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无风峡谷,菡翠崖大殿。

    楚天四平八稳的坐在正中的大椅上,闷着头只顾喝茶,脑壳里一片混乱。

    珞儿分明是紫阀的少主,这是肯定的事情。而紫阀是天族的最高领袖,这也是极其肯定的事情。那么谁能告诉楚天,为什么珞儿手上会有三仙门的太上至尊令呢?

    见令如见三仙门开山鼻祖!

    楚天心里有无数头肥胖的野猪奔驰而过,将他的心境踏得一塌糊涂!

    珞儿坐在楚天身边的大椅上,面色如水,静静的看着跪在大殿外的李巨阙等人。

    李巨阙、张龙渊、孟断水,三名高高在上的三仙门弟子用一种极其屈辱的方式跪在地上,他们额头杵着地面,而双手则是完全违背了肩膀关节的结构,呈九十度笔直的举起,手上托着一块沉甸甸的巨石。

    以他们的修为,这块石头的重量不算什么,但是这姿势太屈辱了!

    三人的面皮都胀成了紫色,眼眶里隐隐有泪水在打转。

    在他们身后,三百名三仙门的外门弟子服用了丹药,稍微恢复了一点元气,他们也排着整齐的队伍,端端正正的跪在他们身后十丈远的地方。

    被这些外门师弟见到了自己三个真传师兄如此狼狈、尴尬的模样,李巨阙三人想死!

    孟断水猛地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身体微微一晃,手上托着的巨石晃动了一下,站在他们身边的战屠抡起一根碗口粗、用毒蟒皮编成的鞭子,‘嗖’的一下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背上。

    战屠的力气得有多大?

    孟断水背后的衣衫被打得粉碎,雪白的皮肉上多了一条碗口粗细的伤口,一大片皮肉被打得稀烂,甚至露出了里面的骨骼。

    剧痛钻心,孟断水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他‘嗷’的一声差点从地上窜了起来,战屠连续挥动鞭子,狠狠的给了他数十鞭,抽得孟断水嘶声哀嚎,两行清泪滚滚而下。

    战屠打得兴起,随手又赏了李巨阙和张龙渊几鞭子,两人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却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

    烈阳老祖、苍月老祖、寒星老祖三位三仙门的长老急匆匆赶到的时候,他们见到的就是这等情况。李巨阙三人分别是他们门下的真传弟子,眼看自己的门人摆出如此屈辱的姿势,被人用皮鞭如此肆意的鞭打,烈阳老祖的脸色骤然一变。

    一股可怖的热力瞬间扩散开来,辉煌阳光覆盖了整个菡翠崖,烈阳老祖厉声喝道:“小辈,斗胆!”

    大殿内,珞儿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厉声喝道:“小辈,斗胆!给我跪下!”

    烈阳老祖、苍月老祖、寒星老祖脸色骤变,他们猛地抬头看向了大殿中坐着的楚天和珞儿,庞大的灵识犹如潮水一样席卷而来,迅速绕着两人盘旋了一周。

    悬浮在珞儿面前的太上至尊令骤然放出一片刺目的神光,三条肩并肩而立的人影从金光中悄然浮现。

    三条人影面容模糊,任凭谁也看不清他们究竟长得什么样子,但是他们身上威严的气息如渊如狱、恢宏庞大,充塞整个天地,庞大的压力好似整个天地同时碾压而来,化为犹如实质的金色洪流,瞬间击溃了三位老祖的灵识。

    烈阳老祖、苍月老祖、寒星老祖外放的灵识被冲得支离破碎,一股先天的莫名压力让他们脸色惨变,一口老血‘哇’的一声喷出了老远!

    他们的灵识根本没能从楚天、珞儿身上得到半点儿有用的信息,就被太上至尊令打得粉碎。

    那三条金光中的人影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三位老祖吓得一哆嗦,出自本能的重重跪在了地上,肃然向三条人影三跪九叩行参拜大礼:“三仙门第十八代弟子烈阳(苍月、寒星),叩见三位老祖。”

    珞儿轻轻的哼了一声,她慢悠悠的说道:“太上至尊令,见令如见三位老祖。嘻,这件事情,你们说怎么办罢!我微服私行,巡察天下,好容易看中了无风峡谷的景色,想要在这里停歇一段时间,偏偏有几个不长眼的小辈……呵呵,要强抢了我做道侣!”

    ‘啪’的一下,珞儿抓起身边茶盏,重重的打了出去。

    茶盏狠狠撞在了烈阳老祖的额头,茶盏撞得粉碎,茶水洒了烈阳老祖满身都是。

    珞儿皱起了眉头,她厉声喝道:“好厚的脸皮,难怪会教出这么不知道尊卑高下的混账门人!为什么我打出的茶杯碎了,你连伤都没伤到一点?”

    楚天呆了呆,他端着茶盏,很惊愕的看着珞儿。

    这烈阳老祖的实力强得惊人,刚刚他们释放出的灵识逼近身边的时候,楚天只觉浑身冰冷,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此强横的修为,你用一个普通的细瓷茶盏,怎可能伤损他分毫?

    让楚天更加无语的事情发生了——烈阳老祖满脸含笑的连连称是,他额头上被茶盏撞到的那一块皮肉突然自行开裂,裂开了一条极深、极长的伤口,大量鲜血喷涌而出,瞬间就染红了他的大片衣衫。

    珞儿冷哼了一声,她看了看苍月和寒星,不冷不热的说道:“你们两个,也在我面前炫耀修为么?”

    ‘啪啪’两声,苍月和寒星的额头裂开,大片鲜血飞洒而出,两人满脸堆笑的抬起头来,毕恭毕敬的带着一丝哀求之意轻声道:“还请尊上息怒,一切都是我等管教无方,都是晚辈的错。”

    珞儿冷冷的哼了一声,她高傲的抬起头来,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件事情,先放下,这笔账,我们以后慢慢算。菡翠崖是我行辕所在,菡翠崖山主楚天,是我挑选的卫道之人。你们,且听他的吩咐。”

    珞儿神色古怪的向楚天使了个眼色。

    楚天看懂了珞儿的意思——送上门的大肥羊,往死里宰吧!

    楚天心里有数了。

    三仙门也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门人弟子的辈分,估计都传承到了上万辈。

    眼前这三位倒霉的老祖,他们是三仙门自开山鼻祖之后的第十八代弟子,那可真正是太古巨擘,算是三仙门顶级的高层。他们门人弟子无数,想来身家也是极其丰厚的!

    不管珞儿从哪里得来的太上至尊令,这件事情且放下,如今痛宰肥羊才是理所当然的。

    “荒山贫瘠!”楚天幽幽叹了一口气:“充当行辕,实在是寒酸了一些。”

    不等三位老祖开口,楚天又语气冰冷的说道:“更有天族大军围城,这,怕是打打杀杀的,惊扰了贵人,这可就是我们的死罪了。”

    三位老祖血流满身,满脸是笑的向楚天磕了一个头。

    屠刀已经举起,他们只管心悦诚服、欢天喜地的挨宰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