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匠城,金?甲?三七五三五号。

    金,代表这座匠城归金氏家族所属,是金家的私产。

    而甲,则代表着这座匠城专职铸造甲胄,除此之外,别无其他铸造功能。

    长宽百里的城池,四周被高达百丈的厚重城墙环绕,城池内遍地都是沉闷的敲击声,无数的敲击声混在一起,就变成了巨大而嘈杂的声浪,犹如海啸一样传遍四野。

    从高空俯瞰下去,城内一共有数十条通红的河流笔直流过,河道内流淌的不是河水,而是高温的金属汁液,每一条河道中都是不同种类的纯净金属汁液,将若干条河道中的金属汁液按照秘方、用精准的比例调配在一起,就是坚固的合金。

    河道边矗立着无数格式完全一致的锻造小屋,大群大群灵道、神道的族人面容呆滞的站在锻造炉旁,慢吞吞的挥动着大锤,锻造着各种甲胄的组成部件。

    天空有飞舟往来巡视,不时有金氏族人脚踏圆形的飞碟从低空掠过。

    城内街道上,大队大队身披重甲的奴兵犹如贪婪的野狗,神色狠戾的从锻造小屋边慢悠悠的走过,他们不时探头进小屋中,恶狠狠的朝着这些灵道、神道的工匠咆哮几声,或者干脆给他们几鞭子。

    在城外,这些河道的源头,分别矗立着一座高有数里的巨型熔炉。

    无数干脆就一丝不着的奴隶脖子面容呆滞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慢吞吞的从不远处的山岭中开凿出一块块坚硬的矿石,然后不断投入巨型熔炉中。

    矿石在熔炉中急速融化,经过熔炉内分解阵法的分拣,分门别类的顺着各种粗细不一的管道流淌出去,迅速融入了外面的河道中。

    一座匠城拥有的工匠数以十万计,每天消耗的各色金属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

    从地下开采矿脉,人力成本和物力成本极高,但是金氏的各处禁地都被庚金大阵笼罩,庚金之气侵染大地,山峰和地面都被化为各种金属,每一座山峰都是一块实心的铁疙瘩。

    所以金氏一族所属的匠城,大多建造在自家禁地的边缘。

    庚金之气不断侵染大地,这些匠城就有了源源不断的金属材料使用。甚至这些材料不仅可以满足金氏一族匠城的自身消耗,还能高价贩卖给其他五行部的家族,成为他们锻造各色甲胄和兵器的材料。

    从三七五三五号匠城向远处眺望,每隔数十里的山岭中,都矗立着一座功效不同的匠城。一座一座匠城吞吐着浓烟和火光,发出沉闷的巨响,将整个方圆近乎百万里的金氏禁地团团围住。

    数以万计的匠城,无数的工匠在努力的劳作,每天锻造出无数的甲胄、兵器、大型的战争器械、乃至飞舟海船、甚至是浮空战堡之类的器具。

    在远离这一片禁地的平原地带,更有十倍以上的、以农耕为主的城池围绕着这片禁地建成。这些农耕城池就是为了这些匠城而存在,匠城所需的所有食物,比如稻米、瓜果、鸡鸭、猪羊之类,都是这些农耕城池提供。

    每一座农耕城池都圈养了数以百万计的农奴,这些农奴都是没有修为,或者修为极其低微的普通人。

    他们犹如工蚁一样辛勤的劳作,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眼前所见的,就只有身前三尺之地内的土地。

    直到这一天,浓厚的云霭从这一片禁地的核心区域飞出,厚厚的、浑浊的、带着一丝蛮荒气息的云霭遮挡住了阳光,天地变得一片昏暗。

    无数监督这些农奴辛苦劳作的低阶奴兵发出惊恐的吼声,无论是匠城还是农城的上空,都有天修腾空而起,乱杂杂的向这一片厚重的、绵延百万里的云霭发出了疯狂的攻击。

    一道道寒光闪烁,无数符箓、雷珠在云霭中爆开。

    负责看守这些匠城和农城的奴兵,他们修为都不太高,在天族的奴兵军团中,绝对属于垫底的存在。他们的兵器也好,手上的符箓和雷珠也好,品质都不怎样。

    厚重的云霭任凭他们攻击,沉重如初,就连涟漪都没有荡起一个。

    厚重的云霭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眨眼间就覆盖了极大的一片区域,整个金氏禁地,以及禁地周边无数的匠城、农城全都被厚厚的云霭包裹。

    这时候,地面上那些惊恐的农奴就看到云霭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漩涡,一颗又一颗巨大的眼球从漩涡中冉冉降落下来。

    这些直径数里的眼珠闪烁着诡异的幽光,每一颗眼珠旁边,都悬浮着数以万计、通体晶莹剔透、体表生满了大大小小眼睛的千眼邪魔。

    这些巨型的眼珠疯狂的吞吐着天地灵髓,每一次吞吐之后,眼珠表面的幽光都会更强烈一些。

    很显然,这一方世界的天地灵髓对这些巨型眼眸有极大的好处,这些巨大的眼珠每一次吞吐天地灵髓,原本就庞大的体型,几乎是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膨胀、生长。

    “咳咳咳咳!”悬浮在高空的千眼邪魔们发出了他们特有的,类似于咳嗽的笑声。

    无数的千眼邪魔张开双臂,周身眼眸同时亮起。

    那些巨大的眼眸通体闪烁着夺目的幽光,一蓬蓬符文犹如烟花一样从瞳孔中喷出,整个天地都突然被一层异样的光亮笼罩。

    但凡看到这些眼眸的人,无论他们是金氏族人,还是金氏的附庸族群,又或者天修奴兵,乃至那些灵道、神道的生灵,甚至那些农奴、矿奴等等,所有人的身体骤然一僵,一股股冰冷、邪异的力量透过他们的眼眸,瞬间轰入了他们的灵魂。

    他们同时看到了无边无际的混沌中,一颗庞大无比的眼眸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那颗眼眸通体萦绕着无数重混沌灵光,古老、强大、威严、神圣,它静静的悬浮在混沌中,似乎它就是天地的核心,是一切道理的源泉。

    敬畏它,信仰它,膜拜它,然后……成为它的血脉子孙!

    地面上,无数看到这些巨大眼眸的人同时抽搐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他们体内滋生。他们的血液在沸腾,血脉被扭曲,突然他们身上的皮肤裂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缺口,一颗颗亮晶晶的眼眸不断的生长出来。

    他们,只用了一刻钟功夫,他们就转化成了千眼邪魔。