断湮灭的神魂不断的滋生,不仅没有被削弱,反而变得更加强大。

    ‘天’体内的无相青莲,还有被他生擒活捉的那些怪异的存在也在燃烧,透过他半透明的躯体,可以看到无相青莲和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存在正在急速的缩小,化为无数条彩光不断融入他的身体。

    “我要你们看到,我登临不朽的那一幕!”

    ‘天’还在大声的说着话,他用力的挥动着四肢,缓慢的将那一株神木抓在了手中。

    不知道这株神木的来历,但是它能承载三万六千四百九十九个完整大世界,可想而知这是一件有多么不可思议的神奇之物。

    ‘天’的身体四周,虚空在沸腾,在崩裂,无数条粗大的法则锁链深深的扎进他的身体,他用力的震荡周身,不断的崩裂一条条法则锁链,但是有更多的法则锁链在不断的恢复,不断的继续扎入他的身体!

    “你吞噬了这么多世界,你的牵扯,就变得无比巨大!”楚天看着‘天’,突然说道:“除非,你能拥有比三万六千五百个完整大世界更加强大的力量……”

    “当然,我有!”‘天’深深的看了一眼,大声的说道:“我当然,有!所以,你,还有所有残留的生灵,你们要看到,我最终的成就!”

    暗金色的神木上流光闪烁,‘天’的双手死死抓住了神木,然后他重重的一脚跺在了无量天大陆上。已经被他吞噬了九成以上的无量天世界瞬间崩毁,化为无数条巨大的光流不断向他的身体汇聚过去。

    海洋即将干涸!

    庞大无比的鲲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力量,即将蜕变为鹏,超脱这一方已经干涸的海洋世界,冲向无穷高远的天空!

    楚天突然笑了!

    ‘天’在挣扎,在咆哮,在怒吼,他在尝试着吞噬那株神木!

    他已经到了登临绝顶的临界点上,只差一点点外来的力量相助,他就能超脱,就能成就他梦寐以求的……不惜摧毁这么多世界而达到的最高成就。

    但是,就差这么一点点……这株神木丝毫未动的悬浮在崩溃、混乱的虚空中,任凭虚空潮汐疯狂的冲刷,这株神木只是纹丝不动。任凭‘天’用尽了全部的力量,他也无法从这株神木中抽取任何有用的能量!

    就差这么一丁点儿!

    楚天笑着,然后他的神魂中,神窍天境内,三万六千五百个完整大世界中不可计数的神魂烙印同时剧烈的跳动起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庞大,恢弘,极端,极致的精神波动拥入了楚天的神魂。

    所有的神魂烙印在这一刻,唯一的念头就是——‘天’毁灭了他们,那么,他们就要和‘天’同归于尽!

    楚天的神魂在沸腾,在膨胀,庞大的力量推动他向某个不可测的境界攀升。

    无量天被彻底摧毁了!

    楚天的牵扯已经削弱到了极致!

    无量天的所有生灵都被摧毁了!

    所以,楚天在他们心头、在他们意念中的所有影子,所有印象,都已经被摧毁了!

    无牵无挂,无忧无虑。

    庞大的神魂开始蜕变,虚空中除了‘天’那庞大到了极致的身躯,还出现了一轮直径不知道多少亿万里的强光。这犹如太阳的光团就是楚天的神魂,辉煌夺目,照耀无量虚空。

    楚天的神魂在蒸发,急速的蒸发。

    就好像一头蓝鲸悬浮在快要干涸的海面上,蓝鲸那些无用的、累赘的血肉正在融解,正在消散,蓝鲸的身躯内,正在发生奇妙的变化,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一定能成!”‘天’声嘶力竭的嘶吼着:“力量!绝对的力量!还有,我吞噬了这么多的好运气!我一定能成!没有不成功的道理!”

    无数的神魂烙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神魂湮灭,他们不可能再有思考的能力!

    他们只是不断的,疯狂的,歇斯底里的,向楚天的神魂注入极端的、绝对的精神波动——‘天’,让他毁灭吧!

    庞大的精神力量推动楚天的神魂急速的蜕变,用一种可怕的速度在蜕变。

    相对应的,他的神魂所化的庞大光团开始缩小,急速的缩小,每一弹指间都有巨量的神魂力量在散失,在燃烧。

    没有丝毫的痛苦,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快-感充斥神魂!

    楚天‘抬起头来’,神魂向着某个‘高处’快速的攀升。

    没有肉体的拖累,没有任何的牵扯,在无数神魂烙印散发出的精神波动催动下,楚天向上急速的攀升。

    然后他‘低下头’,他发现,他能俯瞰‘天’的存在。

    ‘天’的身躯上,那些法则链条清晰可见,每一枚最细小的符文都清晰可见,而且是如此的容易领悟。

    ‘天’的身躯中,所有的不完美的地方都一清二楚,只要随意‘一眼扫过’,就能看到‘天’的身躯中复杂的结构——‘天’的身躯已经极力的模仿人族的躯体建造而成,但是他的身躯结构和人类身躯还是有着极大的不同,内部结构极其复杂,每一个细胞中都囤积了大量驳杂的能量!

    驳杂,融合了无数的杂质!

    那种驳杂的程度超乎楚天的想象,就好像下水道发酵了三百年的污水,再混上一些新鲜的血肉,一些乱七八糟的金属矿石,再加入一个普通人所能想到的一切材料,搅合搅合后混在一起……

    ‘天’的身躯内,就是如此的驳杂,他的力量,就是一种让人崩溃的驳杂混合物!

    庞大,无比的庞大的力量,却是如此的驳杂不清!

    无数法则锁链死死的锁定了‘天’的身躯,他每一次挣扎都能崩断无数的锁链,但是更多的锁链不仅仅是从外界衍生而来,更是从他的体内不断的滋生!

    这家伙吞噬了这么多的世界,这么多世界的混合法则,这么多世界的混乱力量充斥体内!

    而且,他似乎对于‘修炼’一无所知!

    一直以来,他都是以‘掌控一切’的方式操控万物,他天生就明白无数的道理,但是他只是‘明白’,而没有‘理解’和‘领悟’!

    他的路子,走错了!

    “但是这不怪你,因为这是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楚天微笑着,他的神魂骤然燃烧殆尽,只剩下最后一缕若有若无的力量包裹着他的神魂烙印。

    无数的生灵同时呐喊,就在这最后一瞬间,楚天的神魂烙印向上轻轻的一抖,蜕变完成了!

    几乎干涸的海面上,一头蓝鲸彻底消失。

    在蓝鲸消失的地方,一只脆弱的蝴蝶冉冉的飞了起来。那是一只小小的菜粉蝶,无比的弱小,无比的娇嫩,但是他扑腾着翅膀,艰难的、哆嗦着飞了起来。

    飞出了海洋,飞上了天空,从高空俯瞰那一头正在疯狂的挣扎变幻的‘鲲’!

    ‘鲲’,依旧是‘鲲’,还没能变化为大鹏!

    所以,他不能扶摇直上九万里,而是依旧躺在快要干涸的海洋底部疯狂的挣扎着!

    ‘天’的双手紧握着那一株神奇的神木,他声嘶力竭的嘶吼着,想要从这一株神木中抽取一点点力量促进他的最终蜕变。

    那神木就好像一根金刚石柱,通体浑然一体、坚固无比。

    而‘天’的身躯却是无数泥沙、杂物组成的混合物,根本无法撼动这一根神木分毫。

    楚天的神魂轻盈的在虚空中漂浮着,四面八方有一缕缕奇异的力量汇聚而来,他的神魂在缓慢的壮大,一丝丝、一点点的壮大。

    这种力量不是混沌之力,而是比混沌之力更加高级,更加精纯,更加神妙的力量。

    只是吸收了三五缕这样的气息,楚天就感觉到自己孱弱到极点的神魂强大了数百倍,而且他有了一种万物都掌控在手中,几乎无所不能的感觉。

    于是,他的神魂骤然向内一合,一具完美的身躯出现了。

    手一挥,一裘青衫出现了。

    青蛟剑凭空出现在楚天手中,楚天手持青蛟剑,微笑着向下方挥出了一剑。

    正在嘶吼咆哮的‘天’突然惨嚎一声。

    一抹剑痕凭空出现在他胸口,他巨大无朋的胸膛猛地裂开了一条长达亿万里的大峡谷,无数炽热的物质和能量呼啸着从他胸膛中喷出,他的气息骤然向下降了一截。

    无数炽热的能量和物质犹如一条条喷泉一样喷出,瞬间就在‘天’的身边形成了好几个类似于行星环的庞大光带。

    “妙呵!”楚天轻笑了一声,他低头俯瞰着‘天’,摇了摇头,然后向那神木看了过去。

    楚天蜕变完成之前,这一株神木就是一株巨大无比的,没有一点儿叶片的巨木,数万个枝桠向四面八方延伸开来,每一个枝桠上都曾经挂着一个完整的大世界。

    而此刻在楚天看来,这一株神木完全失去了本来的形体,他就是一团光,就是一道光凝聚成的洪流。他洞穿了时间,洞穿了空间,洞穿了命运,八荒恒古、洪荒末世……

    他穿透一切,他掌控一切,他就是万物的根源,他就是一切法则的起始!

    他,就是‘永恒’!

    他,就是‘不朽’!

    真不知道‘天’从哪里找到了这伟大而恐怖的存在。

    但是‘愚蠢’的‘天’,居然将如此伟大而恐怖的存在当做一个‘架子’,用来悬挂供他吞噬的大世界!

    一缕缕奇异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断融入楚天新凝聚的身躯内,那一团恢弘夺目的流光在向楚天靠近,下一瞬间,楚天就和这‘神木’,和这‘永恒’、‘不朽’融为一体。

    无情,无欲,不思,不想……

    恒古不变,掌控恒古。

    犹如高悬虚空,俯瞰万物。

    楚天突然明白了这伟大存在的由来,他‘注定’出现在这里,他‘必定’出现在这里。

    因为在今时今日,就在这里,在这一方虚空中,会有一个‘超脱者’出现,所以这‘不朽’的‘永恒’,就以神木的形态出现在这里。

    这就是注定的‘因果’。

    楚天在急速的成长,在急速的强大。细嫩的菜粉蝶变成了海鸥,变成了大鹰,变成了大鹏……

    他明白了许多,却又多了更多的不明白。

    下一瞬间,这流光远离了楚天,这永恒不灭的不朽远离了,消失了,藏匿在了这无垠的虚无空间中。

    楚天已经变得……

    举起双手,向双手静静的凝视,掌心有明媚的光流转,好似藏匿了无数个世界,神奇瑰丽,不可言喻。

    就在刚才,楚天拒绝了那一道流光,拒绝了彻底和他融为一体的荣耀。

    那种无情,无欲,不思,不想的绝对‘圣人状态’,不是楚天想要的。

    一如一头硕大无朋、强悍无比的鲲鹏翱翔在天空,但是他享受的是翱翔天空的快乐,而不是将自己也变成天空的一部分!

    所以,能够从海洋飞上天空,能够在天空中翱翔,楚天就很满足了。

    “所以,孤零零的一个人是不行的。我有七情六欲,而这,是你看不起的东西。”楚天微笑着看着‘天’,而‘天’却看不到他!

    “我的人生理想……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找个喜欢的女人,当然……”楚天的声音变得很小心:“当然,如果不小心,能多两三个也好?好吧,男人的劣根性……嗯,当然,有珞儿就很好。”

    “然后,有花不光的钱,有很宽敞的大房子……有几个兄弟伙伴,在寒冬的夜里,能够邀约着来上一碗滚烫的烈酒……”楚天笑得很嘚瑟:“这种生活,似乎有点不求上进,但是……足够了!”

    他俯瞰着疯狂怒吼的‘天’!

    ‘天’很愤怒,因为那株神木不见了!

    就这么凭空的,蓦然而古怪的,从他手中消失了。

    而且,他的胸膛还被人劈了一刀——是谁?谁有这样的力量?是谁能够威胁到如今如斯伟大的他?

    楚天笑着,然后一剑劈下。

    “吞下去的,全部给我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