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无量大世界上空,极高的虚空处,一片巍峨的宫殿楼阁矗立在团团云台之上,龙凤麒麟游走其中,锦鲤玄龟在水中嬉戏,无数美貌的宫娥仙子脚踏流云,在宫殿之间轻快的穿梭。

    正南方的南天门牌坊下,数百尊身高数十丈的龙魔战士顶盔束甲,腰间佩剑,双眸喷吐着森森紫气俯瞰整个无量天大陆,时刻监察着下方世界的一举一动。

    在南天门的左右两侧,分别矗立着数十座白玉高台,上面有一面面龙凤缠绕的宝镜放出森森玄光,不断显示出三万六千五百个大世界中的风吹草动。

    在更高处,无数龙魔簇拥着一扇巨大的紫金色光门。

    这扇光门内毫光隐隐,内有无数流光溢彩急速旋转,通过这扇光门,可以即刻抵达任何一处大世界。

    顺着南天门下的甬道向前行进,穿过一重重宫殿楼阁后,一座气势恢宏的凌霄宝殿被数百座大殿拱卫在正中,四面八方有无数金甲大能静立。

    大殿内,以青衣为首,公羊七老等门阀首脑手持各色文书、卷轴,向着宝座上一颗直径三尺的光球大声的回禀着一件一件这些天各处大世界中发生的重大事务。

    光团内流光溢彩,恐怖的神魂波动犹如天威笼罩整个凌霄宝殿。

    不时有金铁铿锵声从光团中传来,干净利落的分发各项事务,绝对的公平、公正,处理各项事务绝无人情可言,完全按照最新颁发的‘万界天条’行事。

    在凌霄宝殿的东边,靠近东方天门牌坊‘东天门’的区域,占地庞大的七巧天宫静静的盘踞在这里。

    一名身穿红色长袍,生得美貌异常的少女蹲在七巧天宫的门口,眯着眼微笑看着四周走来走去的诸般傀儡。一头高有三丈,通体烈焰缠绕的傀儡紧紧的跟在她身后,不落眼的盯着她。

    时不时的,这尊傀儡身体会微微的颤抖几下,含糊的咕哝着:“少主……回来了……真好……大天尊……真好!能将少主……从那无穷轮回中……拉回来……少主,回来了……真好!”

    红衣少女的鼻头抽了抽,轻轻的哼了一声:“真是……不讲道理的家伙!啊,万界天庭工部尚书……这就是说,以后一辈子都要给他卖苦力喽?”

    双手抱着肩头,红衣少女的声音变得极低、极低:“不过,能苏醒,能回来,能重归七巧天宫……真好!”

    转过身,少女拍了拍那傀儡的脑袋,轻声道:“你们等了我这么多年……辛苦了!”

    傀儡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眼眶里两团红光剧烈的闪烁着。

    比邻七巧天宫,向北面一点,靠近北天门的地方,青莲行宫巍然矗立。

    灵九得了一具肉身,是一个面容慈和、生得颇为英俊的老人家的模样。

    青莲行宫中无数奇花异草琳琅满目,三万六千五百个世界中最为珍稀的那些奇花异草,在此都有种植。无数美貌的宫娥宫女手持各色玉壶,正用各种属性的灵液浇灌这些奇花异草,为它们修整枝叶芽苗。

    灵九站在一个庞大的清澈池塘旁,池塘内七宝宝石铺底,一团硕大的青莲静静的沉浸在清水中,隐隐有一缕缕清气不断从青莲中喷涌而出。

    “无相青莲……大天尊重聚了你的本体,但是你的神魂是否能恢复,要看你自身了!大天尊极力寻找,将你留下的那些神魂烙印的痕迹尽可能的收集了起来,但是能否恢复到当年的模样,就全看你自己的了。”

    “赶紧醒来吧……如今的天地,已经大不同以往了……”灵九笑得很灿烂:“大天尊,虽然有点懒政,只留下一具分身在这天庭中处置各项事务,但是大天尊……真好!”

    无相青莲的几片莲叶轻轻的摇晃了一下,似乎听明白了灵九的话。

    从青莲行宫向西南方向,迈过几条波涛汹涌的天河,靠近西天门的方向,大片大片的军营绵延铺开。

    龙王、狐老、虎爹,还有阿狗、阿雀、虎大力、老黑一行人等穿戴得整整齐齐,一个个器宇轩昂的坐在一座座气息肃杀、森严的大殿中,咬牙切齿的和堆积如山的公文较着劲!

    整个万界天庭的正式军团尽在他们的掌握中,无数将士的吃喝拉撒睡,各种后勤问题,各种军务,全都靠他们几个打理。

    这不是镇三州匪团那种小场面。

    万界天庭的正规军团在三万六千五百个大世界中都有驻扎,每一个大世界都和当年的天河大世界等同,其中大半大世界的规模远超当年的天河大世界……

    数以兆万亿计的天庭将士的衣食住行、征战围剿尽靠他们来处理……

    好几次虎大力代表一群老兄弟冲上凌霄宝殿大吼着要罢工,每次都是被一顿暴打之后,又乖乖的回来继续和无数的公文做斗争。

    如今在他们每个人的身后,巨大的玉石屏风上,都雕刻着一行流光溢彩的大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周天万界,太平在你手下!’

    一行宫娥捧着玉盘,上面摆满了美酒珍馐,迈着小碎步走过一条条游廊,走过一条条金碧辉煌的甬道,最终来到了凌霄宝殿侧后方,一座挂着‘户部’匾额的大殿中。

    万界天庭户部大殿中,巨大的公案后面,身高半尺的鼠爷惬意的甩动着长长的、尖尖的尾巴,嘴角挂着涎水,瞪大眼睛盯着走进来的宫娥们!

    “赶紧的,上次的那红玉糯的果子味道很不坏,赶紧给鼠尚书送一篓子过来!”鼠爷迫不及待的敲打着公案,大声的叫嚷着。

    “嚇,天哥儿真是知人善用,让鼠爷做户部尚书,啧啧,谁也别想从鼠爷的手中偷走一分钱!”鼠爷眉开眼笑的看着一盘盘放在公案上的美味佳肴,陶醉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忙活了这么多年,终于太平了……鼠爷也该滋润的养老了!哎,每天吃点好吃的,喝点好喝的……鼠爷我胸无大志啊,就这样,挺好,挺好!”

    端起一个特制的小酒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小酒,鼠爷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天庭里没有小寡妇……哎,天哥儿将乢州,将大晋整个都重组了一番……也不知道,当年鼠爷的那些老相好,她们现在洗澡的时候,有人看么?”

    很惆怅的抬起头来,鼠爷喃喃自语:“不行哩,鼠尚书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再去偷看人洗澡了……不能给天庭丢人现眼哩……可是,鼠爷的人生乐趣啊,少了好多,好多,好多……”

    一轮红日喷吐着紫霞红云从东边升起,天地顿时一片通明。

    乢州城中,楚氏的大门‘嘎吱’一声打开,十几个青衣短打扮的家丁麻利的走了出来,拎着竹扫帚迅速的清扫起门前的落叶和灰尘。

    不一会儿,楚府的侧门开启,一架清漆小马车慢悠悠的行了出来。

    珞儿坐在马车里,挑起了窗帘子,笑吟吟的看着街道上的行人。路边一个早餐摊子的老板娘笑呵呵的揭开了蒸笼盖子,一股馥郁的大葱猪肉馅儿的包子香气就随着晨风快速的在街道上散播开来。

    不远处的一处赌坊中,几个眼珠通红,眼眶深陷的赌棍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舔着脸来到了早餐摊子前,可怜兮兮的和老板娘商量着是否能赊欠一顿早饭。

    楚天坐在车夫位上,驱赶着小马车慢悠悠的从早餐摊子前路过,几个赌棍忙不迭的向马车深深鞠躬行礼,不敢直视楚天和车厢里坐着的珞儿。

    楚天举起马鞭子,不轻不重的在几个赌棍的肩膀上抽了一鞭子:“一群没出息的混账东西,又输光了?想想家里的女人和娃儿……”

    几个赌棍被楚天抽得龇牙咧嘴的,却又不敢大声叫唤。

    他们很委屈的相互望了一眼。

    输光了是输光了,可是这赌坊,不是您楚大少的二弟开的么?输光了,也是输给你们楚家了啊!

    早餐摊的老板娘双手叉腰,很是豪气的大声叫嚷着:“楚大少,这群混账玩意儿,就该饿死他们,是不是?就该饿死他们……一群没心没肺的王-八-羔-子,哪个娘们嫁给他们,真正是瞎眼了,瞎眼了呀!”

    楚天笑着点头,驱赶着马车慢悠悠的向乢州城外走去。

    城外的山岭中,有绵延数千里的老桃树开花了,花开得很好,风景极佳,这几天乢州城的文人骚客们都在呼朋唤友的去赏花赏景赏美人,楚天和珞儿兴致来了,小两口也就干脆去凑个热闹。

    反正嘛,过日子就是这样了,不求惊涛骇浪、不求惊世骇俗,能安安稳稳的、有滋有味的过日子,就是贼好的了……

    “珞儿啊,我们现在有很大的房子,有很多的钱,还有很长很长的时光……我们得找点有趣的事情做了。”楚天笑呵呵的抬头看了看天空,切断了自己和凌霄宝殿中分身光球的联系,转过头来向珞儿笑着说道。

    “呢?什么有趣的事情?”做男装打扮的珞儿正从车窗里探出了半个身子,从一个过路的小贩担子里抓起了一串红扑扑的山楂果,随手甩了一小块金子在挑子里。

    听了楚天的话,珞儿将一枚山楂果含在嘴里,鼓着腮帮子很懵懂的看着楚天。

    楚天皱着眉,很深沉的看着珞儿:“比如说,生一大群满地乱滚的娃儿玩玩?”

    珞儿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她很忧心忡忡的看着楚天:“娃儿不听话怎么办?”

    “打啊!”楚天很认真的看着珞儿。

    “纨绔了怎么办?”珞儿继续忧心忡忡的看着楚天。

    “用力打啊!”楚天继续很认真的看着珞儿。

    “成了祸害怎么办?”珞儿一脸忧色的看着楚天。

    “打断他的腿,看他还祸害不?”楚天也有点担忧的看着珞儿,以他如今在这万界之中的地位……似乎养出纨绔祸害的概率比较大……啊,不会的,只要严加看管,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如果,他变得和二弟楚颉一样……”珞儿皱着眉头:“或者,和紫天尊那混蛋一样……”

    楚天的脸骤然一黑。

    楚颉和紫天尊联手经营的赌坊、青楼,已经遍及三万六千五百个大世界,无数大小世界群中,数以亿计的楚氏青楼和楚氏赌坊,已经成了万界之名的销-魂-窟。

    如果自家的娃娃,未来和楚颉、紫天尊一样?

    “那,打死了继续生?”楚天摊开双手,咬着牙看着珞儿:“反正,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慢慢来,总能调教出三两个像模像样的吧?总不至于,我们运气这么差,生出来的就是祸害不是?”

    珞儿将嘴里的山楂果嚼得‘吱吱’直响,酸溜溜的山楂果对她来说却是美味异常。

    轻轻的摸了摸小腹,珞儿狠狠的点了点头:“嗯,往死里打,我下不了手,就看你的了!”

    楚天咧咧嘴,小马车已经走出乢州城。

    一阵香风飘过,数十个护卫簇拥着一架马车从小马车边走过。

    那架马车的窗帘子被挑开,带着面纱的绿姑从马车里向楚天看了一眼,目光顿时微微一凝。

    似乎,有点熟悉……

    似乎,有点陌生……

    似乎,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在很多个轮回之前,她和他曾经有过很深的纠葛!

    楚天微笑着,向绿姑,还有绿姑身后坐着的红姑抱拳致意:“乢州城,是个好地方……两位一定会喜欢上这里!”

    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不多时,一队精悍的汉子簇拥着一名做男装打扮的傲娇少女行了过来。

    嬴秀儿冰冷如刀的目光扫过楚天,她的目光微微一凝,然后一言不发的打马进了乢州城。

    “哪!她们,不会闹起来吧?”珞儿若有所思的看着‘擦肩而过’的绿姑、红姑,还有代表了十万大山古秦遗民的嬴秀儿两帮人。

    “万界都平定了,何况这小小乢州呢?”楚天轻声笑着:“让她们,尽情的演绎属于她们的精彩……而我们,只要享受我们的逍遥,这就足够了!”

    有风从山的那边吹了过来,几头苍鹰在高空中盘旋,几片桃花瓣带着淡淡的馨香,随风飘到了楚天的身上,落在了他的袍袖上。

    远去了刀光剑影。

    远去了鼓角争鸣。

    远去了血雨腥风。

    远去了天威如狱。

    脱去了那些枷锁和约束。

    剩下的,唯有大逍遥,大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